太监为什么不能出皇宫(古代宫里为什么要太监)

太监为什么不能出皇宫,古代宫里为什么要太监

一、为什么太监不能出宫

清朝末年,废除下跪礼,引起了太监极大恐慌:如果不下跪,膝盖还有何用?溥仪放太监出宫,还他们一个自由身,一个个更是嚎啕大哭,抱住溥仪的大腿不走。难道他们天生就卑贱至极,不愿意自由自在的生活?我看未必。
人刚出生依赖母亲,是因为没有独立生活能力。为了生存,依赖是必须的,否则就不能存活。等稍长大一点后,其独立的本性就会显现出来。这一点,我想不会有人怀疑。但如果再大一点,等他(她)可以自己做事的时候,父母仍然什么都帮他(她)干,什么都不用他(她)自己动手,久而久之,他(她)就会越来越懒,重新依赖起父母,这就是所谓的娇生惯养。独立和依赖都是人的本性,关键是看父母如何教育与培养。所以,独立性强的孩子有之,独立性差的孩子也有之,这与孩子的本性并无多大关系,是处境等因素在改变孩子。
太监也是人,刚出生时,和正常人一样,不管身体,还是心理。是后来的处境等因素改变了他。人都想活得更好一点,可他的出身与条件,没有其他办法,所以父母帮他选择了做太监。一旦当他做了太监,他就不再是一个正常的人,他所失去的东西永远也不可能再回来了,他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终生的,所以他必须,也只有做一辈子太监,才能弥补他的失去。他的身,早已不是真正的自由身,也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身了,溥仪能还给他们的只是一个不完整的肉身。他们付出男人身的目的,就是想得到终生有依赖,而不再是自由身。溥仪要还他们自由身,看似是为他们好,实际上是剥夺了他们终生的依赖,所以才会出现抱住溥仪的大腿不走,并嚎啕大哭的场面。
这让我想到官场上的人。由于官场上的官员大多数是上面任命,当然大多数也只对上负责,所以就会出现官大一级压死人。一旦进入官场,拼死拼活也不愿意再出来。都喊当官累,当官风险大,当官没有自我,可还是拼命要当官,当更大的官,甚至有人不惜把自己的老婆、女儿送出去,来为自己换一顶官帽。这是因为,在他初入官场之时,就已把尊严和人格丢掉了,把自己谋生的本领丢掉了。也许说尊严和人格可以找回,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谋生的本领可能很难再提高了,除了当溜须拍马之官,他再不会做什么,所以,他不当官又能如何?

二、为什么明朝太监宫女可以搞对食清朝宫廷却坚决禁止

对食是因宫女、太监被长期幽禁在宫廷,不能过正常的家庭生活,怨旷无聊,而产生的一种畸形现象。
明朝宦官拜朱棣所赐,已经成为一个政治集团。
在国家层面可以做到同进共退、有度、有章法。
甚至在极端情况下可以行使与展现相对独立的政治意志。
宦官宫女对食,可以看成是一种心理补偿机制。
一个由于身体重要部位不完整造成的性别焦虑群体,一个由于宫墙高深无法实现性别功能的群体。
而且是都处在一个永远走不出去的心理状态下。
互相有个伴,填补那颗不完整的性别缺失,实在是皇权和身边特殊群体之间的一种心照不宣的妥协。
再加上群臣的力量逼迫皇帝要利用宦官平衡政治天平,“对食”就算不了什么。
到清朝,宫女不再是终生服役,通常在25岁离宫后,宫女会进行婚嫁。
到了清朝,因为有了前车之鉴,大臣们对太监们在明朝所做的种种恶行仿佛记忆犹新,个个进言皇帝封杀太监的权欲于萌芽期。
所以,清朝皇帝有‘内训’:太监不可当政,不可对国家大事进言……对他们的行为进行了约束制约。
清朝有个叫安德海的宦官,八九岁就被净身进了皇宫,在咸丰身边当了个御前小太监,由于它聪明伶俐,很快得到了咸丰帝和’慈禧的好感,咸丰亡后,安德海在皇宫权力的游戏争夺战中立了大功,慈禧很宠爱它,它就恃宠而骄把很多当朝命官不放在眼里,结果在同冶八年,奉慈禧之命去采办服饰,一路大张旗鼓,卖弄骚姿,走到山东的一个地方就被密谋已久的巡抚丁宝桢擒获并被处决了。
而且,明朝皇帝把太监当成自己人厚待,而清朝皇帝的自己人是八旗子弟,所以,太监在清朝政治中地位很低。
太监只是低端服务员,打光棍有利于最大限度得让他们做好服务工作。
所以,不必对食。
当然少数年长留用的嬷嬷也许私下有,但是也是极少数的。
清廷是不支持这种行为的。

作为古代宫廷的传统,太监找老婆,有着悠久的历史,事实上,还有专用名词——对食。

对食,就是大家一起吃饭,但在宫里,你要跟人对食,人家不一定肯。

历代宫廷里,有很多宫女,平时不能出宫,且没啥事干,且不能嫁人,长夜漫漫寂寞难耐,闲着也是闲着,许多人就在宫中找对象,可是宫里除皇帝外,又没男人,找来找去,长得像男人的,只有太监。

没办法,就这么着吧。

虽说太监不算男人,但毕竟不是女人,反正有名无实,大家一起过日子,说说话,也就凑合了。

这种现象,即所谓对食。
自明朝开国以来,就是后宫里的经典剧目,经常上演,一般皇帝也不怎么管,但要遇到凶恶型的,还是相当危险。
比如明成祖朱棣,据说被他看见,当头就是一刀,眼睛都不眨。

(——《明朝那些事儿》)

哈哈哈,明朝东厂可都是太监啊,地位很高的明朝宦官拜朱棣所赐,已经成为一个政治集团。
在国家层面可以做到同进共退、有度、有章法。
甚至在极端情况下可以行使与展现相对独立的政治意志根本原因就是明一代,皇权始终未能有效的压制相权、或者说政府行政权,中央集权程度不够宦官宫女对食,可以看成是一种心理补偿机制。
一个由于身体重要部位不完整造成的性别焦虑群体,一个由于宫墙高深无法实现性别功能的群体。
而且是都处在一个永远走不出去的心理状态下。
互相有个伴,填补那颗不完整的性别缺失,实在是皇权和身边特殊群体之间的一种心照不宣的妥协。
再加上群臣的力量逼迫皇帝要利用宦官平衡政治天平,“对食”就算不了什么。
清代君主其实是很勤奋的,一个重要的表现就是特别爱学习特别爱总结,历代兴衰看的特别透彻,总是不断的在弥补历代统治的缺失。
但是正因为如此盲点也很明显。
就是忽略了宦官宫女这两个特定人群的特定需求。
入清后,文官士大夫集团明显不如明代彪悍,政治天平就不需要过多的向宦官集团倾斜,盲点就更无人修正。
再加上有清一代的宦官没有形成共同进退的政治集团,也就不可能有向皇权要“对食”的资本。

三、为什么太监不住在宫里面,朝廷允许吗

有权势的是可以的,清朝规定太监不得私自出京,这么说的话就是可以出宫

四、古代为什么皇宫要用太监

答:部分宫女和失宠的嫔妃是可以与太监之间有一种亲密关系的,叫做“对食“,也就是由太监来满足她们的需要.这是公开的秘密.封建帝王是绝对不能容忍他的后妃有出轨行为的,而后宫有很多工作是女性无法完成的(体力差异),所以宦官成了必须的后宫成员.成年男性阉割,在理论上处理得当不会危及生命,清朝的宦官大体上是儿童青少年时期阉割的,分为两类:天阉和后阉,天阉又分为先天发育不全和自己阉割(比如安德海)两种.天阉的如果想进宫就报当地官府,官府就要尽职的送到皇宫,叫供奉“天嗣“.还有的就是想进宫,经过引荐保人等各项手续,到北京的“小刀刘“处净身,要给“手术“师傅“一笔钱(可以打欠条).拜祖师爷

司马迁阉割之前一天不许吃喝,在一个窗户裱糊厚棉纸的房间里,四肢绑缚在门板上,门板在肛门对应处有圆口,供排便.用细绳扎住阴茎以及阴囊根部,快刀阉割,刀口上金疮药草木香灰等,把一个新鲜的猪腰子一剖两半,贴在上面(清凉止血).用一小节鹅翎管插进尿道,防止刀口愈合是长死,不能小便.割下的阴茎阴囊和其中的睾丸,用盐或石灰淹制把干,装进锦囊,俗称为—“宝贝“.术后不吃不喝,第三天才能喝东西,防止尿路感染.三个月后才能正常行走.阴茎被切除,也就是说尿道,连控制尿道口收缩的肌肉都一并被切除了。明白的说,他们根本不能自觉控制排尿啊!刚割掉以后在尿道上查一根羽毛作为导管,好了以后就什么也不用了,也就是说,所有的太监都会随时小便失禁!这个问题如何解决呢?如果是等级高,有闲暇的太监,当然可以随时更换衣裤来保持清洁,可是,宫中的太监们大多都是杂役,每天忙得要死,根本没时间换衣服,只好任它自己阴干。所以,大多数的太监身上随时有一股臊气。所以说,平民骂“臭太监、臭太监”的,是对太监们很大的侮辱。整个过程如果有死伤,没有任何人负责.进宫后要拜个老太监做师傅或干爹,学习礼仪,和规矩.太监多数是河北省的,雄县,河间府人,由于生活困苦,同乡引荐而踏上这条路.溥仪在驱逐太监时,故宫里还有1000多名太监,真正能够熬到体面奴才的只有几十个.他们告老还乡买地,买妻,修缮宗祠,大哭:父母给的骨肉啊!其他的太监如果能活到老,干不了活,就在北京城胶的一个道观里混吃等死了.死后把“宝贝“拼在裆下,算是死有全尸.当年曾经有个小太监陪慈喜下象棋,随口说了一句:老佛爷,我吃你的马.西太后大怒,把小太监活活打死!太监和宫女之间可以有一种特殊的关系—“对食“,对食的两人相互照顾,也可能由太监满足宫女,这是公开的秘密.太监的忠心耿耿也有很多是出名的!民国后北京曾有一老太监靠给一些好奇的人看自己的下身,赚些小钱,来照顾养活着一位,前清他伺候过的嫔妃主子……》》》》》关于太监的起源,中国早在殷商就有“寺人”,据专家考证,甲骨文中已有相关的记载,历史自然比西方要悠久。唐甄在《潜书》中这样描绘太监:“望之不似人身,相之不似人面,听之不似人声,察之不近人情。”为什么这样说呢?唐甄解释道:他们长得臃肿,弯曲,好似长了瘿结,鼻子里呼呼作响,如同牛和猪一样,因此不像人的身体;他们长着男人的颊骨却不是男人,没有胡须却不是女人,虽然面如美玉却没有一点生气,因此不像人的面容;他们的声音好像儿童一样稚细却不清脆,好像女人一样尖细却不柔媚,你说它嘶哑但又能成声,你说它如猩叫但又能成人语,因此不像人的声音;他们可以很爱人,也能下毒手害人,当他们怜悯你时流涕而语,而当他们憎恶你时,则斩杀如草,因此不像人的感情。生理的变态必然导致心理的变态,鲁迅在《坟·寡妇主义》中说:“中国历代的宦官,那冷酷险狠,都超出常人许多倍。”在那被贾元春称为“见不得天日”的地方,太监们肆意发泄着他们变态的性欲、权力欲、贪欲。仅以贪污而论,据明人赵士锦在《甲申记事》中载,明末李自成进京前,偌大一个明帝国的国库存银竟不到四千两!而魏忠贤被抄时,居然抄出白银千万两,珍宝无算,以致崇祯多次痛心疾首地怒斥太监们:“将我祖宗积蓄贮库传国异宝金银等,明比盗窃一空。”崇祯的“痛心疾首”既让人同情,又不让人同情。让人同情,是因为他贵为天子,却拿太监没办法;不让人同情,是因为他自己就是太监头子,他是棵大树,太监是在树上筑巢的鸟,倘若同情皇帝,谁来同情太监呢?然而,君主们依然坚持太监制。既然自诩为“天子”,就得龟缩在宫廷里,跟一般百姓保持距离——让百姓知道皇上也是吃喝拉撒睡的凡人,那还了得!迷宫一样的宫廷内便需要“绝对安全”的奴仆,怕戴绿帽子的皇帝便与不能人事的太监“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版权声明:
作者:高宇
链接:https://www.gaoyublog.com/756.html
来源:高宇故事汇-专注于分享活动线报、绿色软件和技术教程的故事网站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