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烧赶尸(赶尸人是如何赶尸的)

为什么烧赶尸,赶尸人是如何赶尸的

一、民国诡异录:湘西古董走私案

湘西,湖南西部的神秘地区。这里有着独特的文化,神秘的习俗,也有着令人闻风丧胆的虫蛊和赶尸传说。绵延的大山将这里和汉民族文化隔绝开来,成为令无数人好奇神往却又恐惧的存在。

民国时期,国家贫弱,战乱频仍,湘西也成为无人监管的空白地带。一些心怀叵测的西方人将目光盯向这个神秘的地方。他们普遍认为这里隐藏着无数的宝藏,而这里的民众大多愚昧,很容易蒙骗。于是乎,一批又一批的人趋之若鹜,奔向湘西大山,开启他们在东方古国的寻金梦。

“有毒的尸体”

探长萧如贵在长沙街头闲逛,神情悠闲。上个月刚破获一起盗墓案,抓获了元凶,避免大批文物流落黑市。虽历经波折,艰难坎坷,但好在结果圆满,萧如贵心怀大畅。局长任翔云也特批他带薪休假半个月,让这位得力干将好好休息一下。

繁华的长沙街头,南来北往的小贩们在街上叫卖。几个身着黑色教士服的传教士向路人分发着传单,赠送一些大米与面粉和罐头,行人们趋之若鹜,一时间热闹非凡。萧如贵有些奇怪,最近传教士来的频繁了一些,传教的力度也比较大,不少流浪汉和乞丐们都去这里领东西,有时候甚至还要维持秩序。

“萧探长,你怎么得空出来溜达了。”迎面走来巡警李如德。他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吃了几十年皇粮,从大清吃到了民国。

“老李,有些日子没回来,怎么街上多了这么多传教士,还免费发东西,都快成慈善家了。”

李如德笑道,“可不是嘛,这帮洋鬼子还真阔气,那些乞丐和穷鬼们高兴坏了!”

萧如贵皱了眉头,这个老李头说话还带着官老爷的习气,一个小小的巡警说话这么难听,可想而知平常怎么对待那些贫苦人了。他没再理李如德,径直走向“彼岸”咖啡馆,那里环境幽雅,店里的苦咖啡很合萧如贵的口味。穿着女仆装的女店员欧阳梦接待了萧如贵,她是湖南女子大学的学生,平常就在咖啡馆兼职,和萧如贵比较熟络。

“萧神探,多日不见,您又到哪里去侦破大案了啊!”欧阳梦站在萧如贵桌前,一脸崇拜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萧如贵哈哈大笑,“你个妹坨打听那么多干什么,还是老样子,咖啡,三明治。”欧阳梦撅起小嘴,有些怒气的样子看上去十分可爱,“知道啦!”

品尝着咖啡,一丝苦味从舌尖弥漫到整个口腔,继而上冲向整个大脑,让萧如贵变得更加清醒。他透过玻璃继续观察着那些看起来面目和善的传教士,领头的老传教士头发花白,身形瘦削,却还在积极的搬运东西递给那些穷苦人。怪不得这么多人开始信仰基督教,光这种传教精神就够寺庙和道馆里的和尚道士学上半辈子的。

僧多粥少,狼多肉少,东西很快就发完了。四下环顾之后,老传教士又拿出一个条幅,上面写着招工两个字。这点引起了萧如贵的注意,一个传教士没事招什么工人呢,这里到底藏着什么猫腻,传教士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呢?萧如贵决定去了解一下,他给了欧阳梦一些小费,让她去打听打听。

一刻钟的功夫,欧阳梦就回来了。她告诉萧如贵,那些传教士正在广纳信徒,建设教堂,最近他们要去湘西传教,并准备在哪里建设一座宏伟的教堂。他们希望能在长沙招募一些工人带过去,酬劳很优厚,许多流浪汉和乞丐都心动了,纷纷报名。萧如贵听罢略感意外,湘西那种民生凋敝的地方,这帮人怎么会这么有兴趣呢?万一他们传教没成功,反而把命折进去了,这就无法收拾,还得给他们善后。

突然,咖啡馆的大门被重重撞开,李如德跌跌撞撞的跑进来,“萧,萧探长,城北发现无名男尸,局长让您赶紧到现场去。”萧如贵将杯中咖啡一饮而尽,“假期又泡汤了”。

长沙城北开福寺附近,几个渔民和几个巡警在说着什么,周边围满了拥挤的人群。萧如贵挤开人群,又看到老伙计廖丽莎女士。她看上去神情紧张,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穿着白大褂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萧如贵有些吃惊,廖丽莎也算是久经考验,怎么这一次这么恐惧。

“廖丽莎博士,你发现了什么?”萧如贵尽量让语气显得关心味十足。

廖丽莎回过头,神情有所放松,眼神中却仍有一丝惊恐。“这具尸体很奇怪!”

“有多奇怪,让你这个医学博士都吓成这样。”萧如贵尽量让气氛轻松一些。

“这个尸体有毒,剧毒。浑身的毛孔都散发着毒素,他被捞起来的时候,尸体周围还有一堆死鱼。”廖丽莎有些颤抖的说着,她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可事实摆在面前,不由得不信。

“这种毒你有印象没有,尸体你怎么处理了,还能散发毒素嘛?尸体是男是女,年龄,穿着打扮呢?”萧如贵连珠炮的问着,让廖丽莎有些喘不过气。

“我来说吧。”正在看管尸体的年轻人站起身。

“给你介绍一下,任局长给新配的助手,辅仁大学的高材生,慕林森。”廖丽莎说道。

萧如贵抬眼望去,是个相貌堂堂的年轻人,个子不高,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有些文弱,但眉宇间却充满自信,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死亡的少数民族青年

“尸体男性,年龄30岁左右,死因不明,从尸体状态上看,大概率是中毒,着从眼睛及嘴唇的颜色可以证明,稍后我们也将通过解剖提供更多证据。尸体身上没有明显外伤,皮肤也没有瘀伤,排除皮下出血可能。尸体身着苗族服饰,双手布满厚厚老茧,脚掌和肩部都有老茧,应该是经常爬山做活的山民。”慕林森打开笔记本,一板一眼的说着。

“苗族,山民?”萧如贵沉思,“这些少数民族在长沙很少见,大部分都在湘西大山里,怎么会出现在长沙街头呢?还穿着苗族的民族服饰。如果是被他人毒杀,那么毒药又是什么,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抛尸,还给他穿着这种衣服,这不明摆着让人注意嘛?”

“廖博士,麻烦你们将尸体带回去解剖,我需要知道尸体的真正死因。另外,如果能够探明毒药的成分最好。”萧如贵郑重说着。

回到警局,任翔云有些歉意,“我也不想中断你的假期,可这案子没你也破不了啊,为了老哥头上这顶乌纱帽,这次你就再辛苦一次吧。”

萧如贵苦笑,“下次能不能换个新鲜一点的借口。”任翔云“哼”了一声,“你小子!”

从长沙图书馆借来一堆有关湘西的书籍和报纸资料,萧如贵细细研究着。这个神秘的地方一直都是未开化之地,土匪恶霸横行,山民们也是刁蛮凶残。他们白天种地采药打猎,晚上就有可能打劫过路的行人,一时间,所有人闻湘西而胆寒,官府也仅仅让当地自治,连税都收不上来。

一条一年前的新闻引起了萧如贵的重视,国民日报·湖南版,神秘传教士消失湘西大山,至今无下落!这个失踪案当时也引起了不小的动静,失踪的传教士是罗马教皇派到中国神职人员,地位甚高,没想却消失在湖南省境内。当时的梵蒂冈教会还委托英国给中国施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可调查了几个月,动用了上千人力,还是一无所获。彼时的任翔云也参与了那次行动,萧如贵因人在英国,意外错过了。

“局长,那次传教士失踪案,局里档案室有没有更多资料。”萧如贵推门进去,瞅见任翔云正给老婆打电话,嘴里的“宝贝”还挂在嘴边。

“你什么时候能给我学会敲门呢?你这混小子!”任翔云像是被撞破什么似的,又好气又好笑。“你刚才要说什么?!”

“我是说档案室有没有一年前那宗传教士失踪案的详细资料。”萧如贵装作没看到任翔云的窘态。

“这个还真不好说,那宗案件算是雷声大雨点小,调查了几个月之后就不了了之了,还是英国那边先停止的,我当时都觉得很奇怪。你让容火炎帮你查查看。这小子刚从警校毕业,劲头很足,算是我给你配的新助手。”

一个年轻小伙子从外边走进来,二十出头的年纪,一脸的青春懵懂。他用崇拜的眼光望向萧如贵,看得后者一身鸡皮疙瘩。

“火炎,要多跟萧警官学习,勤快点,机灵点啊!”任翔云嘱咐道。

档案室里,容火炎将一摞摞材料放在萧如贵面前,有曾经的报纸报道,还有长沙市警察局当时的卷宗,还有一些嫌疑人的供述,甚至还包含英国领事馆参赞的电报。萧如贵整理了一系列资料,发现整个案件从最初的大张旗鼓,强烈要求到偃旗息鼓,直到最后的寂寂无声。英国领事馆参赞的电报最让他匪夷所思,电报是用中文写的,发给时任长沙市市长黎敏海,电报正文只有八个字,“此人已死,搜索停止。”

萧如贵整理所有资料发现,上千人的搜索队伍涵盖了长沙、岳阳、益阳、湘西等地的警察和当地驻军,所有人寻找了两三个月,还是没有任何发现。而突然有一天,参赞的电报就发来了,不让队伍继续寻找了,这期间有什么关联,到底参赞收到了什么消息,能让这么大的行动迅速终止。

萧如贵心中泛起了嘀咕,看起来这个传教士背后隐藏着很大的秘密,或许解开这个秘密也能知道那个苗族青年死亡的真相。一个传教士在湘西失踪,一个湘西苗族青年死在长沙,这里面或许真有一定的关联。

廖丽莎委托慕林森将尸检结果送了过来,与最初慕林森说的并无二致,只不过他们还是没确定死者到底中的什么毒,这种毒与已知的生物毒性、化学毒性都不太一样。

“我们还在实验,希望能够尽快确定毒性的成分。另外,在死者身上我们还发现了一个小小的铁盒子,里面有一支玻璃注射器,另外在死者肚子里还化验到一些牛肉罐头的残渣。”

“你怎么知道是牛肉罐头不是熟牛肉呢?”容火炎好奇的问着。

“因为罐头中含有大量的防腐剂,且消化后的形状与熟牛肉完全不同,因此断定。”慕林森解释道。

“死亡时间,具体死因?”

“基本判断是毒发身亡,我们在注射器中也找到毒素,这与死者体内一致。此外,我们还发现死者多个脏器有病变的迹象,胳膊上还有诸多针孔,像是被多次注射过药剂。具体死亡时间从尸斑程度来看,应该在3~5天左右。胃内残渣证明死者在死前六小时内可能吃过牛肉罐头。”

“火炎,把发现尸体的巡警还有那几个渔民找来了解情况。”萧如贵让慕林森离开,他现在需要现场的具体情况。

“探长,口供早都弄好了,资料我这就给您拿过来。”容火炎小跑离开,萧如贵笑笑,这小子还真挺勤快,聪明。

从口供中得知,渔民们在载客渡江时,在江中发现尸体,吓得一船人不敢动弹。渔民们将乘客送到对岸后,才把仍然飘在江中的尸体捞了起来,然后报告给巡警。尸体周围什么东西都没有,发现尸体之后,警察组织在上下游搜索,也没发现什么东西。

萧如贵再度陷入沉思,眼下只能从两方面着手,一个是那个牛肉罐头,一个是注射器。从这两种物品的渠道调查,或许能够找到一些线索。

深入湘西

萧如贵让容火炎带人去查注射器的渠道,他则直奔洋行,找他的老伙计汪水淼帮忙。汪水淼也从英国毕业,不过修的是商科,回来就成了德意志洋行在长沙的买办,并慢慢成为合伙人。他对各种洋玩意销售渠道了如指掌,调查牛肉罐头的售卖渠道,找他准没错。

萧如贵表明来意,汪水淼也慎重起来。他告诉萧如贵,牛肉罐头在长沙属于稀缺资源,一般在一些西餐厅,夜总会才有的卖。他们洋行把罐头进口来之后,就通过这些渠道进行分销,不过上述两个渠道为了赚取折扣,买的都很多,一般一个多月才来拿一次货。

“最近这次买卖什么时候做的?”萧如贵问道。

“正好你问了,我还正想和你说呢,最近这批货都被一帮传教士买走了,说是要回馈教众,广度信徒,还真是大手笔,连价格都没将,一股脑全买完了。”汪水淼笑道,能够碰见这样的客户真是烧高香了。

“传教士?有点意思。”萧如贵走出洋行,又是传教士,看起来还真的很巧呢。

回到警局,容火炎也从外边回来,他走遍了长沙的医院、药店和西医诊所,所有的注射器都要比这些大一号。最后还是在一个小诊所得到点有用的线索,“这可能是欧洲最先进的注射器,用于注射一些成分更加细腻的药物,针头小是减轻患者痛感,更容易将药注射到体内。”

“哪些地方能够找到这些注射器。”萧如贵追问道。

“教堂!”容火炎说出一个让他意外的答案。

“教堂?”萧如贵十分诧异,又牵扯到传教士身上了。“教堂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大夫说最近欧洲发明了一种新药,叫做盘尼西林,但这种药在中国还没有被引入,反而让这些传教士给带来了,说是治疗一些疾病有特效。”

“火炎,还得辛苦你一趟。这是从哪廖博士那里拿过来的牛肉罐头盒子,你去所有的西餐厅、夜总会或者其他销售洋玩意的商店转转,看看他们库存怎么样,都什么样的人去买。”

“我这就去!”容火炎带人离开。

萧如贵站起身,揉了揉坐久了僵硬的腰,他要去街上转转,会会那些传教士们。如今所有问题的焦点都集中在他们身上,了解他们的秘密,也许所有的问题也将迎刃而解。

时至傍晚,传教士们还在招募着工人,萧如贵换了便装,装作穷苦人样子上前报名。传教士热心的给萧如贵发了一个牛肉罐头和一袋面粉,告诉他两日后在码头等待,到时候会有人带他们上船去湘西。萧如贵听罢心中有了一计。

此时,巡警李如德又大摇大摆的在街上闲逛,萧如贵瞅准时机撞了他一下,然后迅速向前跑去。李如德摔了个狗啃泥,看到逃跑的萧如贵,哪里肯罢休,骂骂咧咧的追了上去,看的行人哈哈大笑。追了几条街,萧如贵突然停了下来,李如德见状飞身就是一脚,萧如贵侧身一躲,李如德又摔了个狗啃泥。

“你竟敢当街袭击警察,你不想活了是吧!”李如德爬起来就要甩棍,可当他看到萧如贵的面孔,变得又如泄了气的皮球。

“萧长官,您这是?”李如德有苦说不出。

“我要出去一趟,你给局长带给话,如果我一月之后还不回来,就立刻抓捕街上那些传教士,他们很可能就是杀害城北死者的凶手。”萧如贵拍了拍李如德肩膀,转身离去,颇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味道。

两天后清晨六点,萧如贵如约来到码头,他发现船主竟是当天发现尸体的渔民。他急忙又往脸上抹了两下污泥,防止被对方认出来,又用破帽子遮了遮脸。一会的功夫,两个传教士也出现在码头,同行的还有个西装打扮的人,萧如贵觉得身材很熟悉,可死活想不起来。

同行有数十个人,各有各手段。他们先是走水路,又走陆路,紧接着再走山路,足足走了近十天的功夫,才到达湘西。萧如贵头一次来到湘西大山,作为一个地道的长沙伢子,他几乎走遍整个湖南,可对湘西却还是特别的陌生。而等他到达目的地才发现,这里远不是陌生的错落或者原始森林,而是热火朝天的建设工地。

数百位工人正在建设一座庞大雄伟的教堂,而一些身着少数民族服饰的当地人眼神飘忽,围在一个广场上,广场中央是一个年老的传教士,正在叽里呱啦的说着什么。在他的下方是一个躺在担架上的年轻孩子,看上去病得很重。在传教士身旁还有一个当地人,似乎正在费力的把传教士说的官话翻译成当地人听的语言。

接下来,萧如贵看到神奇一幕。传教士从口袋中掏出一个注射器,里面是一些透明的液体,他把针头对准孩子的胳膊,轻轻推了下去。不一会的功夫,病殃殃的孩子神色好了一些,很快的站了起来,下面围观的人们都被这种神迹惊呆了,一个个跪拜下去,口中念念有词。

“快走,快走!”萧如贵还想再看的时候,身后的传教士恶狠狠的说着,看来到了这里,他们一改慈眉善目,露出无耻的真面目。

追缉真凶

很快,萧如贵一行人被带到几个竹屋面前,几个苗人拿着武器,一脸警惕的看着他们。带队的传教士跟苗人低声说了几句话,带着他们进入竹屋。屋内都是一些简易的摆设,还有一个大通铺,铺着草席和破旧的床单,每个床位还放了一床被子,一个枕头。屋子的尽头是一个马桶,窗户上还有一些红色的粉末,味道刺鼻,萧如贵推断应该是驱蚊虫的药。

“今天都睡在这里,明天给你们安排活。所有人都给我老实一点,干的好的话,一个月给你们三块大洋,要是不听指挥偷懒的话,就把你们扔到深山老林里喂蛇!”传教士僵硬的中国话听上去十分难受。

大山里的天气潮湿难忍,蚊虫又多,萧如贵一夜无眠,身边的少年却睡的很香,鼾声四起。既然睡不着,不如起来四处查探一番。他蹑手蹑脚的从床上下来,尽量不碰到身边的人。透过房门的余光,他看到两个苗人还在门口守着,精神头十足。他又来到窗户下面,刚想翻窗出去,却听到窗外有人在说话,声音听上去特别熟悉。

“约翰逊神父,有了这批人的加入,估计再过一个月,教堂就能建成了,再加上发现这么多的古董宝贝,到时候您一定是教廷的功臣,教皇大人一定会倍感欣慰的。”这个人言语谄媚,似乎在向一个传教士邀功。

“汪先生,这里也有你的功劳,如果不是你的帮助,我们也不能搞到这么多的食品和药品,这些人也不会这么快的就加入我们。我会在英国领事面前给你多说好话。这里发现的古董宝贝你也能随便挑。”另一个声音响起,竟然是昨天广场上那个年老传教士。

看来这里还真的藏了不少秘密,起码这些古董宝贝都是中国的,想来这些传教士想通过传教的目的掩人耳目,背地里把这些东西都运出去。萧如贵顿时义愤填膺,他刚刚破获了盗墓案,没曾想又遇到这样的事情,这帮洋人真的是无恶不作,对中国一个劲儿的敲骨吸髓。

可他不明白的是,这帮苗人一向凶狠刁蛮,怎么可能对这些洋人死心塌地。肯定不止洗脑这么简单,他们一定还用了其他的手段,难道是那个注射到药剂?他突然想起容火炎说的那个盘尼西林,而这一点也从那个老传教士的口中得到印证。

萧如贵突然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难道这帮传教士把细菌或者病毒带到了这些地方,通过盘尼西林治好他们,制造一种神迹,借此获得这些未开化苗人的信赖?

这种想法太过大胆,如果说传教士真的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的事情,这就是赤裸裸的草菅人命,不仅违反国际公约,也会被世界上所有崇尚人权群体的声讨。萧如贵将它深深埋入脑海深处,现在一切都是未知数,唯有发现证据,才能真正找到相应答案。

一整个白天,萧如贵在建筑工作上度过,他趁休息的时候就和工人们闲聊,了解到这些人来这都好几个月了,有的甚至都死在这里。据他们说,这些传教士手段特别凶残,整天威逼利诱,不听话的人都染上了暴病,没几天都死了,求饶的才会被救活。

“好像是用根玻璃管,管前面还有针头,扎进胳膊里面,想想都疼死了。”一个年老的工人说道。

萧如贵再度验证了猜想,看来这些传教士还真的用了那种手段要挟苗人和这些工人们。过了几天,他基本摸清了工地和整个村落的构造。教堂工地在村落的正北方,那里原本是一片森林,后来被夷为平地。这些天,他还发现传教士经常让他们抬一些奇怪的东西到教堂的地下室,上面盖着一层黑布。萧如贵认为这些应该是那些传教士从外边弄来的古董,借他们之手运到教堂。

深夜,建筑工地上只有零星几个人看着工地。萧如贵从窗户中跳了出来,偷偷跑到教堂工地上。一队苗人来来回回的巡逻着,他趁苗人离开的功夫,静悄悄的来到教堂里面,向地下室走去。经过这些天的搬运,他已经熟悉地下室的构造,打开藏在袖口的火折子,萧如贵轻轻推开地下室的大门。整个地下室面积很大,密密麻麻的摆放了许多用黑布盖着的货物。

萧如贵把黑布揭开,下面果然是价值连城的古董。他虽说是个警察,却在上次的盗墓案中了解了许多古董鉴赏的知识,因此他一眼就看出地下室这些古董字都是无价之宝,任何一件拿出去都够轰动的。萧如贵震惊万分,强忍激动,从地下室缓缓来到地面。令他没想到的是,他在地面上竟碰见了熟人——洋行的汪水淼。

数十个苗人手拿土枪瞄向萧如贵,汪水淼和约翰逊神父并肩而立,揶揄道,“萧警官,别来无恙,这些天辛苦你了,工人的活做不习惯吧!”

“你一直都知道我在这?”萧如贵强装平静。

“你觉得呢?从你穿着便装和这些工人们一起上船我都注意到你了,你可能也发现有个人身影很熟悉,没错,那就是我,只可惜啊,你没想到我会和约翰逊神父一起合作吧。”

“你个可耻的败类,我真是没想到!”

“什么败类,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各取所需罢了。和约翰逊神父合作既能得钱还能得利,何乐而不为呢?”

“这个约翰逊神父究竟是何神圣,竟让你这个海外留学回来的天之骄子这般看中,还委身合作?”

“你都快死的人了,知道这么多有什么用呢,还是痛痛快快的走吧,几颗子弹的事,一点都不疼。”

“你又没死过,怎么知道不疼?说说吧,也让我死个明明白白。”

汪水淼成竹在胸,反正萧如贵马上就要死了,告诉他也无妨。于是他将约翰逊神父就是一年前失踪的那个传教士,并在当地找到了隐秘宝藏的事情都告诉了萧如贵。

“当年为什么停止搜查,就是因为约翰逊神父自己给英国领事送信,说了他的重大发现,这才让领事逼警察局停止搜查。这一年来,约翰逊神父找到了许多古代的大墓,挖出了不少宝藏。他用病毒和细菌让这些苗人染上各种疾病,又用特效药治疗好他们,让他们为己所用,这些苗人感恩戴德,纷纷拜服在约翰逊神父的神迹下,把家里面值钱的东西都交了出来,那些都是价值万金的各色古董。有反抗的苗人就直接带走杀死,为了防止病毒感染,我们把这些尸体带到长沙秘密处理。谁曾想有个苗人竟然活了过来,从船上逃脱,好在我们找到了他。”

邪教的破灭

汪水淼的话一一验证了萧如贵的猜测。只是他不明白的是,汪水淼为什么要让船老大把尸体曝光进而让警察发现呢,这不是自投罗网嘛,他们本来可以毁尸灭迹的。

“让你上钩啊,永州那件事给我们造成那么大的损失,这笔账可不能这么轻易了结呢。”汪水淼不怀好意的笑道,“萧大警官,您是怎样的人,我们太了解了。从尸体发现,到调查传教士,到发现湘西传教士失踪,再到您孤身前来,我们全都知道。您以为自己是万无一失,其实您一直在我们的监视之下。”

“这么辛苦就为了杀我,何必呢?”萧如贵释然道。

“您多大的名头啊,要不是您,我们的古董走私生意哪能造成那么大损失呢,只要除掉您,我们在湖南的生意就再无阻碍了。”汪水淼哈哈大笑,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萧如贵心如死灰,他一直觉得自己足够警惕,可惜还是被人识破,瓮中捉鳖。临死之际,一股豪气油然而生,既然是死,那就死得潇洒一些。

“探长别慌,我们来了!”突然间从周围穿出来上百个警察,带头的竟然是容火炎和慕林森。

“你们,怎么会是你们!”萧如贵难以置信,本来以及给你做好赴死准备,谁曾想天降救星。

“这多亏了慕林森呢!”容火炎一脸兴奋,头回出这么大行动,救得还是顶头上司,兴奋劲儿就甭提了。

“萧警官,在您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容火炎警官一直在找您的踪迹。而我和廖丽莎博士则努力分析那种毒性的成分,并从容警官提供的盘尼西林着手开始研究。这种药在西方也算是刚刚问世,并没有得到有效的验证,没想到竟然在我们中国人身上开了先河,真是令人发指。随后廖博士联系了欧洲医学界的同学,容警官也查到汪水淼先生的洋河有这种药物,最终确定这种药物曾在一年前被传教士带到湘西去,而带过去的人就是约翰逊神父。”

“然后我就带几个人来这里调查,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来到了这里,也发现了您的身影。本想着提前通知您,可我们意外发现这些人还从外面走私古董,就想着能够多等些日子,攒够证据。可今天晚上您独自去地下室探秘,然后我发现汪水淼在后面偷偷跟踪您,就派人去请救兵,总算是及时赶到。”容火炎喘着粗气说道。

容火炎是个有心眼的人,他在调查的同时时刻派人与长沙的任翔云局长保持联络,任翔云也安排人调集附近的警察来搜捕,这才保证能够段时间内出现这么多人来救萧如贵。

汪水淼嚣张的气焰消失了,可约翰逊神父不慌不忙,他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英文,身边的传教士向外走去。突然间许多苗人架着那些工人走了过来,工人眼神中都是惊恐的神色。

“萧警官,跟我作对你还嫩点。放我们走,否则这些工人我会当场杀死,你不想这么多人给你陪葬吧。”约翰逊神父将十字架从怀中拿出,“仁慈的主啊,您忠实的信徒诚挚向您祈祷,拯救这些无知的人们吧!”

面对两难境地,萧如贵目眦尽裂,这个约翰逊神父无耻至极,竟然把工人们作为人质,这种人渣有何面目自称神父呢?

“让他们走,让他们离开!”萧如贵示意容火炎放开一条路。

“探长!”容火炎不解,“就这么放过他们,太便宜了!”

“让他们走!”萧如贵大声叫道。

汪水淼抱住约翰逊的大腿,“神父,您也把我带走吧,神父,求您了!”

“汪,你是个不错的合作伙伴,可你不是一个合格的朋友,再见了!”约翰逊一脚踢开汪水淼。

就这样,约翰逊神父带着几个传教士从容离开,萧如贵也从苗人手中救出了那些人质。那些古董文物也被充公,长沙市各大报纸又大肆报道了一番,差点就把萧如贵捧上了天,什么“孤胆英雄”,“当代荆轲”等等,萧如贵都听吐了。

汪水淼也被带了回来,以走私文物的罪名判了死刑,而那个约翰逊神父则在英国人的庇护下,离开中国,回到意大利继续逍遥了。此前他已经给教廷走私了不少文物,也算是功劳巨大。

容火炎和慕林森两名年轻人也被通令嘉奖,成为警局未来的骨干,一场从长沙到湘西的神秘案件就此画上句号。

二、赶尸究竟是怎么回事,是真的吗

湘西民间,自古就有赶尸这一行业,学这行业的,必须具备有两个条件:一胆子大,二是身体好。而且,必须拜师。赶尸匠从不乱收徒弟。学徒由家长先立字据,接着赶尸匠必须面试。一般来讲,要看满16岁,身高1.7米以上,同时还有一个十分特殊的条件,相貌要长得丑一点。
赶尸匠先让应试者望着当空的太阳,然后旋转,接着突然停下,要你马上分辨东西南北,倘若分不出,则不能录用。因为你此时不分东西南北,就说明你夜晚赶尸分不出方向,不能赶尸。接着,赶尸匠要你找东西、挑担子。因为尸体毕竟不是活人,遇上较陡之高坡,尸体爬不上去。赶尸匠就得一个一个往高坡上背和扛。最后,还有一项面试,这就是赶尸匠将一片桐树叶放在深山的坟山上,黑夜里让你一个人去取回来,只有这样,才能说明你有胜任赶尸匠的胆量。这三关顺利通过了,你便取得了当赶尸匠学徒的可能。
赶尸匠的家里,跟一般农民一样,照样“日出而作,日没而息”。只有接到赶尸业务时,他们才将自己装束一番,前去赶尸。他们虽赶尸,却忌讳赶尸这个名词。因而,内行人请他们赶尸,都说:“师傅,请你去走脚”或“走一回脚”。赶尸匠若答应,他便拿出一张特制的黄纸,让你将死人的名字、出生年月、去世年月、性别等等写在这张黄纸上,然后画一张符,贴在这张黄纸上,最后将这张黄纸藏在自己身上。
赶尸匠的穿着也十分特别:他不管什么天气,都要穿着一双草鞋,身上穿一身青布长衫,腰间系一黑色腰带,头上戴一顶青布帽,腰包藏着一包符。
师父教徒弟,第一件事是画符,这种十分奇特的符,是在黄纸上用朱笔画上又像字又像画的东西,途中遇到意外情况,便将这种奇特的符朝西挂在树上或门上,有时也烧灰和水吞服。
同时徒弟必须学会三十六种功,才能去赶尸。第一件功,便是死尸“站立功”,也就是首先要让死尸能站立起来。第二件功是“行走功”,也就是让尸体停走自如,第三件功是“转弯功”,也就是尸体走路能转弯。另外,还有“下坡功”、“过桥功”、“哑狗功”等。“哑狗功”可使沿途的狗见着尸体不叫。因死尸怕狗叫,狗一叫,死尸会惊倒,特别是狗来咬时,死尸没有反抗能力。死尸会被咬得体无完肤。最后一种功是“还魂功”,还魂功越好,死尸的魂还得越多,赶起尸来便特别轻松自如。这种“还魂功”,实际上是用一种湘西特产的草药撒在尸体上。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种奇特的行业,只有在湘南西部才行得通。因为,一、只有湘西有“死尸客店”。二、只有湘西群众闻见赶尸匠的小阴锣,知道迥避。三、湘西村外有路,而其他省路一般都穿村而过,他们当然不会准死尸入村。四、湘西人闻见阴锣声,便会主动将家中的狗关起来,否则,狗一出来,便会将死尸咬烂。因而,这种十分奇特的赶尸行业,只有湘西才有。
死尸怎么会被活人赶着走,很多科学家在进行研究。各说不一。说不定有一天,会使这一常人难以理解的奇特行业和现象,得到应有的科学解释。然而,另一种说法是,“赶尸”其实是黑帮的走私活动,借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争相走避的队伍,掩饰贩毒非法行为。

三、赶尸是怎么回事

我想知道赶尸是怎么回事?帮帮我好不好?湘西赶尸匠,入行必须面试,年满十六岁,身高一米七以上,相貌丑,胆子大,才能被录取。
湘西既有誉满全球的张家界,也有神秘莫测的赶尸。
早些年代,你若在湘西神秘的山村小客店投宿,便极有可能看到死尸走路,当天亮之前,小客店前摇摇晃晃地走来一行尸体,尸体都披着宽大的黑色尸布。
这些披着黑色尸布的尸体前,有一个手执铜锣的活人,这个活人,当地人叫做“赶尸匠”。
其实,说是“赶尸匠”不如说是“领尸匠”,因为他是一面敲打着手中的小阴锣,一面领着这群尸体往前走的。
他不打灯笼,手中摇着一个摄魂铃,让夜行人避开,通知有狗的人家把狗关起来。
尸体若两个以上,赶尸匠就用草绳将尸体一个一个串起来,每隔七、八尺远一个,黑夜行走时,尸体头上戴上一个高筒毯帽,额上压着几张书着符的黄纸垂在脸上。
路上有“死尸客店”,这种神秘莫测的“死尸客店”,只住死尸和赶尸匠,一般人是不住的。
它的大门一年到头都开着。
因为两扇大门板后面,是尸体停歇之处。
赶尸匠赶着尸体,天亮前就达到“死尸店”,夜晚悄然离去。
尸体都在门板后面整齐地倚墙而立。
遇上大雨天不好走,就在店里停上几天几夜。
过三关才可当学徒 湘西民间,自古就有赶尸这一行业,学这行业的,必须具备有两个条件:一胆子大,二是身体好。
而且,必须拜师。
赶尸匠从不乱收徒弟。
学徒由家长先立字据,接着赶尸匠必须面试。
一般来讲,要看满16岁,身高1.7米以上,同时还有一个十分特殊的条件,相貌要长得丑一点。
赶尸匠先让应试者望着当空的太阳,然后旋转,接着突然停下,要你马上分辨东西南北,倘若分不出,则不能录用。
因为你此时不分东西南北,就说明你夜晚赶尸分不出方向,不能赶尸。
接着,赶尸匠要你找东西、挑担子。
因为尸体毕竟不是活人,遇上较陡之高坡,尸体爬不上去。
赶尸匠就得一个一个往高坡上背和扛。
最后,还有一项面试,这就是赶尸匠将一片桐树叶放在深山的坟山上,黑夜里让你一个人去取回来,只有这样,才能说明你有胜任赶尸匠的胆量。
这三关顺利通过了,你便取得了当赶尸匠学徒的可能。
赶尸匠的家里,跟一般农民一样,照样“日出而作,日没而息”。
只有接到赶尸业务时,他们才将自己装束一番,前去赶尸。
他们虽赶尸,却忌讳赶尸这个名词。
因而,内行人请他们赶尸,都说:“师傅,请你去走脚”或“走一回脚”。
赶尸匠若答应,他便拿出一张特制的黄纸,让你将死人的名字、出生年月、去世年月、性别等等写在这张黄纸上,然后画一张符,贴在这张黄纸上,最后将这张黄纸藏在自己身上。
赶尸匠的穿着也十分特别:他不管什么天气,都要穿着一双草鞋,身上穿一身青布长衫,腰间系一黑色腰带,头上戴一顶青布帽,腰包藏着一包符。
师父教徒弟,第一件事是画符,这种十分奇特的符,是在黄纸上用朱笔画上又像字又像画的东西,途中遇到意外情况,便将这种奇特的符朝西挂在树上或门上,有时也烧灰和水吞服。
同时徒弟必须学会三十六种功,才能去赶尸。
第一件功,便是死尸“站立功”,也就是首先要让死尸能站立起来。
第二件功是“行走功”,也就是让尸体停走自如,第三件功是“转弯功”,也就是尸体走路能转弯。
另外,还有“下坡功”、“过桥功”、“哑狗功”等。
“哑狗功”可使沿途的狗见着尸体不叫。
因死尸怕狗叫,狗一叫,死尸会惊倒,特别是狗来咬时,死尸没有反抗能力。
死尸会被咬得体无完肤。
最后一种功是“还魂功”,还魂功越好,死尸的魂还得越多,赶起尸来便特别轻松自如。
这种“还魂功”,实际上是用一种湘西特产的草药撒在尸体上。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种奇特的行业,只有在湘南西部才行得通。
因为,一、只有湘西有“死尸客店”。

四、猫为什么不能接近人尸

因为这是一种礼仪也是一种封建迷信,在守灵的时候防止猫和鼠接近尸体,从尸体上跃过,尸体会变成僵尸跃起扑人,次时只有急中生智,将扫把或枕头之类的物体扔给僵尸抱住才可脱险,所以往往尸体旁边都放一把扫帚或者捆草以防不测,这个也是传说用意是要孝眷们时刻守护遗体,已尽最后孝心。

扩展资料:

古代封建迷信的注意事项:

按迷信说法。因为猫身上带电,容易引起诈尸,过去起尸从来就有的,起尸后人如果跑,便随人跑,但只能走直道,人若不是不动用工具把砸倒就没事了。

按中国的迷信说法,只有地狱阴间一说猫在阳间是守护法老的以及活着的人类对于死去的人类以及一些鬼怪(尤其木乃伊) 作为守护者 猫(尤其黑猫)是可以拘役他们的魂魄
穿越冥河徘徊在轮回路上永不轮回

是很重视的到现在都是 死者为大这话现在依然讲尸体更重视有落叶归根一说所以才有赶尸人的存在那个时候是不烧尸体。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版权声明:
作者:高宇
链接:https://www.gaoyublog.com/723.html
来源:高宇故事汇-专注于分享活动线报、绿色软件和技术教程的故事网站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