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东西是正品吗(小红书的物品是正品吗)

社区的尽头是电商。小红书的电商梦开始得很早,但是七年过去了,始终没有太大进展。小红书在2022年初开启新的组织架构调整,要加深电商和社区的融合,这一次能做到什么程度?答案还不明晰,而留给小红书试错的时间已经不多。

第一种草社区

小红书于2013年6月上线的一款生活方式分享平台。成立 7 周年的小红书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了“国民种草机”。相较于浏览器,年轻的用户们越来越习惯去小红书、抖音和 B 站上寻找“答案“。

小红书东西是正品吗(小红书的物品是正品吗)

小红书东西是正品吗(小红书的物品是正品吗)

另据官方信息,截至2021年11月,小红书用户超3亿,月活2亿,分享者4300万+。截止到2021年3月,小红书笔记发布量就已超过3亿篇。

从社区的内容丰富度来看,目前小红书上的内容已覆盖15个行业领域,其中长虹TOP5为美食、家居、母婴、彩妆、服饰等。

也正是赖于高效的种草属性,新品牌=5000篇小红书+2000篇知乎问答+薇娅李佳琦带货+短视频平台种草,仿佛成了新玩家上位的万能公式。在小红书的加持下,完美日记等新品牌得以脱颖而出。

小红书初创就带安利基因,这种强社区和强工具属性,也使其成为“种草”的天然沃土,形成了小红书强韧的壁垒。只是,亿级用户看完内容就高高兴兴出去消费了,仅仅为品牌和其他电商平台壮声势做嫁衣,或许这也是小红书面临的下一个挑战!

流量满灌,为何电商难成?

近日,《晚点 LatePost》报道称字节日版 “种草”应用 Lemon8 已在日本积累超百万次下载,并开始向泰国等东南亚市场拓展。Lemon8 产品负责人为陈颖,其亦是 BuzzVideo 的负责人( 海外版西瓜视频)。

国内读者或许对 Lemon8 比较陌生,其前身是字节跳动 2020 年在日本上线的 Sharee ,最初产品聚焦生活方式,现在更聚焦抢占日本的“种草”市场。

2022年开年,小红书的电商部门是从“调整”开始的。事实上,小红书已与电商纠缠多年,“社区+电商”的组合题,小红书也不是第一次做。但小红书从一开始奠定的消费氛围,其实曾给它带来过机会。

2014年12月,小红书电商平台“福利社”上线,到了2015年,6个月内销售额就窜到了7亿元——这个成绩虽然比起来头部电商,堪称九牛一毛。但比起来垂直电商,也算相当可观,彼时,跨境电商新秀洋码头,2014年一整年的销售额也就仅仅7亿元。

2014年被称作中国的“跨境电商元年”,唯品国际、聚美、达令、丰趣海淘、蜜芽、淘世界等新玩家百花齐放,但巨头入场扫荡,也都终止了它们的好时光。更者,当时小红书电商业务遭遇的困境,在于难以解决“正品货源(的保证)、系统、供应链”的短板。这些短板,也招致了汹涌的投诉。

缺乏雄厚资本。相比小红书,巨头能给到更可靠的货品保障,变心又变脸的消费者,无障碍零成本迁移到其他头部平台;另一方面,补贴力度一家胜过一家,平台获客和留客成本也越来越高。

相比之下,小红书烧钱烧不起,价格战打不赢,难以长期耗力耗财陪跑,只好积极谋变,将业务重心放回社区,电商业务搁浅也就不足为怪。

入局较晚,如今电商头部格局已定。2016年小红书电商转型的关键时期。2016年直播行业火爆时,很多公司将直播纳入了战略规划,但那一年的小红书并未在直播与商业模式的结合上,未做出任何动作。可能是因为当时时任小红书社区负责人丁玲没做过运营,电商负责人娄伊琳没做过电商。创业邦的报道显示,小红书选择娄伊琳的关键在于她是一个狂热的美妆达人,对零售和消费品商业模式的丰富理解。但在供应链的布局上,难免有些吃亏。

直到2019年11月,小红书才宣布入局直播电商,最终于2020年4月正式上线直播,进入直播带货赛道。此时,直播对电商的能量已被行业的多数玩家验证。

而且小红书内部曾将“我们的用户不是为了买东西而来的”视作本质逻辑来强调,瞿芳曾明确指出内容与电商在小红书中的优先次序,在她看来,内容社区是小红书的横向底层架构,电商只是一个竖向变现的方式,这两者是无法比较的。这也导致了小红书在电商发展过程中的动作格外“缓慢”。

现在,大多数用户打开小红书,可能扫货冲动有限。目的为“购买小红书商城的商品”的用户,占比仅为28.73%。小红书始终离专业的电商社区有一段距离。

但是给小红是缩短距离的时间已经不多,电商巨头已经入场“围攻”了!种草赛道也越发拥挤,小红书是商家种草第一选择,却不是唯一选择。淘宝、抖音、京东、拼多多都已不同程度涉足。

种草“赛道”竞争激烈!

淘宝逛逛于去年10月1日内测了新功能——种草机。此前,有数据透露,淘宝三分之一的订单都来自于种草,淘宝逛逛月活用户已达2.5亿,超越小红书的2亿。

淘宝对于种草的志在必得还不止于此。1月24日,据Tech星球消息,淘宝又推出了可以种草的兴趣社群App“友啥”。该款独立App以兴趣驱动社交,打造类似于圈子的互动平台。

而去年年底,抖音发布了图文种草计划,提供亿级流量扶持。此外,京东和拼多多则分别推出了“种草秀”和“行家帮你选”。

相比小红书,抖音在流量和用户上占先;相比小红书,电商巨头打造了从种草到拔草的电商闭环,当然,二者种草标签,还远不如小红书鲜明。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年初,字节跳动还在日本全量上线了一款与小红书相似的产品 Lemon8(曾用名 Sharee),目前,Lemon8 已开始向泰国等东南亚市场拓展。而根据广大大数据,小红书过去两年在海外投放了17600条去重广告素材,主要投放地为马来西亚新加坡、中国香港、美国和中国台湾。对有意“出海”的小红书来说,与字节的一战或许难以避免。

小红书东西是正品吗(小红书的物品是正品吗)

小红书东西是正品吗(小红书的物品是正品吗)

(Sharee 产品截图)

围追堵截之下,在补齐电商短板的过程中,小红书与电商巨头们会更激烈地短兵相接。小红书正式迈入了整合的深水区,“种草”的信赖感如何保持,电商向社区的借力如何不引起用户的反感,在未来的商业化的电商道路上,他们正在走上一条无人知晓的路径。

易师兄有话说:

小红书作为当之无愧的第一种草社区,其商业价值还是存在的,毕竟在互联网获客越来越难的大环境下,精准高效进行“种草”对于商家来说十分重要。但仅仅靠3亿用户“种草”撑起200亿美金估值,恐怕地基还不够稳,底气还不够足,接下来,小红书到底是继续坚守社区属性,还是会补足电商生态,尚是未知数。

版权声明:
作者:高宇
链接:https://www.gaoyublog.com/5202.html
来源:高宇故事汇-专注于分享活动线报、绿色软件和技术教程的故事网站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