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秦始皇陵墓什么时候挖(秦始皇陵墓什么时候挖掘)

2014秦始皇陵墓什么时候挖,秦始皇陵墓什么时候挖掘

一、秦始皇陵墓什么时候挖

技术的问题。 挖出来容易,保存难。像马王堆墓一样,里面的东西挖出来后,刚一见空气就变成飞灰了。
以前听说日本想帮咱们挖,不过提的条件是,挖开后要三件东西。秦始皇头上枕的,手里拿的,嘴里含的。咱国家不同意。主要原因有几方面 曾发现过两个古代的盗洞
但是都只有一米多深 原因在于始皇埋葬后在方圆一公里范围泼洒了大量的水银(汞) 放射性强 古代人没有防化措施 挖一米深就掉头发和牙齿 再挖就翘了
当然不会在挖了!另外始皇的墓大小整好一个国际标准足球场 里面依照当时中国四海的位置分布填充了大量水银
进去也是死!并且这个足球场是用土和米浆用当时最先进的技术制造 有古书云 我在这用白话:墓墙建造好了以后 用大秦最强的弓弩士兵站一百步外对墙而射
如果箭至而不掉土 也就是说不但射不进 并且还不会把表面的土射掉就算过关 掉土则推掉从来 射进去则负责该段墙壁的工人全部杀掉 换人从来
可以说比得上现在的水泥了 同时还有记载说始皇的墓深九泉之下 其实也就是代表了可能在造墓时挖穿了地下水!这么深 你敢去吗!嘿嘿!在地面上有于水银太多的原因
方圆一公里没有遮挡的大树 也没有地方躲 晚上还好 白天就等着被抓吧!不过要先穿高级的防化服才行 但是要是买的起
那也应该不会想去做盗墓贼吧!嘿嘿~`另外还有传说因为始皇死是在路上死的 尸体腐烂 赵高用咸鱼来掩盖腐烂的味道 所以始皇的墓是漂流在墓内的 顺着水银漂
很有创意的古人吧!里面珍宝无数 据说还用大的夜明珠做成月亮和太阳 机关就没有什么 但是里面确实死了很多陪葬的工人 准确的说是为了不让他们泄密
被活埋在始皇主墓室的外面至外墙里的一条很深的通道下 就像埃及的金字塔的入口一样!我国早就已经探明了 但是缺乏挖掘后文物的保存技术!里面有大量的未损坏的文物
挖出来保护不了 就只能我们这一代人看看了!子孙后代就只能看照片了!!!!

二、一块地

一块地.

芥川龙之介

阿住的儿子是在采茶刚刚开始的时候死去的。
儿子仁太郎就像个瘫子似的在床上足足躺了八年。
这样的一个儿子死了,人们说是阿住的“来世修好”,阿住本人的确也并不怎么悲伤,当阿住在仁太郎的棺材前边供上一炷香的时候,心里倒有一种如释重负般的轻松感觉。

仁太郎的葬礼办完之后,碰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儿媳阿民的事。
阿民有一个男孩。
并且她替卧病的仁太郎把地里的庄稼活差不多全承担起来了。
如果儿媳现在走了,不用说孩子没人照顾,甚至连家里的生活也维持不了。
因此阿住想,等过了七七四十九天,就给阿民找个丈夫,让她像儿子在世时一样,担起家里的活来。
她想找仁太郎的叔表兄弟与吉作赘婿。

偏偏刚好在头七的第二天早晨,阿民收拾起出嫁时的东西来了,阿住不禁大吃一惊。
阿住那时候正领着孙子广次在里屋的走廊上玩。
给孩子玩的玩具,是从学校偷来的一枝盛开的樱花。

“喂,阿民,俺不该把话一直门在肚子里,是俺的错,可是你,就这么着把孩子和俺扔下走吗?”

阿住的声音,与其说是责备,倒不如说是在诉苦。
阿民没有回过头来,只是笑着说:“婆婆,看你说了些啥呀!”尽管是这么一句话,阿住是多么放心就别提了。

“是呀,俺想你也不至于这样……”

阿住还在絮絮叨叨地倾吐着夹杂着怨气的心愿。
同时她的话又渐渐勾起她自己的悲伤来了,几行泪水终于顺着满是皱纹的面颊流了下来。

“是啊,只要是你愿意,俺也希望一辈子能住在这个家里啊!——还有这么个孩子呢,谁愿意走呢!”

不知不觉地阿民也流下了眼泪,把广次抱到自己的膝盖上,广次好像特别害羞的样子,一个劲儿惦记着扔在里屋铺席上的樱花枝子……

阿民和仁太郎在世的时候一样,照样闷头在地里干活。
但是招婿的问题,却不像阿住打算的那样容易解决。
阿民对这种事儿好像完全没有兴趣。
阿住一有机会,不是悄悄试探阿民的口气,就是开门见山地和她谈意见。
然而阿民每次都说:“是呀,等来年再说吧!”马马虎虎应付过去。
阿住对这个自然是既忧愁又高兴。
阿住一边顾虑世上说三道四,一边只好听儿媳的话,等来年再说了。

但是,到了第二年,阿民除了忙地里的庄稼活,好像什么也不想。
阿住以比去年更恳切似的口气,提出招婿的问题。
这其中的原因,是她受到了亲戚的责备和世人暗地里的闲言冷语,使她有难言的苦衷。

“可是呀,阿民,你现在还这么年轻,没有个男人可过不下去啊。

“过不下去又有啥法呀!不信你给咱家找进一个外人来看看。
小广会很可怜,你也会操心,而俺的操心劳累,就更不用提了!”

“所以呀,俺才想把与吉招来啊,他最近说决不赌钱了!”

“他是婆婆的亲戚呀!可是对俺来说终究是个外人吶!哎,俺只好忍耐下去啦……”

“可是话又说回来啦,你这个忍耐,可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啊!”

“没什么啊!这是为了小广哩。
俺现在受点苦,咱家的地就不用分成两份,就全是小广的了!”

“可是,阿民呀(阿住每当到这个时候,都是一本正经的,温言细语的),别人的闲话可讨厌啦。
你今天在俺面前讲的话,可以仔细讲给别人听听……”

她们两个人的这种对话,不知道谈过多少次了。
然而阿民的决心,却反而越来越坚决,没有丝毫软下来的样子。
阿民也真的没有借助男劳力帮忙,自己既种白薯,又割麦子,庄稼活比以前干得更起劲了。
还不只如此,夏天喂母牛,即使是下雨天,她也出去割草。
这种顽强的劲头,本身就是眼下对招进外人一事所表示的一种强烈抗议。
阿住也终于打消了招婿的念头。
当然,打消这个念头,对于她来说未必就是不愉快的事情。

阿民靠着女人家一双手,支撑起一家的生活。
这无疑也有出于“为了小广”这样一种至诚的愿望在内,但是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她的内心已经深深扎下根的遗传的力量。
阿民本是从贫瘠穷苦的山区搬到这一带落户的所谓“流浪者”的女儿。
“你家阿民倒有和她的模样很不相称的气力呀!最近我又看到她背着四大捆旱稻子走过去了!”——阿住已经好多次听到邻居的老婆婆说这样的话。

阿住为了对阿民表示感激,也在忙自己的活。
领孙子玩,照管那头牛,做饭,洗衣服,到邻家去汲水等等——家里的活也不少。
可是阿住照旧弯着腰,在那里高兴地干活。

有一年深秋的晚上,阿民背着松叶捆,精疲力竭地回到家里。
阿住背着广次,正在狭窄的堂屋角落里,烧木桶里的洗澡水。

“冷吧?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

“今天比平时多干了点活。

阿民把松叶捆扔到水槽前,连沾满泥土的草鞋也没脱,就走到地炉跟前。
地炉里烧着一个柞树根,正闪动着红色的火苗。
阿住想要马上站起身来。
但是由于腰上背着广次,不抓紧木桶边缘,就不容易站起来。

“赶紧去洗个澡吧!”

“顾不上洗澡,肚子饿呀!还是先吃点白薯吧!——有煮好的吗,婆婆?”

阿住摇摇晃晃地走到水槽旁边,连锅端来煮好的白薯,放到地炉旁边。

“早就煮好了等着你呢,凉了吧?”

两个人把白薯穿到竹签子上,一块儿放到地炉上去烤。

“小广睡得挺好吶!放到被窝里多好啊!”

“不行,今天挺冷,放下可就睡不安稳了。

阿民说着,大口大口地嚼着冒烟的白薯。
这是只有劳动了一天的、疲劳不堪的农民才懂得的一种吃法。
将要从竹签子上掉下的一块白薯,被阿民一口塞到嘴里去。
阿住觉得在自己的背上打着小小鼾声的广次沉甸甸的,同时在那里一个劲儿地烤白薯。

“像你那么干活,当然会比别人更饿了!”

阿住不时用充满感慨的目光盯着儿媳的脸。
但是阿民什么也不说,在冒烟的柴火光亮中,贪婪地嚼着白薯。

阿民越干越不辞劳苦,不断地担起了男人的全部活计。
有时候夜里还提着马灯,顺着地垄间菜。
阿住对于胜过男人的儿媳,总是怀着敬意。
不,与其说是敬意,还不如说是畏惧。
阿民除了地里的和山上的活以外,其它的活都推给了阿住。
近来甚至连她自己贴身围的腰布也几乎不洗了。
即使是这样,阿住从来也不诉苦,硬支撑着弯着的腰,拼命地干活。
而且碰到邻居的老婆婆,还以一副认真的面孔夸奖儿媳:“你看,像阿民那么干,唉,俺就是什么时候死了,家里的事也用不着操心了!”

可是阿民“干活”的劲头好像很不容易满足。
又过了一年,这次阿民提出了向河对岸的桑田发展的设想。
照阿民说来,近五段步的地只能拿到十来元的地租,实在是太不合算。
与其这样,还不如把那块地改成桑田,余暇养养蚕,只要是蚕茧的行情不落下来,一年就一定能到手一百五十元。
然而阿住尽管爱钱,一想到忙上加忙,她就觉得实在受不了。
特别是费工受累的养蚕,更是她绝对不能同意的。
阿住终于带着抱怨的语气反对阿民了。

“这合适吗,阿民?俺可没有推脱的意思。
虽说俺不想推脱,可是咱家没有一个男劳力,可有个离不开人的孩子。
现在的活就已经累得够戗了!你可真是想得美,养蚕能办得到吗?你哪怕替俺稍微想想看!”

阿民一听婆婆诉苦,觉得再坚持,在情理上也太过不去。
养蚕的念头虽然放弃了,在栽种桑田上却非常坚持己见。
“你不用管了,桑田横竖是我一个人干!”——阿民不服气地看着阿住,讥讽地这么说。

从这以后,阿住又想起赘婿的事了。
以前是因为担心生活,顾虑世人说闲话,曾经多次想招个女婿。
但是这一次,是想哪怕有片刻时间能逃脱家务活的劳累而开始想招赘女婿了。
正因为如此,和从前相比,这次的招婿就不知道有多么迫切了。

那恰好是橘子地里花朵盛开的时节,坐在油灯跟前的阿住,透过干夜活儿戴着的大花镜,慢慢地又谈起了招婿的事。
然而盘腿坐在炉旁的阿民,一边嚼着咸豌豆,一边说:“又是招婿,我不听!”对婆婆连个好脸色也没有给。

如果在以前,这么一说,阿住大体上也就算了。
但是,这一次阿住硬是缠着劝说:“可是,话不能老这么说。
明天是宫下安葬的日子,正好这次轮到咱们家去挖墓穴。
在这种时候没有个男劳力……”

“这有啥关系!我去挖墓穴!”

“笑话,你是个妇道人家……”

阿住本想强装笑容。
但是,看了阿民的脸色,她觉得贸然笑出来是太轻率了。

“婆婆,是不是你想养老了?”

盘腿坐着的阿民抱着膝盖,冷冷地这么刺了一句。
被突然击中要害的阿住,不知不觉地摘下了大花镜。
而为什么要摘下来,她自己也不知道。

“啥呀?你,怎么说出了这种话!”

“你在小广爸爸死的时候,自己说的话不会忘吧?你说如果把咱家的地分成两份,就对不起祖先……”

“是啊!俺是这样说过。
可是,你也想想看。
这不是此一时彼一时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阿住拼命地为招进一个男劳力而争辩着。
然而,阿住的意见连她自己听来,也觉得站不住脚。
这首先是因为她不能讲出自己的真心话——也就是说,她不能道出自己是为了想过得舒服些。
阿民看穿了婆婆的心思,一边仍然嚼着咸豌豆,一边不容情地申斥婆婆。
还不只这样,阿住过去不知道儿媳有一张天生的能说会道的嘴巴,那也帮了不少忙。

“那样对你当然挺好呀,因为你先死啊。
——可是,婆婆,你换了俺看看,总不能破罐子破摔啊!俺可不图自己是清白啦,或者是傲气地当一辈子寡妇。
在腰酸腿痛睡不着觉的夜里,俺也曾经仔细想过,这么固执己见,也是出于无可奈何。
虽然说无可奈何,可是转过念头一想,这都是为了咱家,为了小广,于是俺就只好咬着牙干下去了……”

阿住只是茫然望着儿媳的面孔。
这时她不知不觉地弄清了一个事实。
就是不管她怎么着急,直到她闭上眼睛那一天,她也不用想得到安闲。

阿住等儿媳讲完话之后,重新戴上大花镜。
然后半自言自语地这样结束了自己的谈话:“可是,阿民,在世上光讲大道理是行不通的,你也该仔细想想啊!俺不再说什么了!”

过了二十分钟,不知是村里哪个年轻小伙子,用男中音唱着小调,慢慢地从门前走过去了。
“年轻的嫂嫂,今天来割草。
草儿啊,服服帖帖,开镰割哟!”——小调的声音离远了后,阿住又透过老花镜,偷偷看了一眼阿民的脸色。
然而,阿民朝着油灯长长伸着两条腿,连连打着哈欠。

“怎么样,睡觉吧!好早点起来。

阿民刚刚这么说完,伸手抓起一把咸豌豆,然后吃力地从炉旁站起身来……

从那以后有三四年时间,阿住默默地忍受着劳累。
这好比是一匹常年劳累的马一样,尝着套着轭的老马所经历过的那种苦楚。
阿民照样到外边拼命干地里的活。
阿住也照样辛勤地干着家务活。
但是看不见的一根鞭子,在不断地威逼着她。
有时候因为没有烧洗澡水,有时候因为忘记了晒稻子,有时候因为放牛,阿住经常受到性格倔强的阿民的讽刺和斥责。
但是,阿住从来也不还嘴,一声不响地忍受着劳累。
这首先是因为她一向就有忍从的精神,其次是因为孙子广次比对母亲更依恋奶奶。

实际上在别人眼里看来,阿住几乎和从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如果稍有点变化的话,那只是不像从前那样夸奖儿媳了。
这样细小的变化,并没有特别引起别人的注意。
至少是邻居的老婆婆,还照样说阿住是个“来世修好”的人。

盛夏的一个火热的晌午,阿住在堆房前葡萄架的浓荫里,和邻居的老婆婆谈闲天。
四周除了牛棚里的苍蝇嗡嗡声外,一片寂静。
邻居的老婆婆一边聊天,一边吸着短短的卷烟。
这是从儿子吸完的烟头里仔细收集起来的。

“阿民呢?哦,割干草去了吗?年纪轻轻的,啥都肯干!”

“哪里话呀,一个女人家与其到外边去,俺看最好还是干家里的活!”

“不呀,喜欢干地里活的人可比什么都强啊。
俺家媳妇过门已经七年了,别说是到地里去,就是薅草也没干过一天呀!每天就是给孩子洗点什么啦,拆拆缝缝自己的东西啦,就这么过日子。

“还是这样好啊!孩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自己也利利落落的,现在时兴嘛!”

“话虽这么说,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干庄稼活吶!——哟,方才是什么声音?”

“方才的声音?你可真是的,那是牛放屁哟。

“是牛放屁呀?你瞧瞧真是的。
——大热天里顶着太阳,在谷地里薅草什么的,年纪轻轻的,也够辛苦的了!”

两个老太婆和睦地这么闲谈着。

仁太郎已经死去八年多了,阿民用女人家一双手支撑了一家人的生活。
同时阿民的名声不知什么时候也传到村子外边去了。
阿民已经不再是起早贪黑“干活”的年轻寡妇了,更不是小伙子们的“年轻的嫂嫂”了。
她却成了媳妇的榜样,今世节妇的模范。
“你看看河对岸人家阿民!”——这样的话和申斥一起从别人的嘴里说了出来。
阿住并没有向邻居的老婆婆讲她自己的痛苦。
而且连这种想法也没有。
但是在她的内心深处,虽然不是明确意识到,却总有些信赖命运,她的这种信赖也终于成了泡影。
现在除了孙子广次以外,没有一点指望了。
阿住对已经是十二三岁的孙子,倾注了她全部的慈爱。
然而这个最后的指望,也屡次遭到挫折。

一个连续晴朗的秋日午后,怀里挟着书包的孙子广次,急急忙忙地从学校回家了。
阿住在堆房前边正灵活地挥动着菜刀,把蜂屋柿子做成柿饼。
广次的身子轻松一跳,越过一张晾晒谷子的席子,把两脚整整齐齐地并在一起,恭恭敬敬地对奶奶行了个举手礼,然后脸上泛着认真的神色,没头没脑地问道:

“奶奶,俺妈真的是个了不起的人吗?”

“怎么回事?”

阿住手里拿着的菜刀停下了,眼睛紧紧地盯着孙子的面孔。

“是老师在上修身课的时候说的啊。
他说,像广次的母亲那样了不起的人,在这一带找不出第二个来!”

“是老师说的吗?”

“是,是老师说的。
是撒谎吗?”

阿住起初很狼狈。
连学校的老师都对孙子撒这么大的谎——对阿住来说再也没有比这件事更意外的了。
但是,暂短的狼狈之后,阿住突然火了,像变了一个人似地大骂阿民:“哎呀呀,撒谎啊,简直是撒大谎!你妈那个人呀,只在外边干活,别人就看她了不起。
可是她是个心眼坏透了的人啊!你奶奶快让她给折腾死了,她盛气凌人……”

广次吃惊地看着完全变了脸色的奶奶。
过了一会儿,阿住又起了反作用,忽然哭了起来。

“所以啊,你奶奶是指望你才活着的呀!你可决不要忘了啊!你转眼就到十七岁了,那时候你可马上找个媳妇,听见了吗?好让你奶奶休息休息。
你妈说等征兵以后再说,这可太长啦,那怎么等得了呢!你听见了吗?你应该对你奶奶尽爸爸和你两个人的孝心呀!这样,你奶奶也不会亏待你,奶奶什么都给你……”

“这柿子熟了也给我吗?”

广次贪馋地摸弄着筐子里的柿子。

“那还用说,当然会给你啦!你年纪小,可是你啥都懂得。
你可永远也不要变心啊!”

阿住哭着哭着又破涕笑了起来……

在发生这个小事件的第二天晚上,为了点小事,阿住终于和阿民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这件小事,是阿住吃了阿民的白薯引起来的。
然而两个人越说越僵,阿民脸上浮着冷笑说:“你要是讨厌干活,那就只好死啦!”阿住听了马上失去了常态,像疯了似地吼叫起来。
那时广次正枕在奶奶的膝上呼呼地睡着。
阿住连孙子也不顾了,“小广,你起来!”一边把小广摇晃醒来,一边不停地骂着,“小广,喂,你起来!小广,喂,你起来,听听你妈说的什么话呀!你妈让俺死哪!你好好听听!到了你妈这一辈,倒是攒了几个钱,但是这一町三段地可都是你爷爷和奶奶开垦出来的呀!可是怎么样呢?你妈说俺要图享清福,就让俺死!——告诉你阿民,俺是会死的!死没有什么可怕的呀!不,俺可不听你的吩咐。
俺会死啊!一定会死!就是死了也缠住你!”

阿住大吵大骂,和哭起来的孙子抱在一起,而阿民照样一下子躺在地炉旁边,装没听见。

然而阿住并没有死。
相反地在第二年立春前,自恃健壮的阿民却得了伤寒,发病第八天就死了。
当时,在这个小村子里不知有多少人患了伤寒病。
但是阿民在得病之前,为了给也是得伤寒病死掉的铁匠办葬礼,去干了挖墓穴的活。
在葬礼那一天,铁匠铺里还有一个轮到要被送到隔离病院去的小徒弟。
“你一定是那一天给传染上了。
”——阿住送走了医生之后,对烧得满面通红的病人阿民,略微责备了一句。

阿民的葬礼那一天下着雨。
但是全村的人,上至村长,全都参加了葬礼。
参加葬礼的人没有一个不惋惜早死的阿民,同时也怜悯失去了最主要劳力的广次和阿住。
特别是村代表说,郡政府原已决定近日内对阿民的勤劳予以表彰。
阿住听了这些话,只有低下头表示谢意。
“哎,这也是命里该着呀!我们为了表彰阿民的事,从去年就向郡政府提出了申请,村长和我破费了火车钱,前后五次去找过郡长,真也是历经辛苦呀!可是,我们已经断了念头,因此也请你死了心吧!”——为人很好的、秃头的代表又加上了几句诙谐的话,惹得年轻的小学教员用不愉快的眼神瞪着他。

阿民葬礼结束的那天夜里,阿住在设着佛龛的里屋一角上,和广次睡在一张蚊帐里。
如果在平时,两个人就在黑暗沉沉里睡着了,但是,今天晚上佛龛上还点着明灯。
同时旧铺席上还飘荡着消毒水的那种怪味。
阿住可能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翻来覆去总也睡不着。
阿民的死确实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幸福。
她再也用不着干活,也用不着担心受什么斥责了。
家里的储蓄已经有三千圆,土地有一町三段左右。
从此她和孙子可以每天随便吃大米饭了,也可以随意买一向喜欢吃的用稻草包包着的咸鳟鱼了。
阿住在一生里还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吗?——这使她清楚地记起了九年前的那个夜晚。
那天夜里几乎和今天夜里的轻松感觉没有什么不同。
那天是自己亲骨肉的儿子结束葬礼的晚上。
今天夜里呢?——今天只是刚刚结束了给自己生了一个孙子的儿媳葬礼的晚上。

阿住不由地睁开了眼睛。
孙子紧挨在她的旁边,露出一副天真的面孔,仰面朝大地睡着。
阿住在端详着这副酣睡的面孔时,渐渐地觉得她自己太悲惨了。
同时也觉得和自己结了孽缘的儿子仁太郎和儿媳阿民,也都是悲惨的人。
在这种感情变化中,九年间积累的憎恨和愤怒消逝了。
甚至给她以慰藉的未来的幸福都消逝了。
他们亲属三个人都是悲惨的人。
然而,其中忍辱苟生的她自己,更是一个悲惨的人。
“阿民呀,你为什么死啊?”——阿住不知不觉地对刚刚死去的人这么说着,于是泪水突然簌簌地落了下来……

阿住听到钟敲过四点以后,好容易才疲劳地睡着了。
但是,在那个时刻,在这茅草屋顶的上空已经迎来了寒冷的拂晓……

一九二三年十二月作

吕元明 译

经典短篇阅读小组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三、秦始皇的陵墓还没挖为什么

答:中国现在的技术水平还不能应对规模巨大的秦陵地宫。在兵马俑问题上,已经犯下了不少错误,如不能保护带颜色的兵马俑,致使其彩绘快速脱落。而地宫有怎样的情况也不清楚,贸然发掘会带来巨大的损失。

四、秦始皇的坟墓什么时候能挖啊

看电视上说他的坟墓不能挖是真的吗?我国对文物的发掘持保守和谨慎的态度。
一般来讲保护为主,如果实在没有办法才进行抢救性发掘。
这主要是因为现有技术,对发掘工作是有很多障碍的。
如果发掘出来没法有效地保护,还不如不发掘,留待以后时机和技术及资金都成熟后再发掘。
其实十三陵定陵地宫的发掘就是一失败的例子。
毕竟文物就那么几件,都是独一无二的,破坏了就没了,不能在时机不成熟的情况下实验性地发掘,毁坏了就永远不复存在了。
所以,尤其像秦始皇陵这样的大工程,暂时还是不进行发掘才是对其最好的保护。
基本是不可能挖的,对待文物,要把保护放第一位。
再说现在也没到非得去研究始皇陵的时候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版权声明:
作者:高宇
链接:https://www.gaoyublog.com/1683.html
来源:高宇故事汇-专注于分享活动线报、绿色软件和技术教程的故事网站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