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老院为什么谋杀凯撒(刺杀凯撒的元老下场)

元老院为什么谋杀凯撒,刺杀凯撒的元老下场

一、元老院为什么要刺杀凯撒大帝凯撒在政治上有哪些

凯撒,大家第一反应是凯撒沙拉。不过这里要说的凯撒是凯撒大帝,没错就是那个古罗马时期最具有影响力的政治家。凯撒大帝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情就是结束了古罗马共和国,他建立了古罗马帝国,并且凭借自己的优异领导才能带领着古罗马走向繁荣的发展。不过就这么一个为古罗马做出不少贡献的出色在位者最后竟然是被自己人刺杀。确实让人觉得诧异。先简单的介绍一下凯撒。凯撒的出身很好,他成长在当时古罗马的一个贵族家庭里,父亲是法官,可能正是这样的职业使得父亲对凯撒的教育一直很严格。凯撒小的时候,父亲就让凯撒床上厚重的肩甲,为的就是锻炼凯撒的意志。这样严苛的要求确实很有用,因为冬日想要抗寒,那么就不得比穿着肩甲一直运动,以此来保暖。时间久了,凯撒的体能确实好了,而且意志力也得到了锻炼。在教育方面,凯撒也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当时凯撒跟着毛路学习,毛路就是古罗马著名的演说家。凯撒十四岁的时候就参军,开始实战。随着能力的不断提升,凯撒成为了罗马的执政官,握住了罗马的国家大权。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凯撒带着罗马开始了各种征战,据统计,凯撒一共征服了三万多个欧洲的部落,在这过程中,罗马这个国家的实力确实强大起来了。后面因为凯撒跟庞贝矛盾不断得到了激化,使得两人展开了斗争。最后以凯撒胜利为结束点。凯撒的掌控达到了巅峰。随后凯撒对古罗马进行了一系列改革,这种改革触碰到元老院的利益,元老院本身是更支持庞贝的,凯撒的改革使得不喜欢凯撒的人越来越多。于是悲剧就发生了。

二、试说一说凯撒做了些什么事情损害了贵族的利益,凯撒为什么又会对元老院构成威胁

答:首先,你要知道,无论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在古代还是在现在,要想中央集权,首要条件是什么?必然是军事力量,足以震慑天下的军事力量,西方四大战神想必应该不会陌生,那么凯撒作为其中之一,作为一个军事家,或者是一个军阀,他的力量来自军队,所以如果他想维系他的力量,那么他就要给他的军队足够的战利品,给他的士兵替他卖命的资源,而谁掌握着资源和财富?当然是贵族和长老院的那些人,要知道,长老院的人可真没几个是凭着自己的能力当上的,当然不否认他们都接受了一定的教育,有一定的能力,但是他们代表的都是一些大贵族,大家族,所以你想想用他们的钱来养凯撒的军队,他们能愿意吗?但是不愿意也得愿意,因为凯撒手里有兵权,而且三巨头的联盟让凯撒的地位更加显赫,所以不是长老院像选他,是不敢不选。当然,这还是其次,如果凯撒只是一把好枪的话,想来元老院和大贵族也会乐意养一只看门的强者,哪怕他的权力大一点,但是凯撒的作为让他们不安,并且他们认为凯撒可能会称王(在这里我给你纠正一个概念,那就是在罗马时期的这个独裁官和我们理解的不太一样,这个你可以去维基百科自己看一下,而王或者是帝,才是我们真正理解的那个独裁的意思),因为凯撒公然带兵进入罗马城,用军事力量限制执政官的出行,而且不听长老院的建议,这一切都在冥冥中暗示着长老院和贵族们,凯撒这摆明了要做王,而且在远征埃及胜利以后,凯撒给长老院发回战况就是那句著名的那句名言:我来,我见,我胜利。这是赤裸裸的张狂和不把长老院放在眼里,要知道如果凯撒只是一个独裁官,长老院还能限制他,但是如果是王的话,那长老院就完全成了凯撒的朝廷了,你想想如果让你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到一个不是代表你利益的人的手里,你愿意吗?哪怕这个人的确能带给罗马更多的财富,他们更希望能够限制住凯撒,但是这时候的凯撒携胜利之师归来,而且之前凯撒又给百姓办了好的好事,因为都是贵族套的腰包嘛,这样一个爱民的,爱兵的,有能力,有魅力的独裁官,必然在罗马的人心中有一个无比高大的形象,所以这个时候长老院是真的害怕了,凯撒他是独裁官的时候交钱的时候还能商量商量,但是一旦做了王,你还能商量吗?不交不听话,拖出去砍了,而且长老院大部分的人都曾经或多或少的得罪过凯撒,你想想他们能不怕凯撒秋后算账吗?所以他们没给凯撒称王的时间,就刺杀了他,他们当时都知道只是死罪,但是还是这样做了,为什么?首先他们的确恨凯撒,但是主要的是他们这样做死的不过是自己,自己的后代还能继续拥有财富,但是如果罗马变成了凯撒的天下,那就永远是凯撒他家的了。其实总而言之,就是凯撒的做法触犯了当时贵族的核心利益,而受益的是凯撒本人和他的军队还有罗马人民,但是迫于军事和舆论压力,贵族们还只能让凯撒做独裁者。

三、罗马元老院是怎样的

答:早在公元前6世纪罗马共和国建立,元老院就产生了,以后就一直维持到罗马帝国灭亡。在古代罗马时,元老院是兼有立法和管理权的国家机关,最初为氏族长者会议,共和时期前任国家长官等其他大奴隶主也进人元老院。元老院有权批准、认可法律,并通过执政官掌管财政外交,统辖行省和实施重大宗教措施等,还有权给行政长官们分配任务,延长其职能。帝国时期,政权日益集中于皇帝,元老院实权日削,已失去其原来的统治地位,但仍然是贵族统治的支柱。到580年,罗马元老院被取消。

四、布鲁图为什么要刺杀恺撒大帝

一 布鲁图,你死了吗?
从元老院刚刚议完事出来的布鲁图,心情非常沉重,路过广场旁自己祖先的铜像时,他像往常那样习惯地停下了脚步,他每次路过这里时都要怀着无比虔诚的心情仰视一会祖先的铜像,以期获得勇气与力量。在这伟大的共和国就要被野心家篡夺的时刻,他更希望从他那缔造共和国的祖先那里得到启示与指引。
此时,布鲁图仰望着祖先刚毅的面庞,不禁回想起400多年前,他的祖先因受到身为国王的叔叔的迫害,父亲和兄长被杀,从此被迫装疯卖傻,以便逃过国王的杀人的魔爪,于是他的祖先便从此得到了“布鲁图”的绰号(拉丁文‘布鲁图’的意思为傻子)。在忍声吞气地度过了八年靠人施舍度日的乞丐般屈辱的生活之后,终于等到了推翻国王的时机。放荡无度国王强暴了贵族科拉定的妻子卢克里霞,而坚贞的卢克里霞在向外出归来的丈夫诉说了整个事情之后,便愤而自**。这件事引起整个罗马人的义愤,全罗马都到处流传着国王这个荒淫无耻的恶行,布鲁图乘机联合科拉定和其他不满国王统治的贵族、平民,激动的罗马人在他们的领导下揭竿而起,起义的民众们拿起矛与剑,直奔王宫。国王见势不妙,在王室卫队的掩护下,夹着尾巴逃出了罗马城,跑到北方的伊特鲁里亚了。为了防止新的独裁暴政,他们召集元老院和平民会议,一致决定废黜国王,不再采取终身国王制。取而代之地采取选举执政官制度,并确定执政官的任期为一年人数为两人,二人的权利完全相等以防止独裁专权,并进一步和人民约定如下:
1) 对于任何试图、或敢于自立为王的人,可以不用审判即可处死。 2) 何人不经人民同意而企图担任公职者,应处死刑。 3)
任何被选任官员判定有罪的市民,均有权向平民议会上诉。
他的祖先卢西乌斯·尤乌斯·布鲁图被选为首届执政官之一,从此罗马进入了伟大的共和国时代,历经四个世纪的征伐,罗马已经成为世界的唯一霸主,布鲁图的名字也从那时起成了共和国的缔造者的同意语。
想到这里布鲁图既为祖先的光辉业绩而感到自豪,又为自己的默默无为而感到惭愧,正在感慨万分时,他突然他注意到了铜像的下边基座处好像有些涂抹的字迹,虽然有些模糊,他俯下腰去还是能够清楚地辨认出来,
“布鲁图,你死了吗?” “你的子子孙孙将以你为耻” 他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心里暗暗地发誓说:“你们睁大眼睛看着吧,我绝不会使我的祖先受到侮辱。” 二
埃及女王的礼物
元老院议员卢修斯应邀来到恺撒的富丽堂皇的宅第,门柱是精美的爱奥尼亚式,走进门去是一个硕大的圆形喷泉,喷泉周围环绕有精致的维纳斯和缪斯们的雕像,喷泉的水池周围是一个环形的花坛,里边栽满了芳香宜人的花草。显然这宅里的一切都是他的新宠克娄巴特拉按照希腊风格设计的,显得古典高雅。略微有些秃顶的恺撒早站在门口向他伸出双手:“亲爱的,快进来看看我的新家,这都是我的那位埃及女王的大手笔!”“简直太漂亮了!古朴、典雅、精致!”
二人一边寒暄着一边走进了客厅。卢修斯是恺撒在元老院中来往较密切的朋友,卢修斯向来钦佩恺撒的赫赫战功和豪爽的为人,恺撒也为身为贵族的卢修斯对他的倾向的平民的提案每次都给予投票支持的行动所感动,从而结为知己。
卢修斯径直说道:“朋友,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恺撒说:“是的,想和你商量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
“我的好朋友,虽然庞培和加图被解决了,元老院现在表面上也对我伏伏贴贴的,并尽量地往我头上戴各种各样的头衔和桂冠,但是暗地里却在串通密谋,妄图把我致于死地而后快。最近我觉察到卡修斯一伙保守派往来较为密切,而且还传出我要将要迁都埃及,在那里封王的消息,其实我根本就没有想迁都埃及,不过将来我可能要经常住在埃及倒可能是真的,那么他们传出的谣言显然是要为他们的行动作个铺垫,因为根据我们古老的法律,人民可以不经审判任意处置那些想自立为王的人。”
“都是那些元老院的那些老顽固们干的坏事,他们总是怀念他们的那过去的光辉年代,真是些食古不化的老古董。我们的国家已经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了,内忧外患接连不断,还在那里空谈什么挽救共和之类的废话!那些老古董们个个腐败透顶、昏庸无能,他们只会大片大片地掠夺土地,酷使庄园上的奴隶,殊不知正是他们庄园的廉价产品已使罗马小农全都破产殆尽。他们在意大利和殖民地肆无忌惮地狂征暴敛,使得下层人民的生活犹如地狱般的苦难。他们还用所得的不义之财向个殖民地的总督或国王放高利贷,坐收高额利息,殊不知正是这些高利贷是我们国家的边界到处隐藏着随时都可以爆发的炸药。他们还唯利是图腐败不堪,每次选举都大量收受执政官员们的高额贿络,使元老院成了权力与金钱的交易所。这些不知羞耻的家伙,若不是你连年征战,平服了西班牙、高卢、日耳曼尼亚、征服了不列颠,给国库带来了大量的进帐,若不是你提出一系列有利于平民的土地分配和市民权等法案,使平民的怨恨得到了暂时的平息,我看我们的国家早就分崩离析了!依我看应当把现在的元老院彻底解散,全部流放,然后另起炉灶。”
“老朋友,可谓英雄所见略同,不过我想还不如将计就计,干脆来一个永久性的解决方案,我想成为罗马的王。”
卢修斯听了大吃一惊,虽然早已知道恺撒最崇拜的是亚历山大大王,但是他也是第一次亲口听到恺撒自己说出,他心里知道全意大利的下层人民肯定都会同意拥护恺撒称王,唯一的阻力是来自贵族和富裕的有产阶层,因为恺撒的政策总是倾向于平民。他也从心里相信恺撒称王后肯定会治理好这个国家,唯一的问题是这个终究和罗马共和国的建国理念相抵触,再者他也难以想象今后将如何与这个握有无限权力的朋友相处,毕竟罗马已经400多年间没有至上的君主了,于是他小心的说道:“这个恐怕首先要和我们罗马的建国理念相抵触,说心里话,虽然我很崇拜你,但是如果你真
成了君王的话,我可能真的不知道到该怎么和你说话了。” 恺撒的眼里充满无畏的神色说:“哈哈,不要先考虑那些,如果我要称王,元老院和人民将会如何反应呢?”
卡修斯淡淡地答道:“全国的下层人民估计会非常乐意地接受这个消息,而贵族和富裕的有产阶层可能要有一些激烈的反应和抵抗,不过依我看他们的反抗肯定很快地被你制服,因此在实行上应是没有什么大的障碍的。”
恺撒大笑道:“完全与我设想的相同,元老院那个敢与我恺撒在战场上较量呢?老朋友,昨天有神谕说要征服安息人唯有有国王称号的人才可以呢,我认为,为了罗马东方边境的安宁,你应当把这个提案交给元老院表决。”
卢修斯面带犹豫地说:“这个,让我再考虑一下吧。”
恺撒爽朗地回答说:“是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我将耐心等待你的决断,不要着急!哦,这是我特意从埃及为你带回的礼物,不成敬意。”
卢修斯一边面带微笑地说:“不敢当,不敢当”一边伸手接过了礼品盒子。 那是一盒沉甸甸的克娄巴特拉从埃及带来的价值连城的珠宝。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版权声明:
作者:高宇
链接:https://www.gaoyublog.com/1412.html
来源:高宇故事汇-专注于分享活动线报、绿色软件和技术教程的故事网站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