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为什么不废除凌迟(古代什么罪会被凌迟)

古代为什么不废除凌迟,古代什么罪会被凌迟

一、家暴合法,不孝绞刑现代人回到古代可能活不过一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舒适区,一旦离开了这个区间,就会发现到处都是竞相断裂和互相矛盾的声响。

于是我们蜷缩在手机屏幕前,看别人一脚踏空又支离破碎的生活,来撑大自己的内心,慰藉饥渴的灵魂和瘙痒的肉体。李子柒消失后,各路网红争相屠榜,向我们展示回归田园牧歌的自然生活有多疗愈。天地为席,则一生足矣。

但我却想说,恰恰就是去古代溜达一圈再回到现在,你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现在人大多的烦恼是怎么活得更好,古代人的痛苦是怎么才能活下去。

瞿同祖老先生的《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在业界盛名很高。书名挺吓人的,但是这是我读过的少有的不枯燥、不晦涩,而且非常有趣有用的专业理论书。书中讲了很多颠覆我们现代人认知的刑罚和伦理。

在古代,你被家暴是合理的,但因反抗打了夫君,女人很可能被法律处死;夫妻间如果丈夫嫖娼会减刑,女人出轨则重罪;你对父母不孝,很可能被法律处死;如果你有仇不报则立刻社死。

现在我们习以为常的安稳以及相对公平的生活都是古人筚路蓝缕、披荆斩棘用生命一点点为我们争取来的。

瞿同祖先生虽不是著作等身,却业界威望极高。

他一生治学严谨,就出过4本论著,却足以像一生只写过一本《飘》的玛格丽特·米切尔一样永世留名。他把“法律和社会”两个如此宏大严肃的命题,用史料、风俗、信仰、轶事层层剥开迷雾,四两拨千斤,直呼过瘾。

/ Part 01

男人家暴在古代合理合法,女人必须忍受且无权离婚

在古代所谓的“家暴”是非常合理体现和维护夫权的。不会追究丈夫任何法律责任,但是反过来妻子要是对丈夫有不敬及伤害,那是罪上一等。

而且女人还不可能随便提出离婚,但是男人想离婚是随时随地。唐宋律法中,夫过失杀妻是不问罪的,但是妻之于夫却无此权利。清律中也提到:“盖夫为妻纲,妻当从夫,妻殴夫则妻应坐罪,离合听夫可也。”

现在的离婚率放在古代,估计会把几辈的祖坟祖宗都搅翻吓醒。古代的婚姻根本就是“上以事宗庙,下以继后代”。完全以家族为核心,没有社会、没有个人、更没有感情。所以也不难理解若女人独身及无嗣,是被公认为大不孝的行径。

女人永远是男人的附属品,没有人身自由。在古代兄收弟妻,弟收兄嫂都是相当普遍的习惯。妻子如果殴打丈夫,按照唐明清律都是要加重处罚的,杖一百,关押一年,而如果殴打丈夫致死的,不论原因,就算女人因家暴反抗也不行,明清后律法规定,妻子一律被凌迟处死。但是丈夫殴打妻子则一律采取减刑主义。

凌迟是最残酷的重刑,陆游形容此刑“肌肉已尽,而气息未绝,肝心联络,而视听犹存。”除元律以外,绞刑都不在五刑之内,为刑外之极刑。一般这种刑罚只用于处分谋反大逆,杀一家非死罪之人这种重大罪行。

古代对男女处以凌迟的方法还不一样,如果是女人被凌迟,是先把她关禁闭几天几夜,然后心神崩溃之时,再将其肺腑器官逐一取出,人虽已痛苦至极,但意识尚存,再一点点肢解其骨肉分离。残酷可想而知。

所以在中国古代,并不存在一种范式的“公平的正义”。正义这个词在西方由来已久,最早在亚里士多德那里是指人的行为。后来演变为一种评价社会制度的道德标准,被看作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

美国著名哲学家约翰·罗尔斯说过,人自出生就受到社会地位和自然禀赋的深刻影响,这些不平等是个人无法自我选择的。因此,这些最初的不平等就成为正义原则最初应用的对象。

他通过概括洛克、卢梭、康德为代表的契约论,进一步提出“公平的正义”理论,正义的原则要通过调节主要的社会制度,来从全社会的角度处理这种出发点方面的不平等,尽量排除社会历史和自然方面的偶然任意因素对人们生活前景的影响。

由此可见,男尊女卑,在中国古代就是一种公开的违反“公平的正义”的法律准则。

/ Part 02

不孝可以直接被绞刑

如果你不孝,在古代可以直接被父母赐死。书中提到:“父母如果以不孝的罪名呈贡,请求将子处死,政府是不会拒绝的。”

清代的法律与父母以呈送发遣的权利。忤逆不孝的子孙因父母的呈送,常由内地发配到云、贵、两广。且这一类犯人向例是不准援赦的。”清代的云贵可不像现在,云南和贵州地处南疆,交通非常的不方便,当地非常贫穷,战乱不断,所以云贵总督是清朝八大总督里面地位最低下的一个。

现在我们觉得孝顺父母是道德层面的事情,怎么可能触及法律呢?有时候对父母发脾气,甚至情急之下爆粗口,他们也大多会包容忍让。但这要搁古代,你可能就没命了,或者被发配边疆永远不得自由。

对父母“有顺无违”不是是非问题,而是伦常根本。对父母的责骂辩解和顶撞,在古代是绝不可想象的。清代启蒙哲学家戴震在《孟子字义疏证》中说:“人死于法,犹有怜之者,死于理,其谁怜之。”

古代的个体自由和现在提倡自由的价值理念是完全不同的,在古代我们没有人身自由、婚姻自由、财产自由,我们的一切、一生都永远是属于父祖的,不可能与家庭分离。

如果子女以下犯上伤害了父母,哪怕就是父母打你,你躲开或者自卫,反而伤及父母,你也要被判入狱,甚至被流放,被绞刑。

中国古代法律对于不孝罪是采取加重主义的,如果你骂祖父母、父母便是绞刑,而且是重罪,在十恶之内。《清现行刑律》因废除凌迟重罪重订死刑,才由绞决改为绞监候。我们经常说的“千刀万剐”就是指凌迟,一刀一刀把身上的肉割尽,不同朝代割肉的残忍方式和工具还各不相同,这是在古代酷刑中最惨无人道的一种。这种极刑往往用于女人及子孙身上。

而且子女对父母不存在过失或者误伤误杀,只要结果是父母由子女而死(不论何种原因),子女必受极刑。清朝有一个人因为不小心推了母亲一把,导致母亲推跌毙命,这人直接被兄长活埋,而且全家族的人都要围观,之后还要对其剉尸示众。法律对于殴伤殴死父母是要处极刑的,就是刑余之尸还要再接受二次刑罚,被剉尸,也就是碎尸万段的意思。

《刑案汇览》中也有很多类似的故事:父亲让儿子斟茶,结果因茶水温度不合适,父亲当众责罚并将杯子摔碎茶水泼在地上,要棍仗儿子,儿子害怕跑到外面,父亲拿着棍子追赶,但是因为地上茶水滑到了,磕伤了后脑直接毙命。刑部以违反教令且畏惧逃跑为由,直接判儿子绞刑。

法律从来不是孤立存在的,它依存着一种社会制度和社会规范。在中国古代法律中,家族和阶级是两个最核心的概念。“齐家治国平天下”中“家本位”才是古代中国法律的真正立足点。

所谓法之大,不及伦理之大。在古代中国的法律中还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叫做“容隐”。

简单来讲就是家族有人犯罪,家人互相包庇。虽然现在也存在大量这种情况,但是古代的“容隐”是公然存在与律法之中的。虽然从国家法律讲,有罪当然是鼓励人民告发,但是伦理角度却不成立。这就要提到我们中国的法律和西方法律重要的不同,我们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儒家思想支配自古一切法典。

《论语·子路》中说“儒家自来不主张其父攘羊而子证之的办法,而提倡父为子隐,子为父隐。”而且唐以后的律法,容隐的范围更广,同居的亲属,无论是否同族,都可以援引此律,正大光明的互相包庇。

当然说到在严苛的法制之下,儿女对家族的反叛精神,古代也是有的——贾宝玉。不过《红楼梦》第一回太虚幻境的对联中就提到:“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红楼梦在一开始就已经暗示了这个虚幻的大观园中家族的悲剧,处处体现着主体的反抗精神。

贾宝玉自“抓周”开始,到后来“孽根祸胎”的种种反叛行径,使得家族悲剧命运作为一个现实的劫难,使得贾府的实权阶层极为忧虑和悲哀。在红楼梦里存在着几对明显的对立并举的概念:女儿与男子、闺阁与世道、意淫情痴与仕途经济、清爽与浊臭。贾宝玉和林黛玉身上那种对封建礼数的反叛精神,其实是一种人物对时代的主体性超越,也是一种历史的必然要求。马克思说过:“当旧制度自身相信而且也应当相信自己是合理的时候,旧制度的历史就是悲剧性的。”

/ Part 03

复仇是古代荣膺的使命和责任

最后再来看颠覆我们认知的——复仇,在古代被赋予一种神圣的任务和使命。个人的仇恨就是全族的仇恨,报仇是一种凝集群体愤怒最简单且高尚的方式。你如果有了仇家,意外一定比明天先来。

而且不仅在中国古代,在美洲印第安人会把布浸在死者的鲜血里当做纪念品;澳洲西部的土著人如果不能报家族的仇恨,会遭全村唾骂,众叛亲离;在古阿拉伯复仇的义务是高于一切义务之上的;在古代斯堪的纳维亚,如果父仇未报是不能享有任何继承权的。

而且复仇者一旦在这种集体的狂欢中开始杀人,往往会意犹未尽,不仅杀戮仇人,还会真的株连九族。巴西的印第安人、格灵人甚至屠杀仇人家族后,连牲畜都不放过。

可以看到古代的法律是不成熟的,很大程度上还只是一种宣告的手段,而不具备执行的力量。自助者天助也是古人遵从的信仰。直到后来随着国家权力的强大,才开始限制这种野蛮行径的自助。

《周礼》对古代人的复仇做了明确的规定,甚至有法定的手续,还有专门分管报仇事务的吏使。只要复仇的人在朝士处登记仇人的姓名,将仇人杀死就是无辜的。

后来复仇与国法逐渐不相容,在纪元前的一世纪中法律便开始尝试将生杀予夺的权力收归国家,但是直到西汉末年才有了明确禁止复仇的法令。

但是法与礼之冲突,法与人情之冲突根深蒂固,所以复仇主义一直深入人心,牢不可破。

/ Part 04

儒法之争,中国古代法律的迭代之路

最初秦汉的法律是法家制定的,后来在西汉以后儒法思潮的争辩逐渐消失。汉以后,儒者虽以德治为口号,但是也不排斥法治。儒家在魏晋后,渐以礼入法,君臣、父子、夫妻,纲常伦理始终大于法理。

儒家提倡的是“物之不齐,物之情也”承认差异性分配,承认阶级不同、贵族特权、良贱之分,但法家却主张平等正义,去私任公。归根到底,礼法之争本质上同一性规范和差异性规范之争。

儒家注重修身而后正己,正己后方能治人的道理。修身不是个人主义,而是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根本。

而法家完全处在对立立场,否认社会可以借德化力量来维持,真正需要的是必然之治,法之功用是禁奸,而非劝善。探讨的是一个良善不为恶的人和一个畏刑不敢为恶的人,在客观行为上并无二异,不必注意内心的差异,因此也就无需像儒家所言,用仁义教人为善。

中国古代法律更像是古代思想文化一个侧影,是由儒法之争到德治、法治的融合体现。礼法之争,理刑之辩,归根是“以儒为体,法为用”的折中调和。

为何要了解古代的法律呢,有一种关于因果论的说法我觉得很对:有A才有B,这不一定是因果关系,但是没有A就一定没有B,这才是因果关联的实质。所以没有过去,就不会有我们的今天。你不想看看你的过去真实的模样吗?

现代人总觉得“法”多数时候离自己比较远,触碰的多是非富即贵,自己安分守己即可不用去触碰那些肃杀冷峻又极为繁琐的法律条目,但其实懂得一些基本的法律知识,反而可以让我们更好更踏实地去生活和奋斗。

不用总是羡慕古人“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我们现在很多人要是重回古代,不见得活得好一岁光阴。

晚清洋务派代表人物张之洞说:“由小学入经学者,其经学可信;由经学入史学者,其史学可信;由经学、史学入理学者,其理学可信。”理性才是自由的前提和强大的羽翼。

我想只有寄托了经学大义,不断探寻真理,才能渐次还原和荡涤出历史的本真和意义。孔子不孤独,是因为500年前他可以梦见周公,司马迁不孤独,是因为400年前左丘明写了《左传》。历史,不仅仅是过去的故事,更是当下我们随时随地可以借助到的力量。

只有对中国的古代律法规范和社会秩序有所熟稔,辩证取舍,站在历史另一头回望的我们,才能丢弃那些当下的习得性无助,并对我们曾经惯之以日常的平淡倍加珍视。

【本期话题】你曾希望做一个古代人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参考书目:

瞿同祖《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

约翰·罗尔斯《正义论》

古斯塔夫.勒庞《革命心理学》

本文作者及主播简介

钰迪:国家级资深电视主持人,一级播音员,高级工程师。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专业本科,广播电视语言传播专业研究生,北京语言大学现当代文学博士。曾在三联生活周刊公众号连载24节气文章。

二、为什么现在中国要取消古代的凌迟,车裂,炮

凌迟,车裂,炮烙是非常残忍的刑法,极不人道,是封建社会的刑法 ,社会进步了,当然不能再采用这些刑法。

三、古代历史上的腰斩凌迟和斩首这么残忍是什么时候被废除的 搜

1.腰斩被雍正废止。
最后一次腰斩出在雍正十一年。
被行刑者是河南学政俞鸿图。
康熙五十一年进士,雍正十年被任命为河南学政。
学政负责一省学校教育和各种文化学术之事,举人考试也在其中。
想不到仆人欲得举子贿赂,与他的妾串通,帮助他们作弊。
俞鸿图不知情。
雍正帝派人审理俞鸿图案件,谕旨十分严厉。
开始俞鸿图否认自己有接受贿赂行为。
但其妻妾仆人承认了作弊、接受贿赂的事实。
俞鸿图不得不认罪,雍正批准对俞鸿图斩立决。
刽子手执行腰斩,犯人要想快死,必须给钱。
俞鸿图绑赴刑场时才知道是执行腰斩。
刽子手给了他一个慢死,俞鸿图上截在地上打滚,用手指蘸上身上的血在地上连续写了7个“惨”字,才慢慢痛苦地死去。
监刑官向雍正帝报告了这一惨状后,雍正帝下令废止腰斩。
2.凌迟在清末修律时被《大清现行刑律》(1910年5月15日颁布)废止。
《大清现行刑律》是清政府在《大清律例》的基础上稍加修改,作为《大清新刑律》完成前的一部过渡性法典,于1910年5月15日颁行。
其内容基本秉承旧律例,与《大清律例》相比,有如下变化:①改律名为“刑律”;②取消了六律总目,将法典各条按性质分隶30门;③对纯属民事性质的条款不再科刑;④废除了一些残酷的刑罚手段,如凌迟。
3.斩首。
始终没有废止。
网络流传1905年中国就已经明令废除斩首而采用枪决。
但没找到规定,而且斩首一直用到解放战争。
腰斩这一刑法有人认为是在清雍正来朝被废,当时雍正皇帝对俞鸿图实行腰斩的刑罚,俞鸿图被腰斩后在地上用自己的血连写七个“惨”字方自气绝身亡,雍正听说之后便觉残忍,命令废除这一刑罚。
但是根据《清自史稿·世宗本纪》及《清史编年》等史籍记载,俞鸿图因纳贿营私被诛杀,时判斩立决而并非腰斩。
而且也没有关于雍正皇帝废除腰斩的记载。
不过在那一段时期后,确实没有腰斩的记载了。
凌迟和zd斩首都是在清光绪朝被取消的。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修订法律大臣沈家本奏请删除凌迟等重刑,清廷准奏,下令将凌迟和枭首、戮尸等法“永远删除,俱改斩决”。
枭首不是民国才废除的,满清时代这些还存在。

四、光绪帝为何废除凌迟酷刑

1905年4月,伍廷芳和沈家本联奏《删除律例内重法折》,请求在旧法中删除
334条,其中重点在于“将凌迟、枭首、戮尸三项一概删除,死罪至斩决而止”。出人意料的是,慈禧没做异议,下旨准行,将凌迟“永远删除,俱改为斩决”。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版权声明:
作者:高宇
链接:https://www.gaoyublog.com/1404.html
来源:高宇故事汇-专注于分享活动线报、绿色软件和技术教程的故事网站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