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耀南为什么授予免死(王耀南的子女)

王耀南为什么授予免死,王耀南的子女

一、朱元璋称帝后铸了多少块免死铁劵,都给了谁,为何没见拿出来用

朱元璋在铸造免死铁券的时候留了个心眼,那就是在铁券上写了一行小字:最终解释权,归老朱本人所有。

这当然是个玩笑,不过也就解释了,为啥老朱颁发了那么多免死铁券,却没有人拿出来用过的原因。其实人家拿出来过,不过发行方对此不认可,你又有啥办法呢?

一、拿到免死铁券的人,基本都是武将。

朱元璋打天下的时候,最重要的帮手,当然都是武将。因为有这帮人在战场上厮杀,才有了老朱家两百多年的江山。

武将在战乱时,作用非常大。可是到了和平年代,武将不仅失去了原有的作用,反倒是成为了尾大不掉的麻烦。

由于他们都是武将出身,容易在地方上搞事情。所以朱元璋必须要照顾一下他们,也就是说如果他们搞了事情,可以免除一些罪行,这就有了免死铁券。那么朱元璋颁发的免死铁券,有多少呢?

  • 第一组、六公二十八侯。

洪武三年,朱元璋开始封赏开国功臣,其中就有这六公二十八侯。他们基本上清一色都是开国武将(李善长除外),而且都获得了铁券。

六公分别是: 韩国公李善长、魏国公徐达、曹国公李文忠、宋国公冯胜、卫国公邓愈、郑国公常茂(常遇春的儿子)。

二十八侯分别是:
汤和中山侯,唐胜宗延安侯,陆仲亨吉安侯,周德兴江夏侯,华云龙淮安侯,顾时济宁侯,耿炳文长兴侯,陈德临江侯,郭兴巩昌侯,王志六安侯,郑遇春荥阳侯,费聚平凉侯,吴良江阴侯,吴桢靖海侯。赵席南雄侯,廖永忠德庆侯,俞通源安南侯,华高广德侯,杨璟营阳侯,康茂才之子康铎蕲春侯,朱亮祖永嘉侯,傅友德颍川侯,胡美豫章侯,韩政东平侯,黄彬宜春侯,曹良臣宣宁侯,梅思祖汝南侯,陆聚河南侯。

这些人都拿到了朱元璋的免死铁券,所以就洪武三年这一批功臣统计下来,一共颁发了34份铁券。唯一一份文官铁券,给了李善长(他家有2张)。

  • 第二组、部分伯爵。

我目前查到的资料中,东莞伯何真,在洪武二十年,也获得了一张免死铁券。这哥们理所当然也是武将出身。

所以不排除后来这帮伯爵中,有部分功臣表现不错,得到了老朱的欢心,所以老朱一乐呵就给了他们一块免死铁券。30

二、免死铁券长啥样?

其实颁发铁券,并不是朱元璋第一个发明的。早在汉高帝刘邦一统天下以后,便出现了铁券。只不过刘邦所颁发的是丹书铁券,更像是勋章一样的荣誉奖章,并没有免死的作用。

到了南北朝时期,北魏孝文帝也给功臣们颁发了铁券。 这个时候的铁券就有点作用了,可以抵消一部分罪责,也可以成为家族的保护伞。

隋唐开始,颁发免死铁券基本上就成了常态了,只要是开国元勋,基本都能拿到。 所以说到了朱元璋时代,颁发铁券,基本上成为了奖赏功臣们的一种常例。

到了朱元璋时代,免死铁券就被分成了七等,按照功劳大小,所减免的罪行也是不同的。 并不是说你犯了啥罪,都能够用铁券来挡住伤害。那么铁券长啥样呢?

《明实录》里对铁券的模样,有比较准确的描述:

有言台州民钱允一吴越忠肃王镠之裔,家藏唐昭宗所赐铁券,遂遣使取之。准其式而加损益,其制如瓦,第为七等。公二等,其一高一尺,广一尺六寸五分;其一高九寸五分,广一尺六寸。侯三等,其一高九寸,广一尺五寸五分;其一高八寸五分,广一尺五寸;其一高八寸,广一
尺四寸五分。伯二等,其一高七寸五分,广一尺三寸五分;其一高六寸五分,广 一尺二寸五分。外刻历履恩数之详以记其功,中镌免罪减禄之数,以防其过。字
嵌以金为副,九十七副各二分为左右。

也就是说,免死铁券分为七个等级, 公爵的铁券有两个等级,侯爵的铁券有三个等级,伯爵的铁券有两个等级。
铁券长得跟瓦片似的,外面写着功臣的功劳,里面刻着功臣可以减免的罪责。

三、免死铁券管用吗?

其实从刚才《明实录》的记载里,我们就能发现,免死铁券上的内容,是有区别的。根据不同功臣的功劳,他们所免除的罪行也是不同的。

比如在魏国公徐达的免死铁券上,就有一段这样的记载:

朕本疏愚,皆遵前代哲王之典礼,兹与尔誓,若谋逆不宥,其余若犯死罪,尔免二死,
子免一死,以报尔功。於戏!高而不危,所以常守贵也。满而不溢,所以常守富也。尔当慎守斯言,谕及子孙,世世为国良臣,岂不伟欤?

这块铁券不仅把徐达的功劳都给写下来了,而且还写下了免死的一些具体细节。 比如说可以免除徐达两次死罪,免除徐达的儿子一次死罪。

其实仔细去查找这些铁券的内容,我们就会发现,不少人的铁券,都可以免除儿子一次死罪。这一殊荣诱惑力极大,毕竟做父亲的,总是要为自己的儿子考虑的。

但是也有一些人,因为战功还够不到档次,所以只能免除自己的死罪一次,儿子就没机会了。比如说安庆侯仇成和凤翔侯张龙,他们来的铁券只免除自己的一次死罪,儿子没机会。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免死铁券的作用,在朱元璋晚年却受到了严重的挑战。
你比如说李善长他们家,有两张免死铁券,自己可免死两次,儿子可免死一次,结果全家70多口全部被老朱给宰了。

最惨的蓝玉,手握一张免死铁券,满以为老朱不敢动他。结果老朱不仅把蓝玉剥皮实草,而且还连累了1.5万人同时被杀。

总结:是免死铁券,还是催命符?这要看老朱怎么解释了。

一时间,免死铁券,基本上成了催命符。调查下来,最初拿到34份免死铁券的家庭,很少有不遭难的。只有汤和跟华高这两家结局稍微好点。

汤和他的5个儿子,不是在战场战死,就是早逝。孙子也多是年幼夭折,所以未曾被朱元璋清算。华高更惨,直接绝后,你没后代谁跟你计较呢?毕竟有子孙才有谋反的理由。

由此可见,老朱颁发的免死铁券,最终解释权,始终掌握在老朱手里。这帮功臣们,似乎小瞧了老朱,误以为手握免死铁券,就真的可以免死,真是个笑话。

参考资料:《明史》、《明实录》

免死铁券,又称免死金牌,在文艺作品中,这可是件“威力巨大”的东西,家里有此物者即使犯了死罪,也可凭此免去一死,就连皇帝也无可奈何。例如《康熙微服私访记》“紫砂记”中,恶霸班得五仗着家里有皇太极赐下的免死金牌而横行霸道、鱼肉乡邻,康熙想要杀他也没有办法,只得派人偷偷换掉了其家中供奉的免死金牌,这才将之绳之以法。

虽然免死铁券在文艺作品中“威力巨大”,但在明朝显然不是这个情况,明太祖朱元璋洪武三年(1370年)封赏功臣时,曾赏赐了三十四面免死铁券,然而正如“引蛇出洞计谋高,免死券是催命符”所言,免死铁券非但没能保住这些功臣的性命,绝大多数功臣或其后代下场甚至很惨,能够善终的也仅仅只有两家而已。这又是为何呢?

朱元璋洪武三年大封功臣,亲赐三十四面免死铁券

《明史·舆服志四》有载,“功臣铁券:洪武二年,太祖欲封功臣,议为铁券,而未有定制。或言台州民钱允一有家藏吴越王镠唐赐铁券,遂遣使取之,因其式而损益焉”。洪武二年(1369年),朱元璋在打算封赏功臣时,便决定赐予他们免死铁券,甚至为此派人到台州钱允家里找了样本。

按照《明史·舆服志》的记载,明朝的免死铁券共分为七等:其中公爵两等,一种高一尺、宽一尺六寸五分,一种高九寸五分、宽一尺六寸;侯爵三等,一种高九寸、宽一尺五寸五分,一种高八寸五分、宽一尺五寸,一种高八寸、宽一尺四寸五分;伯爵两等,一种高七寸五分、宽一尺三寸五分,一种高六寸五分、宽一尺二寸五分。

洪武三年(1370年),朱元璋大封功臣,先后册封公爵六人、侯爵二十八人,并赏赐免死铁券,其中公爵六人,分别是李善长、徐达、李文忠、冯胜、邓愈、常茂;侯爵二十八人,分别是汤和、唐胜宗、陆仲亨、周德兴、华云龙、顾时、耿炳文、陈德、王弼、王志、郑遇春、费聚、吴良、吴桢、赵庸、廖永忠、俞通源、华高、杨璟、康铎、朱亮祖、傅友德、胡美、韩政、黄彬、曹良臣、梅思祖、陆聚。

这些免死铁券,“外刻履历、恩数之详,以记其功;中镌免罪、减禄之数,以防其过。字嵌以金。凡九十七副,各分左右,左颁功臣,右藏内府,有故则合之,以取信焉”,从而形成了一整套的运行方式。

免死铁券,可以说是朱元璋给有功之臣的最高奖赏,其最为重要的作用,便是这些功臣将来一旦犯了死罪,只要你没有丢掉丹书铁券,且在被砍掉脑袋之前拿出来,那么就可以免除一死,因此当时很多大臣削尖了脑袋都想搞到一张,但最后也只有以上三十四人。

然而,从朱元璋在位中期开始,大量功臣便开始因各种原因遭到屠戮,即使那些拥有免死铁券的功臣,也并未因此得以幸免。既然免死铁券有免死功能,为何始终没有人用呢?

免死铁券有没有用,其最终解释权在老朱家

如此多的功臣被杀,却始终没有人使用免死铁券,究其原因,主要由于免死铁券的解释权在老朱家的手里,而如果要细说,则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1、因牵连胡惟庸和蓝玉案:二十一家
。免死铁券虽然有“免死”功能,但却不是所有死刑都可免,如果你犯了谋反之罪,那么就算手里有十张免死铁券,也是没有丝毫用处的。然而,朱元璋在位期间所发生的几件大案,诛杀功臣最为严重的,无疑便是“胡惟庸案”和“蓝玉案”,而这两件案子都是谋反重案,因而一旦被牵扯进了这些案子,那么免死铁券便也就毫无用处了。三十四位持有免死铁券的功臣之中,
李善长、唐胜宗、陆仲亨、顾时之子顾敬、郑遇春、费聚、赵庸、杨璟(诈死)、朱亮祖之子朱昱、胡美、黄彬、陆聚、邓愈之子邓镇等十三家因“胡惟庸案”被牵连,常茂、傅友德(被逼死)、韩政之子韩勋、曹良臣之子曹泰、王弼等五家因“蓝玉案”被牵连,另有俞通源、梅思祖、王志三人虽然已死,但仍因“胡惟庸案”而被牵连

2、因其他重罪被诛杀者:三家
。免死铁券还有一个典型特点,那便是流传越久、作用越大,原因在于古代倡导以孝治国,对于祖先赐下的免死铁券,后世皇帝一般是不敢轻易推翻的。反之,朱元璋赐下的免死铁券,在其执政时期,作用实际十分有限,毕竟他可以赐给你,便也可以收回,完全在于他的一句话,如果在朱元璋面前仗着免死铁券胡作非为,代价必然是极为惨痛的。三十四位功臣之中,
周德兴便因儿子淫乱宫女被杀廖永忠则因僭用龙凤等违法事被杀
华云龙则因擅自居住在元朝丞相脱脱的府邸、越级享用元朝宫中的物品而在被召回途中病逝

3、直接被朱元璋赐死的:两家
。由于免死铁券是朱元璋赐下的,因此其是否有用,完全在于朱元璋本人,如果他想杀你,那么就算你有免死铁券又如何,他完全可以不承认,虽说这种做法有些无赖,但事实却又的确如此。其中最为典型的便有两家:
一是被“误杀”的永嘉侯朱亮祖父子
,朱亮祖出镇广东期间,多有不法之事,于是朱元璋便命人将朱亮祖父子逮到了南京,虽然朱元璋恨不得杀了两人,但念及其手中有免死铁券,不好直接处死,便命人用铁鞭抽打两人,最终导致朱亮祖父子被活活打死。事后,朱元璋下诏厚葬朱亮祖,并亲自写祭文,表示自己原本只是想惩戒一下,而不是故意要杀死他们。
二是被无罪赐死的冯胜
,周王朱橚乃是冯胜的女婿,朱橚本就因私自会见冯胜而被朱元璋严惩,后因太子朱标去世,朱元璋对功臣猜忌心更重,而冯胜又多次因小事而违背了朱元璋的心意,因此蓝玉被杀的当月,冯胜便被召回京师,两年后在没有任何罪行的情况下,冯胜被赐死。

4、靖难前后被杀的功臣:三家
。朱元璋去世之后,因建文帝削藩而引发的“靖难之役”,成为了功勋集团的又一次大洗牌,而在这场动乱之中,先后有两家功臣被牵扯其中。一是
中山王徐达的两个儿子
,其中三子徐增寿因在“靖难之役”中与朱棣来往密切,最终被朱允炆当场诛杀;长子徐辉祖则不仅在战争期间积极抵抗朱棣,在朱棣进入南京后更是拒不合作,被下狱后则强调自己拥有免死铁券,朱棣虽未直接杀他,却削去他的公爵和禄米,将其幽禁至死。二是
长兴侯耿炳文
,因其在“靖难之役”中曾率军对抗朱棣,虽说朱棣即位后没有过分难为他,但在朱棣登基后的第二年,耿炳文还是因为刑部尚书郑赐、都御史陈瑛的弹劾而被迫自尽。三是
江阴侯吴良之子吴高 ,因朱棣的离间计,吴高被削爵并贬到广西。

如上,在持有免死铁券的三十四位功臣之中,除蕲春侯康铎、靖海侯吴桢两人事迹没有查明之外,其余
功臣本人不被杀,子女不坐胡蓝案者寥寥无几,能免此二劫,又不因靖难而被杀者,仅仅只有信国公汤和与广德侯华高两家,其中汤和因其子、孙、曾孙三代早逝无法袭爵,直到汤和五世孙汤绍宗时才得以续封灵璧侯,仍获诰券;华高则因死后无子,免死铁券被随葬墓中。

朱元璋大封功臣时,曾赐铁券,功臣凭铁券,可免死若干次。

然而,这些拿到“免死铁券”的功臣,却大多没有真的“免死”。

这是怎么回事呢?

免死铁券

洪武二年,朱元璋想要大封功臣,经商议,准备推行“铁券”。

“铁券”,并非朱元璋“原创”,而是已有了悠久的历史。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是古代流行的特权思想。

“首创”铁券的,正是前一位以屠戮功臣著称的开国之君——刘邦。

此后,直到唐朝,“铁券”都是历代恩赏功臣的常见手段。

只不过,由于唐末五代时,朝廷颁赐铁券过滥,权威性大大降低,没有人再相信这玩意真能“免死”了,所以,宋元之时,不再颁赐了(不过,与宋对峙的辽、金仍有颁赐)。

所以,朱元璋欲作“铁券”时,“铁券”失传已久,手头上却没有模板。

最后,朱元璋通过吴越王钱镠的后人,找到了当年唐昭宗赐给钱镠的免死铁券,以此为范本,制作了大明的铁券。

朱元璋命人作了97副铁券,各分左右,左边的颁给功臣,右边的藏在内府,有事情时合到一起,以此取信。

铁券中,记录了功臣的履历,以记其功,又写明了免罪、减禄的规定,以防其过。

铁券赐给了谁

洪武三年,朱元璋大封功臣,公六人、侯二十八人,并赐铁券。

公:李善长、徐达、李文忠、冯胜、邓愈、常茂。

侯:汤和、唐胜宗、陆仲亨、周德兴、华云龙、顾时、耿炳文、陈德、郭子兴、王志、郑遇春、费聚、吴良、吴祯、赵庸、廖永忠、俞通源、华高、杨璟、康铎、朱亮祖、傅友德、胡美、韩政、黄彬、曹良臣、梅思祖、陆聚。

洪武二十五年,改制铁券,赐公傅友德,侯王弼、耿炳文、郭英以及已故的徐达、李文忠、吴杰、沐英,共八家。

铁券中,承诺了一定的免死次数。

其中,“免死”次数最多的是徐达。徐达本人可以免死三次,其子可以免死二次。

而李善长得到的承诺是:本人免死两次,子免死一次。

然而,大家都知道,拿到铁券的人,许多最后都没有真的能够“免死”。

难道朱元璋的承诺就是一纸空文吗?

空文谈不上,但朱元璋的“免死”,是有前提的。

谋逆不宥

在明代铁券中,有的铁券上有“谋逆不宥”、“除谋逆罪外”等字样,有的铁券上则没有明写。

比如,朱元璋给刘基孙子的承诺是:若非谋逆,其余杂役死罪,免一死。

然而,不论是否明写,“谋逆不宥”,都是古代免死制度的基本前提。

颁赐铁券,目的是为激励功臣继续为皇家效力,如果你触犯皇权,那就对不起了,不能免死!

所以,朱元璋要弄死功臣时,只要牵扯到谋逆之罪,那就可以不受到什么免死次数的限制了。

胡惟庸案中,陆仲亨、唐胜宗、费聚、赵庸、郑遇春、黄彬、陆聚等,“皆同时坐惟庸党死”。

后来,李善长以及“蓝玉案”中牵连的功臣,无不因“谋反”罪而被干掉。

然而,安上谋逆罪名,并不是剪除“免死”功臣的唯一方法。

积分

颁赐“铁券”后,朱元璋又发布了“铁榜”。

比如:功臣的家奴仆人犯法,功臣要马上治罪,如果你不即使治罪,“比同一死折罪”,要剥夺你“免死”一次。

又比如:如果功臣私以财物结交将领,或者抢占官民的山场、湖泊等,”初犯、再犯免死附过,三犯准免一次“,也要消耗到”免死“次数。

所以,如果功臣老是犯事,即便不是死罪,也要消耗掉”次数“,”细故“多了,也是要被干掉的。

所以,冯胜、傅友德等功臣,都因“细故”,被赐死。

直接消耗“免死”特权

有的功臣,没有留下什么谋反的把柄,也没有太多“细故”被抓,是不是就安全了呢?

不一定。

朱元璋还能找到借口,直接减少你的“免死”特权。

比如,汤和,因为屡建战功,到洪武十一年时,由侯晋升为公,可以更换铁券。

这本来是件好事。

然而,朱元璋见到汤和后,“数其常州时过失,镌之券”,把当年在常州时的过失数落出来,记录到券上,“消耗”掉他的免罪次数。

常州时的罪过,是当年创业早期的事情呀!这都过去多少年了呀!

还好,汤和运气不错,后来到底还是小心翼翼,得以善终。

不过,这也说明,不管你的铁券上说你有多少次免死次数,朱元璋要弄你时,总有办法把你的“次数”填满。

也有“铁券”能保命

当然,确实也有过靠“铁券”保命的记录。

徐达的儿子徐辉祖,在靖难之役中坚决抵抗燕王。

朱棣取胜后,徐辉祖独守父祠,绝不相迎。

朱棣让人审其罪状,徐辉祖只书写其父亲的功勋及铁券中免死的语句。

朱棣大怒,但也没有办法直接处死他,只好削爵、软禁。

此后,朱元璋所赐的铁券,又保过一些功臣后人的命。

比如,沐英的后人沐朝弼,就因罪“诏狱论死”,但因铁券的庇护,保住了他一条姓名。

当然,值得注意的是:徐辉祖的妹妹正是朱棣的皇后,沐朝弼更是世代坐镇云南,影响颇大。

铁券能保住他们,很可能是因为天子有其他顾虑,铁券,只是给了天子一个台阶罢了。

总的来说,所谓“铁券”,是天子统治天下的手段而已。

承诺“免死”,是通过给予特权地位,笼络功臣群体,巩固统治集团。

弄死“免死”者,是为了排除皇权威胁,也是为了巩固统治。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天子要臣子死时,曾经的海誓山盟,丹书铁券,都毫无意义。

朱元璋的“免死铁劵”,就像“催命符”,拿到的人,十有八九被杀,能够善终的没有几个。
谁还敢拿出来用啊?你说这要用,不就引发老朱的注意,以致惹来杀身之祸,殃及全家可大不妙。

朱元璋以布衣之身,荣登九五之尊,全靠手下一帮浴血奋战的功臣。在长达16年的战争里,很多手下为老朱丧命疆场,无福享受得天下后的荣华富贵。朱元璋刚刚当上皇帝那会,还是对这帮烈士心有歉疚,下令工部在京郊的鸡鸣山修庙祭祀。

死去的功臣要祭祀,活着的家人要厚待,朱元璋没有马虎,该上香就上香,该给官职就给官职。那么,对于活着的功臣,朱元璋也是心中挂念,只因建国初期战事颇繁,一直拖延着功臣封赏。

随着徐达北征胜利,四海之内基本平定,朱元璋开始论功行赏。老朱能得天下,从某种程度上讲,他就是采用精细化的管理。就功劳这块,老朱手里有1本账——功劳簿,详详细细记录着大小战役的胜败、斩获等数据。

他命令兵部及大都督府拟议封赏名单,由自己亲自平衡裁定封赏档次,再经中书省、礼部公告天下万民。另外,老朱还特意制作精美的《大明功臣簿》,以便让功臣们永远载入史册。

名义上的爱是不够的,朱元璋必须要给物质的爱,后者的封赏也很丰厚。
比如说岁禄,像李善长、徐达这类的【公】为3000石到5000石,像汤和、杨璟这类的【侯】有1500石。而当时,正一品的丞相、御史大夫的岁禄,仅仅是1000石以下。

功臣们还被赐给免死铁劵(丹书铁券),正面刻着相应的功绩和封赏爵禄,背面刻着免罪、减禄的条款。
在34名受封的功臣里,拿韩国公李善长来说,除非他犯下叛国谋逆的罪行,否则他可以免死2次,子免死1次。另外,朱元璋后来又追封汪广洋为忠勤伯,刘基为诚意伯。

众所周知,朱元璋最爱子孙,其次才是打天下的兄弟。太子朱标早逝后,朱元璋看看儿孙,又看看功臣们,看后者是越看越不舒服,特别是太子朱标早逝(1392年)。

道理很简单,老朱还活着的时候,作为“领头大哥”,自然手下的兄弟个个不敢闹事。老朱一旦驾崩,这些功臣们不是“叔叔”就是“伯伯”,小辈分的儿孙可不好对付。

皇帝起了杀心,免死铁劵还有用吗?没有用的,朱元璋马上就赖账,皇权和权贵的协议,随时被撕个粉碎。话说,朱元璋是历史上发免死铁劵最多的皇帝,有点历史常识的朋友都知道,他也是诛杀功臣最狠的皇帝。

早在1380年,朱元璋就以擅权枉法的罪状,诛杀胡惟庸,又杀御史大夫陈宁、御史中丞涂节等人。10年后的1390年,朱元璋又搞牵连,以胡党为题大杀功臣,76岁的李善长被赐死,家人70余人被杀。同时被杀者,还有陆仲亨等列侯多人,前前后后杀掉3万余人。太子朱标死后,朱元璋马上大兴“蓝玉党大狱”(1393年),被杀的人达到1.5万人。

胡惟庸案、蓝玉案,实际上都是朱元璋杀功臣、保皇权的政治手段,毫不念及昔日旧情。经此两案,明初的功臣们被杀的差不多,史称“元功宿将相继尽矣”。
轮到要砍头的功臣,免死铁劵也就没有用了,难道它会比皇权更重要吗?如果它真的抵命,只能是在无关皇权的事情上,相关皇权那即便是“莫须有”也是必死。

朱元璋一共铸了大约三十多块铁券,具体数字我们很难查验。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些铁券无一例外都是那些跟着朱元璋打江山后的奖励,获得这些奖励的人大多数是淮西帮将领。

这些免死铁券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这些只会打仗的淮西武将说错话、办错事而人头落地。在这其中,有些人还不仅仅只有一枚铁券,像李善长等功勋老臣起码有两个左右,这就代表着可以免死两次。

那么为什么看不到有人拿出来使用呢?并不是没人使用,而是使用后并没有发挥出原本的作用。这是为何呢?因为这种免死铁券的解释权在于皇帝,也就是朱元璋本人,朱元璋想要你死,你拿出这种免死铁券又有何用呢?

那么都有哪些人获得了这种免死铁券呢?这其中就包括朱元璋在开国三年后封赏的六个公与二十八个侯爵,其余有部分的铁券也送给了伯爵的武将,但是数量不多。

这其中六个公我们大多数都是耳熟能详的,包括赛萧何的李善长被封为韩国公,大元帅徐达被封为魏国公,李文忠被封为曹国公,冯胜被封为宋国公,邓愈被封为卫国公、常茂被封为郑国公。这里边只有常茂可能许多人并不是很清楚,常茂是常遇春的儿子,由于常遇春在战争之后突然病死,所以他的爵位便由他的儿子带领,否则以常遇春的能力绝对不在徐达之下。

其余二十八个人得到了侯爵,他们有汤和、唐胜宗、陆仲亨、周德兴、华云龙、顾时、耿炳文、陈德、郭兴、王志、郑遇春、费聚、吴良、吴桢、赵席、廖永忠、俞通源、华高、杨璟、康铎、朱亮祖、傅友德、胡美、韩政、黄彬、曹良臣、梅思祖、陆聚。

其中大家比较熟悉的获得善终的汤和被封为中山侯,为建文帝守城的老将耿炳文被封为长兴侯。那么还有一些伯爵武将的确也有得到过免死铁券,但是具体是谁史料上记载的并不是很详细,这里不做深究。

说了半天的免死铁券,这个东西到底长什么样子?朱元璋之前也有人用过吗?接下来我们详细地介绍一下。

颁发铁券可不是朱元璋的专利,因为在此之前有很多皇帝都曾打造过铁券用来赏赐有功之臣。但是最开始颁发铁券的功能可能和朱元璋有所不同,朱元璋的铁券是用来免死的,而早期的皇帝颁发的铁券多为一种对大臣的关爱,得到铁券好比得到了一个奖杯一样。

早在汉朝时期,刘邦就曾经打造过类似的铁券,但是叫法略有不同,刘邦颁发的铁券叫做丹书铁券,而且没有免死的作用。

丹书铁券也不仅仅是汉人所独有的创作,在南北朝时期,北魏的孝文帝也曾经给手下的大臣颁发过诸如此类的奖励。

在隋朝时期以及后来的李世民,都曾经给有功之臣颁发过免死铁券,并且在这之后的所有皇帝几乎都曾使用过这种奖赏制度,所以朱元璋打造这种铁券也是完全按照前朝的皇帝来办的。

但是大家不要天真地认为,只要是拥有的铁券就能免死。因为即使皇帝说话算数,也不可能免除所有的罪行。每一个人所拥有的免死铁券虽,然外表长得一样,但是里边所雕刻字的内容却是不一样的。因为,每一个人所立的战功与经历的战斗都是独一无二的,跟着朱元璋的时间长短也是不同的,所以每个人对于免死铁券的使用方法,当然也是有所区别的。

因此,根据各位臣工所立功劳的大小被封为不同的爵位后又被授予不同的免死铁券。理论上,有多少种爵位就有多少种免死铁券。就拿公侯伯三种爵位来说,每一种爵位也有几种不同的免死铁券。

以开国的武将之首徐达举例,朱元璋给他的免死铁券上边写满了徐达的战功,至于徐达的过错应该是比较少的,因为徐达本人是比较谨慎的,所以朱元璋给了徐达一家三次的免死机会。其中两次落在了徐达本人的头上,还剩一次免死则送给了徐达的儿子。

朱元璋送给徐达儿子的免死铁券则充分说明了朱元璋对待徐达的肯定程度,因为如果自己死后能保证自己的子女一生无忧则是非常大的赏赐,因此这种奖赏会极大的笼络自己的将领,很难有人拒绝这样的诱惑。

其余将领大多数都不能达到徐达这样的待遇,很多人的子女并没有获得徐达一家这样的待遇。

但是你以为有了三次免死机会就是稳了吗?答案是,不。因为古代的皇权能够主宰一切,它可以给你免死,当然更可以杀死你,其中李善长和蓝玉则代表了这一类情况。

韩国公李善长也获得了三次免死的机会,其中一张归儿子,两张归自己,但是结局怎样呢?不可谓不惨,全家老小70多口人全部被杀死,算是被株连了九族。虽然,李善长并没有谋反的证据,更不会谋反,但是皇权与相权的矛盾冲突并没有让朱元璋对这个早就退休并且假意花天酒地的老人躲过一劫。

蓝玉也是其中的一个例子,蓝玉虽然比较骄纵,但是并没有谋反的铁证,最终的结果却是更惨。不仅全家被杀,自己还被剥皮这种酷刑折磨。

难道蓝玉和李善长的免死铁券还比谁少吗?不都被朱元璋杀死?难道他们临死前不想着依靠免死铁券获救吗?恐怕不是,而是他们明白,即使拿出免死铁券最终也难逃朱元璋的杀戮。

所谓的“免死铁劵”虽然有实物存在,但实际上只是类似于酒桌上说的一句空话,没见到有人拿出来用是正常现象,见到有人拿出来用才是不正常现象。

“免死铁劵”

明朝开国之初,朱元璋大赐封赏开国功臣,总共封了六个公爵,二十八个侯爵,十八个伯爵,公爵的爵位最高,其次是侯爵,再其次是伯爵。

朱元璋觉得赏赐田地,赏赐钱粮,不足以显示出他对开国功臣的看重,那怎么样才能够显示出他对开国功臣的看重呢?很简单,让开国功臣成为特殊群体。

当时的开国功臣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特殊群体,但要彻底成为特殊群体,有着一条隐形的障碍,那就是法律,只有突破到法律之外,才能够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特殊群体。

如果仅仅是颁发一道命令,说不定有人会不相信,但是如果有实物,人必定会相信,而这个实物就是“免死铁劵”。

免死铁卷这个东西起自汉高祖刘邦时期,在此之后各朝各代制作免死铁劵的皇帝少之又少,可以说是几乎没有。

也因此朱元璋与众多大臣仅仅只是知道有免死铁劵这个东西存在,却不知道免死铁劵到底长什么样子。

多亏翰林院学士危素从民间得知唐朝大将钱镠曾经得到过免死铁劵,说不定他的后代现在还收藏着他当年得到的免死铁劵,毕竟这是家族荣誉的象征。

朱元璋命令各地官吏寻找钱镠后代,皇帝的命令就是好使,虽然唐朝距离明朝已经过去了将近五百年,但是依旧寻找到了钱镠的十五世孙钱尚德。

而钱尚德果真收藏着先祖钱镠的免死铁劵。

免死铁劵护送到京城,朱元璋与众多大臣一块观赏这个历经四百多年,象征着钱氏家族无限荣光的免死铁劵。

钱氏家族的那个免死铁劵造型如同瓦片一般,表面刻着钱镠的功劳,底下则刻着钱镠的免死次数与其子孙的免死次数。

免死铁劵虽然说是用铁制造成的,但是其质地却如同绿玉一般,每一个字都是用金子填刻而成,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朱元璋按照钱氏家族的免死铁劵造型,制造了明朝的免死铁劵。

免死铁劵总共分为七个等级,公爵的铁卷分为两个等级,侯爵的铁卷分为三个等级,伯爵的铁卷分为两个等级,铁卷的等级不同,造型也不同:

公爵铁券一等高一尺,宽一尺六寸五分;二等高九寸五分,宽一尺六寸。

侯爵铁券一等高九寸,宽一尺五寸五分;二等高八寸五分,宽一尺五寸;三等高八寸,宽一尺四寸五分。

伯爵铁券一等高七寸五分,宽一尺三寸五分;二等高七寸,宽一尺二寸五分。

虽然伯爵铁卷与公爵铁卷、侯爵铁卷一样,拥有等级,但是朱元璋赐出去的三十四个免死铁劵,拥有者全部都是公爵与侯爵,没有一位伯爵,分别是:

李善长、徐达、李文忠、冯胜、邓愈、常茂、汤和、唐胜宗、陆仲亨、周德兴、华云龙、顾时、耿炳文、陈德、王弼、王志、郑遇春、费聚、吴良、吴桢、赵庸、廖永忠、俞通源、华高、杨璟、康铎、朱亮祖、傅友德、胡美、韩政、黄彬、曹良臣、梅思祖、陆聚。

得到免死铁劵的开国功臣欣喜若狂,将免死铁劵放在家中最显眼的位置,每逢有客人来,都得需要炫耀上一会,就如同有两条性命一样。

作死

朱元璋在发放免死铁劵之前,根本没有想到发放免死铁劵之后所发生的一切,如果知道这一切,朱元璋肯定不会发放免死铁劵。

开国功臣一个个仗着有免死铁劵,目无王法。杀害百姓,强奸妇女,成了开国功臣随时能做的事情。

有个别过分的,甚至敢杀害朝廷基层官吏,但这还不是最过分的,最过分的是公然挑战朝廷的权威,公然挑战朱元璋。

在没有经过朱元璋允许的情况下,私自调动军队为自己建造与皇帝相同规格的房子,与皇帝相同规格的家具。

开国功臣明摆着犯法,开国功臣的朋友亲戚肯定也会照葫芦画瓢,仗着有开国功臣撑腰,也明摆着犯法。

就连谨慎的汤和的姑父都隐瞒田地,不肯纳税,其他人横行乡里是常规操作,有个别的甚至敢辱骂朝廷官员。

一切都已经乱了套,发放免死铁劵的朱元璋想要收回来,但是又不能收,皇帝是九五之尊,说的话一言九鼎,怎么能够收回来呢?但不收回来又不行。

他们有免死铁劵,只要不犯下谋逆大罪,任何人都奈何不了他们,那到底该怎么办呢?

这时的朱元璋敏锐的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帮骄兵悍将在自己活着的时候都已经敢目无王法,等到自己驾鹤西去,是否会服从自己的后人,谁又能保证他们服从自己的后人。

到这时,朱元璋动了杀心。

没用的“废卷”

拥有免死铁劵沾沾自喜的开国功臣,怎么想都没有想到,他们一直引以为傲的免死铁劵,在朱元璋看来就是一个笑话,想杀他们,有没有免死铁劵都一样。

免死铁劵虽然能够免除一切致死的罪名,但是却有一条致死的罪名,不能够免,那就是谋逆,只要给他们安排上谋逆的罪名,就算他们有上百张免死铁劵,都不管用。

朱元璋先后给胡惟庸、蓝玉安排上谋逆的罪名,然后以胡惟庸、蓝玉为主体,扩展开来,不断的杀戮开国功臣。

今天抓一个人到监狱里打一顿,逼迫这个人说出另一个人的名字,又将另一个人抓到监狱里打一顿,逼迫另一个人说出另另一个人的名字,不断循环。

胡惟庸案、蓝玉案前前后后总共杀了将近三万人,这三万人当中有一部分就是拥有免死铁劵的开国功臣,但是由于牵扯到了谋逆案,不管有没有免死铁劵,一律处死。

《明史》记载:功臣尽矣。

其中最悲惨的当属李善长,明明是明朝开国第一文臣,活了七十六岁,结果到头来落得个诛连三族,全家上下七十多口人被斩首的下场。

不过幸运的是,他的儿子李祺由于娶的是公主,得以生存,不至于李家绝种。

在拥有免死铁劵被杀的开国工程当中,有一个人是例外,这个人就是永嘉侯朱亮祖。

朱亮祖与其他的开国功臣一样,跟恶霸无异,但是朱亮祖受封的地区广州,有一个叫道同的县令。

道同是一个比较正义的人,看不惯朱亮祖的行为,屡次与朱亮祖作对,结果被朱亮祖采用恶人先告状的方法,惨死于朱元璋之手。

朱元璋得知自己被朱亮祖蒙骗,当即将朱亮祖父子抓到京城。朱亮祖原本以为朱元璋会放过他们父子,毕竟死的只是一个县令,不曾想朱元璋竟然当廷用鞭子将他们父子抽死。

对于这件事情,朱元璋给出的解释是一不小心就将他们抽死了,没有想到他们这么不耐抽。

朱元璋作为免死铁劵的发行者,所有的解释权都在他的手中,再加上他是皇帝,其实开国功臣只需要仔细一想,就能够想明白,所谓的免死铁卷,说实在点就是一张废卷,有没有都一样,除非自己真的有两条性命。

结语

不知道朱元璋在屠杀开国功臣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那就是会不会在历史上留下骂名。朱元璋由于屠杀开国功臣,在历史上留下了残暴的名声,甚至有个别不道德的说朱元璋脑子有问题。不管朱元璋脑子有没有问题,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朱元璋是一个好父亲,好爷爷,为了后代,倾尽自己所能。

所谓的免死铁卷,也叫 丹书铁券
。最早是汉高祖刘邦搞出来的,那个时候叫“丹书铁契”。当时更多的是一种荣誉象征和特权凭证,记录了功勋臣子的功劳和能享受到的各种待遇,也是爵位传承下去的一种书面认可。因为是用丹砂写在铁板上,所以亦有长长久久的意味在。

“丹书铁券”一开始并没有明确提到有免死这个功效,从历史文献中能够考证到出现免死特权的“丹书铁券”,大概是在魏晋南北朝时期。隋唐时期,“丹书铁券”风靡一时,皇帝赏赐得很多,甚至很多大臣会主动开口要。

丹书铁券

明代洪武时期的“丹书铁券”,其实就是仿唐制的。
当时是明太祖朱元璋也想给自己的功臣们搞这一套,却没见过“丹书铁券”的实物,后来听说唐昭宗赏赐给彭城郡王的那块还存世,便从其后人那借来仿制。

朱元璋称帝后,大概发出去三十多块丹书铁券,主要是那帮国公和侯爵,辅以少量伯爵,基本上都是以军功为主。
比如我们熟悉的明初功勋李善长,徐达,邓愈,冯胜,李文忠,常茂,汤和,耿炳文等等。

明代皇帝出巡

每种爵位对应不同等级的“丹书铁券”,发出去的时间大概集中在洪武三年到洪武五年,后面也有少量赏赐。同时,不同等级的“丹书铁卷”,可以免除的罪责也是不同的。就单说免死的等级,有的只能让自己免死,有的能够让自己和一个儿子免死。

明代官方是承认“丹书铁券”有免死功能的,但谋逆罪除外,并且最终解释权归皇帝所有。
但我们可以想一想,洪武年间的大案要案,特别是那些株连甚广的案子,比如“胡惟庸案”,“蓝玉案”,都是动辄牵连几千上万人的,哪个不是扣上了谋反的罪名?

南京明故宫遗址

朱元璋是军阀出身,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怎么做皇帝。而朱元璋本人对于行政架构的规划建设,权力的平衡制约,是有相当深刻的认识。老朱在世的时候,这些跟着朱元璋打天下的老哥们,甚至“勋二代们”敢造反,这无疑是个笑话。
如果纵观整个明代,世族勋贵和文武大臣因为造反被杀的,其实都是差不多的套路,基本上都是因为涉及到了朝中平衡和远期的政治规划,扣上谋逆的帽子,株连一批人下马。

所以在洪武年间,即便有所谓的“丹书铁券”,朱元璋想要动一个人,有的是办法。原因分析下来,就这么几点。

朱元璋

1.朝中的功勋世族在王朝建立后,贪赃枉法,作奸犯科,使得向来崇尚严典治国的朱元璋无法容忍;

2.明初功勋世族,牢牢掌控着大明的军权,成为既得利益集团,是朱元璋政治制度改革的绊脚石;

3.朱元璋为子孙后代计,要削弱乃至消除这批功勋集团,使得皇权的交替能够平稳过渡。

这么看来就很简单明了,一批功勋是做事太张扬,一批功勋是要权不肯放,一批功勋是敢于挑战皇权。

明代官员

你可以去仔细比较每个有丹书铁券的功勋之家是如何消亡的,很容易就对号入座。光光是“胡惟庸案”和“蓝玉案”扣的谋反帽子所牵扯的拥有丹书铁券的功勋世族,就达到了二十家,其他的要么是因小事被追责,要么就是朱棣后来帮老父亲动的手。

朱元璋这个人是非常懂造势的。
一般在出手之前,往往会做足舆论。比如他曾经屡次斥责那些违法乱纪的功勋子弟,比如他特意颁布了“丹书铁券”的补充条卷,来弥补免死的逻辑漏洞。即便是粗暴地要直接弄死一个人,也是拿出对方各种违法事实依据,说是因为惩戒的时候失手弄死的,没打算真弄死,不算违背“丹书铁券”的初衷。

朱元璋 画

这么看来,如果你是明初的功勋,手里有“丹书铁券”,你还敢指着拿它去救命?低调,低调再低调,尽量不惹皇帝的注意,这才是最靠谱的保命法则。

一家之言,聊以解闷。

朝史暮想,独家原创。

那就是收拢人心的,其实屁用没有。最终解释权在皇帝那,想杀你随便都可以,比如收回免死金牌,多给你定几条死罪,办法多的是

一收到丹书铁券,立马回家计划造反就对了。

古代只要不是末世王朝,中前期发丹书铁券的,都是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奖的了,官位权力达到极致的大臣才有这个待遇。

对于赏无可赏的功臣,让他们去死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你赏他们什么都不会让他们满意,也不会对你感恩戴德。

只有把他们干掉了,提拔下面的人,才会感激你。

朱元璋称帝后对功臣是大肆封赏,给爵位给金钱,最重要的还给了免死铁劵,这玩意可是能抵消死罪的,还真是护身符啊,不过讽刺的是,得到免死铁劵的功臣都被朱元璋给灭了,免死铁劵起不到一点作用!

免死铁劵开始是汉朝刘邦颁发的,只不过刘邦所颁发的是丹书铁券,更像是勋章一样的荣誉奖章,并没有免死的作用。到了南北朝孝文帝给功臣颁发铁劵时,这铁劵还有点作用,能抵消一部分罪责,也可以成为家族的保护伞。到了隋唐颁发铁劵就变得很平常了,是皇帝给功臣的一种奖赏。朱元璋建国后封赏功臣,封了六个公爵和二十八个侯爵,这些人朱元璋都给了免死铁劵。公爵分别是李善长、徐达、李文忠、冯胜、邓愈、常茂;侯爵二十八人,分别是汤和、唐胜宗、陆仲亨、周德兴、华云龙、顾时、耿炳文、陈德、王弼、王志、郑遇春、费聚、吴良、吴桢、赵庸、廖永忠、俞通源、华高、杨璟、康铎、朱亮祖、傅友德、胡美、韩政、黄彬、曹良臣、梅思祖、陆聚。铁劵像瓦片一样,上面写了功臣们的功劳,后面就是写着相应能抵消的罪责,当然最高的就是免死几次,不但自己免死,儿子也可以免死一次。按照功劳的大小,铁劵也分七个等级,不同的等级对应抵消不同大小的罪责!

我们知道朱元璋当皇帝时,他手下的功臣都被他几乎杀个精光了,这免死铁劵不是可以免死吗,怎么最后还是被杀了呢?因为免死铁劵有没有用,最终的解释权在朱元璋手里,他说你有用就有用,他说没用一百张铁劵也保不住你的命,这就是帝皇的权威!比如胡惟庸谋反案件,朱元璋就杀了不少的功臣,明朝开国第一功臣韩国公李善长,他做过丞相,可牵涉到胡惟庸案件中,一家70多口人全部被杀,他的免死铁劵可以免死他两次和免死儿子一次,可最后还是没起作用,该杀的还是要杀,这是朱元璋一定要他死,什么铁劵都没用!很能打仗的蓝玉也有免死一次的铁劵,结果也被朱元璋找个理由干掉了!反正朱元璋颁发给铁劵的功臣几乎都被杀了,这免死铁劵可不是保命符啊,明明就是催命符啊,早知道怎么也不会要了!很多功臣被抓时都拿出了免死铁劵,但朱元璋不认,本来这个东西就是我给的,我说它没用就没用,你能跟皇帝争论吗?显然就是朱元璋赖账啊,你真拿朱元璋没办法!

也就只有汤和广德侯逃脱了被杀的命运,他们是有免死铁劵,他们不死是因为朱元璋不杀他们,汤和早早交出军权退休回家,朱元璋没理由去杀这个发小。广德侯华高没有后代,杀不杀他无所谓了!

二、5次重伤8次被贬,22岁获免死金牌,王耀南是谁

王耀南出生于1911年的江西省一个专门制造鞭炮的村子里,他从小就跟着家人接触火药的研发,学会了一系列的流程,为他后来投身革命事业造就了坚实的基础。这脾气也和火药越来越像,一点就着。1927年就参加了革命,成为爆破队的副队长,表现很出色。三年之后正式加入了共产党,成为党中的一份子,胆大有冲劲,在战场上完全就是不要命,队长是如此模样,手下队员也更是放开胆子往上冲,只有敌人怕他们的份,许多历史上有名的战役中,都有他的身影出现,抗日战争、抗美援朝等。只要祖国需要,他绝不退缩。小伤不断,还接连受过五次重伤,一次比一次凶险。但王耀南的脾气实在是太差,为人处世更是直来直往,不带一点回旋,无意之中就会得罪很多人,多次因为脾气被贬职,他仍是改不了自己的性格。有能力的人或许有让身边人隐忍的理由,但身为普通人的我们脾气太过暴躁,是会成为本就不顺利的人生路上更深的阻碍,旁人也没有义务忍受你不是吗。免死金牌其实是红军二等红星奖章,能获得红星奖章都是为革命事业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人,众多革命军中也只有几十人才能荣获,有付出当然有奖励,这红星奖章就和古时候的免死金牌一个作用。不过有奖章的人怎么会允许自己犯错,当年的英雄们一心全扑在国家建设上,王耀南去世之前还想着要为祖国做出最后的贡献,写下遗书,决定捐献遗体为医学研究。到底是时代造就人,还是人造就时代,现在的生活水平全面提升,可人却没有满足反而越来越浮躁,希望能一起吃苦的人,享福时也不要松手。

三、明朝蓝玉案拥有免死金牌的傅友德跟冯胜为何没有幸免

朱元璋为何要杀他们?我觉得还是人心。
冯胜死于洪武二十八年冯胜也是个帅才,可惜也贪财。
常遇春死后,逢大军出征,一般都是徐达居中,李文忠、冯胜居左右。
徐达打败于王保保之役,李文忠的右路军亦败北,唯独冯胜所将大胜,可见其能力。
冯胜每逢战胜,往往夺取财物妇女私匿。
前文说到,朱元璋治军以严,因此对冯胜极为不满,切责之,不赏,但往往因功大而免其罪,并多次罢兵权,又多次复兵权。
徐达、李文忠死后,军事上不得不更多倚仗冯胜。
朱元璋晚年猜忌很多,按太祖晚年国家功勋最着的八名大臣中,冯胜功居第三。
而其人品,如前述是颇为朱元璋忌讳的。
终于在蓝玉案爆发时,冯胜坐镇西南,当地公侯皆听其调遣。
蓝玉案爆发后,朱元璋叫回冯胜,不久赐死。
再说傅友德自己却将把柄和被杀的由头送给了朱元璋,他在和定远侯王弼一起喝闷酒的时候被王弼蛊惑:蓝玉诛,友德以功多内惧。
定远侯王弼谓友德:’上春秋高,行且旦夕尽我辈,我辈当合纵连横。
‘《石匮书》如果是徐达听见这样的话,只会做一件事,那就是马上拔剑砍死王弼,然后赶紧找朱元璋汇报并请罪,但傅友德并没有这么做,显然他也认可王弼的话语,不管是因为”蓝玉案”让傅友德害怕,觉得朝不保夕,还是傅友德不甘心从军中被调回,总之,傅友德对朱元璋是相当不满的,因此,没有第一时间向朱元璋请罪,结果这事是被锦衣卫汇报给了朱元璋,那么事就大了。
所以这就是他为什么主要死得原因了。
所以终究还是抵不过人心啊。
傅友德对朱元璋是相当不满的,因此,没有第一时间向朱元璋请罪,结果这事是被锦衣卫汇报给了朱元璋,那么事就大了。
所以这就是他为什么主要死得原因了。
有所谓“丹书铁券”,是指古代帝王颁授给功臣、重臣的一种特权凭证,又称“丹书铁契”,亦即民间叙事中所说的“免死牌”、“免死金牌”,颁授“丹书铁券”的制度最早始于汉高祖刘邦。
到了明代,铁券制度进一步完善,明太祖朱元璋从法律上规范了“丹书铁券”的颁授对象,仅限于立有军功,被封为公、侯、伯的勋臣。
明代金书铁券分为七等,其中公爵分为二等,侯爵分为三等,伯爵分为二等。
各等铁券大小不一,最大的公爵一等铁券高一尺,宽一尺六寸五分。
其他各等铁券大体是每等在高和宽两方面都递减五分。
最小的伯爵二等铁券高七寸,宽一尺二寸五分。
所有的铁券都是一式两件,一件授予获赐者,另一件藏于内府。
在需要查验时,只要将它们放在一起,便可真伪立辨。
洪武三年(1370年),朱元璋大封功臣。
李善长、徐达、李文忠等34人获公爵、侯爵封号,并被赐予“金书铁券”。
明成祖朱棣即位时,帮助他夺取皇位的“靖难”功臣邱福等26人也都被赐予铁券。
明末,崇祯皇帝还曾给大宦官魏忠贤的侄子魏良卿颁赐铁券。
因为他们的能力太强大,在军队中威望很高,朱元璋忌惮他们的势力,所以想法设法的杀死他们,尽管有免死金牌,也没啥用,所以他们没有幸免。
拥有免死金牌的傅友德跟冯胜,就是太嚣张,什么 都不在乎,以至于后来朱元璋对他俩忍无可忍。

四、王耀南将军子女简介

王耀南(1911年~1984年),男,江西萍乡人。1911年冬,王耀南出生在江西上栗一个手工业鞭炮世家,少时家贫,随父到安源煤矿做童工,1923年参加安源第一个儿童团,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参加革命,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革命战争年代,王耀南身经百战,五次负伤,战功卓著。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版权声明:
作者:高宇
链接:https://www.gaoyublog.com/1373.html
来源:高宇故事汇-专注于分享活动线报、绿色软件和技术教程的故事网站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