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妇是怎么(为什么慰安妇)

慰安妇是怎么,为什么慰安妇

一、慰安妇是什么意思

慰安妇(Comfort
woman),指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日本政府及其军队为顺利实施并完成侵略亚洲的战争而推行的一种军队性奴隶制度[1],中韩历史学者认为主要是通过诱骗和强迫。大部分慰安妇来自中国、朝鲜半岛、日本本土、日据台湾,也有许多琉球、东南亚、荷兰等地的女性,其中在日本本土召集的慰安妇又被称为女子挺身队。
1996年联合国曾就日军慰安妇问题出台报告,将慰安妇制度认定为性奴隶制度。[2]2012年7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指示美国所有文件和声明禁用按日语直译的“慰安妇”一词,将其改为“被强迫的性奴”,以此要求日本正视二战期间的性暴行。此后,韩国政府也表示考虑采用类似称呼取代“慰安妇”。2012年12月6日,中国历史学者在举行的《南京大屠杀全史》出版发布会上提出,应将日军在侵华战争中强征的中国、朝鲜(二战期间朝鲜属于日本的一部分)等国的“慰安妇”改称为“性奴隶”。2015年12月1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分馆——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正式开馆,对公众开放。[3]2015年12月2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慰安妇问题向韩国道歉。
2016年5月31日,来自中国、韩国等11个国家和地区的民间组织再次发起“慰安妇”资料申请“世界记忆名录”遗产登记。2017年,中国关于慰安妇的线下的电影《二十二》上映。[4]

二、慰安妇你听过那么慰安夫呢

二战后的日本,为美国大兵征集日本年轻女性做慰安妇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是为美国女兵在日本征集年轻男性做慰安夫的事,却很少被人提起。
一方面是,慰安妇的命运比较悲惨,另一方面是,数量没有慰安妇多。

在美国,推崇男女平等,美国军队认为那些为国家在战场上拼命的女性一样拥有享受胜利的权利。
既然男大兵可以有慰安妇,那女大兵也可以有慰安夫了。
况且相对于命运悲惨的日本慰安妇,慰安夫们的待遇还是很不错。

慰安夫们的工作清闲,还可以得到酬劳,日工资3美元。
还会得到一些食物,比如牛肉、黄油、奶酪等。

如果感兴趣可以去看由日本昭和研究所编著、日本仙台大学教授百濑孝监修的《知道战后的日本吗? ——占领军对日本的统治和教化》所著的书。

三、慰安妇是怎么来的

答:二战中所谓的慰安妇是一段黑暗而且常常被忽视的历史。最早始于1932年,日本军队开始强征妇女大多数是韩国人来为新设立的慰安所工作。妇女们有了工作,但她们不知道的是,这些慰安所其实就是日本军队的妓院。到最后,大约有200,000名妇女被送往军队当做慰安妇。据估计,其中只有25。30%的妇女在饱受折磨中得以幸存。连11岁的小女孩每天也要被迫为50-100个来自各处的士兵服务。如果她们拒绝的话,就会遭受一连串的殴打。虽然日本政府做了口头道歉,但他们大部分都拒绝为还幸存着的慰安妇和她们的家人赔偿因战争带来的损失。截止2014年,只有55名已知的慰安妇还活着。

四、看二十二之前这些背景应该要知道

电影《二十二》整体节奏缓慢、松散,尽管片中没有勾画出任何的情节起伏,但在播映过程中,还是能不断听到影厅中传来啜泣的声音。

实话说,这部影片气氛很沉重。

但是在看片的过程中,我会时不时地走神,开始从自己之前了解到的“慰安妇问题”相关的知识里,尝试着理解一个问题:

这些慰安妇问题的受害者们,到底在追求什么?等待什么?

或者说,如果我们把她们的行为理解为一种斗争的话,那么,她们在为何而战呢?

1. 「慰安妇制度」是如何产生的?

慰安妇的出现,其实来源于日本在战前的「公娼制度」。

日本近代的公娼制度,源于1900年颁布的《娼妓取缔规则》。
在这部法案中,日本政府原则上同意了「政府注册娼妓」的存在。
从事卖淫活动的娼妓,需要在所在地警察局进行登记,获得营业许可后方可营业。

日本对中国的侵略,首先开始于策动「伪满洲国」的建立(1932年),以及在九一八事变(1931年)之后,关东军对东北三省的占领。
在九一八事变之后,日军又在上海的国际租界里策动了一二八事变,与十九路军在闸北首先展开激战。
1932年3月20日,国民政府与日本政府开始停战谈判,之后签订《淞沪停战协定》。
而日本也就此获得了在上海驻军的借口,将大批海军及海军陆战队送入上海。

随着日本在华驻军数量的增多,为了安抚军心,解决在中国驻扎的军官们的性需求,日本军方便仿照在日治朝鲜半岛上的做法,于中国的上海、长春、沈阳等地设立了「慰安所」,并且在东北(包括伪满洲国)开始推行与日本本土类似的「公娼制度」。

这一时期的慰安所中的「慰安妇」,绝大部分来自于自日本本土和朝鲜半岛上募集来的年轻女性,其中也有一小部分来自于妇女拐卖等等犯罪行为。

但是,在1937年日军全面侵华开始之后,日本在华作战的军队迅速扩充到了接近300万人的规模。
随着战事的不断深入,在中国各地驻军的日军也逐渐分散。
在这样的情况下,日军大本营许可了各地驻军自行设立「慰安所」的要求。
于是,中国各地的慰安所就开始大规模地出现。

在所有的慰安所中,位于武汉积庆里的慰安所,是日本占领区内最大规模的一处。
1938年武汉会战之后,日军多只军队将军部设置于武汉,因此在此地配属的军官数量剧增,也就催生了这个最大的慰安所的出现。
在鼎盛时期,积庆里慰安所中来自日本的慰安妇多达130名,来自朝鲜的慰安妇为150名。

然而在一些交通偏远的地区,日军驻扎军队是无法建立起这样规模的慰安所的。
为了解决性需求,大部分连级以上的作战部队,都分别在驻扎地附近设立了大大小小的临时慰安所。

2. 「慰安妇制度」建立的目的何在?

在1932-1938年的这一阶段里,慰安妇制度的设定,主要目的是为高级军官服务。
由于高级军官人数不多,而且普遍受过一定教育,所以在慰安妇的人选上,日军倾向于选择通晓日语的日本籍和朝鲜籍女子。

但是在进入1939年之后,随着侵华战争的加剧,日军的卫生防疫部门发现有一些士兵在与私娼的交易中,染上了性病。
性病一旦在军队中蔓延开,将严重影响部队的作战能力。
对军队士兵的性行为进行管理,对日本军部来说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同时,侵华日军士兵这一时期里,也频频出现对占领区平民的抢劫、强奸、杀害的犯罪行为。
而随着这样的行为增多,在日军占领区内老百姓对日军的仇恨也与日俱增,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地下抵抗运动和游击队组织。
为了笼络占领区的民心,减少游击队的活动,日本占领军也提出应当对士兵的强奸等行为进行管束。

就这样,在大本营的授意之下,慰安妇制度在日本的陆军、海军中得到了彻底的执行。
日本军方希望通过设立部队慰安所,能够对士兵和军官的性行为进行集中的管理;同时,军方也希望慰安所的设立,可以解决军队的性需求问题,减少军队在占领区进行的强奸等行为的出现。

但是,这一切仅仅是军部的一厢情愿而已。

「慰安所」有三种不同的形式,被分别命名为:

「军部直营慰安所」:设立于各大城市,以服务中上级军官为目的;经营业务由军部直接指导,有军医定期进行性病检查和卫生消毒。

「军队专用慰安所」:由汉奸组织与日军联合建立,由汉奸组织负责运营,同样有军医进行性病检查,并由宪兵管理纪律。

「临时慰安所」:由各作战部队临时设立,没有运营,性病检查、纪律管理一律没有。
虽然被冠名为「慰安所」,但其实与军队轮奸没有区别。

在《二十二》这部电影中,大家可以看到分别属于这三种不同级别慰安所的受害女性们:

被拐卖至武汉,最终在孝感定居的毛银梅(朴车顺),就是来自第一种「直营慰安所」中的汉口日军慰安所。

在海南岛参加红色娘子军,最终被不幸抓获的林爱兰,来自第二种「专用慰安所」。

而片中出现人数最多的,来自山西盂县的多位受害女性,大多来自第三种「临时慰安所」。

为什么要对慰安所进行区别呢?

在战后对日本战犯进行战争犯罪审判时,由于慰安所组成方式不同,是否被列为「战争犯罪」的标准也不相同。

对军部直营慰安所来说,因为其组织运营都由军部直接进行,因此毫无疑问,它被列为日本战争犯罪的证据。

对军队专用慰安所来说,日本军方辩称这是由中国的亲日(汉奸)组织发起的慰安所,与日军没有直接关系,所以在是否能够成为证据上具有争议。

对临时慰安所来说,其数量和形式在军方记录上都没有留下详细的记录,甚至连数量和受害人数都无法弄清,因此也无法作为证据提出。

3. 「慰安妇制度」是否真的达到了军方的目的?

根据日本政府的调查,战争期间在日军的占领区内,总共设立了约400个慰安所(仅包括军队直营和军队专用慰安所)。
其中,中国北部100个,中国中部140个,中国南部40个,东南亚100个,库页岛地区10个,几内亚地区10个。

在第二部分中,我为大家解释了日本军部设立「慰安妇制度」的原因。
然而在实际执行上,慰安妇制度丝毫没能改变日军的野兽本性。

首先,在直营和专用慰安所中,每次与慰安妇发生性行为,军人都需要交纳一定数量的「军票」。

「军票」,可以理解为流通于军队系统和军队占领区之内的一种货币,由军方发行,按月如同工资的形式发放给作战军队。
但是在这些直营和专用的慰安所中,由于获得慰安妇的成本较高,所以收费相当昂贵,并不是普通士兵可以负担得起的。

另外,随着中国大陆的战事逐渐胶着化,大部分日军部队的驻外作战时间拉长,而且频繁要对游击队活跃地区进行清缴作战。
在这样的情况下,士兵们前往大中城市的慰安所的机会更加稀少。

一方面缺乏足够的资金,另一方面也没有宽裕的时间,于是「慰安妇制度」根本无法满足大多数下层士兵的需求。
直接的证明是,尽管慰安妇制度在1941年之后完全确立,但日军在中国大陆进行强奸、轮奸数量并未因此减少。

4. 慰安妇与慰安妇,也有着本质的区别

如果我们把在中国的慰安妇进行一下区分的话,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来自日本本土,之前是公娼,大部分为自愿加入的慰安妇;

第二类:来自朝鲜半岛,大部分没有性经验,年轻;

第三类:从中国各地强掳而来,大部分在小规模慰安所或临时慰安所。

对于第一类慰安妇来说,她们在来到中国的慰安所前就已经是娼妇,而且与军方签订有「劳动合同」。
所以基本上在1-2年的合同期满后,她们就会被军方送回日本本土。

而这类慰安妇,也往往被日本右翼拿来「以点概面」地宣称「慰安妇都是自愿加入的」。
事实上,自愿成为慰安妇的女性,只是日本慰安妇中的一部分 —— 即使在日本慰安妇中,也有一些是人口贩子拐卖来的女孩。

对于第二类慰安妇来说,她们中大部分完全没有被释放的可能:她们原本就是被人贩子拐卖给军队的。
事实上,这些来自朝鲜半岛的慰安妇,除了一小部分在战后回到了朝鲜半岛之外,还有若干名朝鲜慰安妇选择了在中国安家,其余大部分都死在了慰安所中。

对于第三类慰安妇,她们的遭遇相当复杂。
一些具有抗日游击队背景的女性,往往具有同时被严刑拷打和强制慰安的经历,其中大多数都受尽折磨死在了慰安所中;而在大中城市的慰安所中的中国女性,会以数月为单位进行「更换」,释放先前的慰安妇,再强制征召一批进入慰安所;至于那些在「临时慰安所」受辱的女性,由于日军运动作战的原因,大多会在几天或几周之内遭受非人的性虐,之后日军便直接转移,将她们还留在原来的村里。

而深受「慰安妇制度」折磨之苦的受害者们,几乎全部来自于第二类和第三类慰安妇。

5. 日本政府是否向慰安妇进行过谢罪?

答案是肯定的。
但这条路是非常艰辛的。

在日本宣布投降后,以美军为首的占领军迅速展开了对日本军队战争犯罪的调查。
然而,在这段时间里,日本以「日本公娼制度」为挡箭牌,宣称这些慰安所的设立,都是符合本国法律的合法经营行为。
同时,在战后大多数慰安妇制度受害者,不具有足够的勇气站出来进行指证,所以日军的慰安妇问题,被长久地隐藏在了水面之下。

1970年,日本的女权运动家田中美津,首先在她的著述中提到了「从军慰安妇」一词。

1973年,出生于中国大连的日本作家千田夏光,发表了《从军慰安妇》一书,并在书中提出日本曾在战争中强行掳走了20万朝鲜女性,其中有5-7万被充当慰安妇。
然而,此书被日本右翼大肆抵制,宣称书中的数据没有根据。

1977年,作家吉田清治开始在朝日新闻上发表一系列关于慰安妇的证言,涉及到了对朝鲜女性的绑架等等细节。
但是他的这些证词,之后同样遭到了右翼的猛烈质疑,甚至对他的身份都提出了质疑。
于是朝日新闻只得将关于慰安妇的报道搁置起来。

1989年,吉田清治关于慰安妇的书籍在韩国出版,之后在「向朝鲜及朝鲜人民公开谢罪促进会」的撮合下,吉田情治前往韩国,协助建立「慰安妇事件谢罪碑」。
同时,韩国的几个民间团体开始积极准备要求日本政府进行谢罪和赔偿。

到这时为止,日本右翼的「否认慰安妇」主张,在日本国内仍然占有绝对的优势。
打破这一优势的,是一名韩国慰安妇的出现。

1991年8月,67岁的金学顺,作为第一名实名站出来作证的慰安妇,在朝日新闻上公开发声,说:「请停止你们的谎话,我就是作为慰安妇,被绑架到战场的活生生的例子。

在金学顺公开作证之后,日本右翼陷入了哑口无言的状态。
他们企图将金学顺的经历污蔑为「其实是被父母主动卖给人贩」,但无论如何,她被强制成为一名慰安妇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在金学顺公开声明之后,韩国与日本的关系迅速陷入了僵局,韩国国内掀起了反日高潮。
1991年10月,韩国MBC趁热打铁,拍摄了电视连续剧「黎明的眼睛」,描写了一名被日军掳走成为慰安妇的女性的经历。
该片创下了58.4%的收视率。

从1970年起,到1995年为止,慰安妇受害者们用了25年时间,获得了日本政府的正式道歉。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版权声明:
作者:高宇
链接:https://www.gaoyublog.com/1252.html
来源:高宇故事汇-专注于分享活动线报、绿色软件和技术教程的故事网站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