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船上怎么上厕所(在船上上厕所)

古代船上怎么上厕所,在船上上厕所

一、在历史上,古代没有公厕,出门在外的人如何上厕所呢

这道题目是非常有意思的,俗话说:人有三急,厕所虽小,却与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据统计,一个成年人平均每天上厕所6-8次,一年需要上厕所2500次,人这一生大概需要上一年的厕所才算完结,现代人上厕所不会害怕踩上粑粑,也不会害怕没有纸擦屁屁,更不会挑粪。那么问题就来了,古代有公厕吗?古人是怎么上厕所的呢?出门在外的人如果尿急该怎么上厕所呢?今天,我们就来探讨一下这个有意思的问题。

古代确实有公厕,且发展不断改进,模样精致,设施布置周到

现代科技发达,人们的物质水平很高,遥想古代人,估计很多人觉得古人处于一种脏乱差的旱厕吧,其实不然。

先秦时期,厕所是非常简陋的。人们简单的挖一个大坑,蹲在坑边如厕,后来人们为了遮风挡雨,开始在厕所上面搭建屋蓬。在皇室贵族中,厕所又称为 “井匽”
,据《周礼·天官》记载:

宫人,掌王之六寝之修,为其井匽,除其不蠲,去其恶臭。

这段记载的大意是,古代皇宫中就有专门的人,给周王打扫卫生,其中“井匽”就是指厕所, “蠲”(juan)
的意思是去除、清除,也就是说,很多宫人会专门打扫卫生间,清除不洁之物,消除臭气。而在民间,百姓的生活不像宫廷那样丰衣足食,他们只能用茅草简单的遮盖,所以又称为
“茅厕”、“轩”、“涸藩” 等。

西汉红陶厕所

到了两汉时期,厕所开始讲究回收循环,注重生态保护。这一时期的厕所,一般搭建在宅院的后方,设置在高处,下面连通猪圈,人们排泄出来的粪便可以直接进入猪圈,给猪吃,这样既可以减少污染,方便清理,也能节省肥料,饲养家禽,这种厕所叫做
“圂”(hun)或者“圂厕” 。这种周到的设置虽然便利了大便,但小便怎么办呢?《史记》中就记录了汉高祖刘邦因内急上厕所的情景。

有一次上朝,刘邦突然想上厕所,可厕所很远,就让身边大臣将帽子摘下来,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公开上厕所。

汉高祖这次上完厕所之后,大臣们就想出来一个主意——提着尿壶。后来,这些文武大臣觉得 “尿壶” 这个名字有失尊严,恰好西汉 “飞将军”
李广射死了卧虎,为了表达对老虎的憎恨,便将“尿壶”改成了“虎子”,并将其形状“铸铜像其形为溲器”专门供皇帝随时方便,而民间也制作了尿盆、夜壶等来方便使用。

到了唐代,由于开国皇帝李渊的爷爷叫李虎,李渊发现夜壶叫做虎子,就觉得犯了忌讳,怎么能把开国皇帝的爷爷名字用在如厕器具上呢?
于是就将“虎子”改为“马子”。

清朝的时候,出现了 “马桶” ,芦汉督办盛宣怀为了给慈禧太后送礼,就安排了一辆花车,车内就专门安装隔间,放置一个叫做 “如意桶” 的便池,
马桶底下用黄沙掩盖,上面注入水印,排泄出来的粪便落入水印中,没有任何痕迹,也没有一点气味 ,可谓是“马桶”的最早发现,影响深远。

说完厕所形式的发展过程,证实了古人上厕所也有专门的场所,且这些场所中的布置十分精致周到,甚至注重生态循环意识之后,我们再聊一聊,古人上了厕所之后,使用什么东西擦屁屁呢?

东汉越窑褐釉虎子

没有卫生纸的年代,古人使用净身之物的演进,可谓是一部文明发展史

不知道看这篇文章的人有多少60-80年代的人,我作为90后,小时候家人都用砖头、野草、本子纸等廉价、废弃的物品擦过屁屁,更别提古代人在纸张珍贵,发明尚晚,甚至没有手纸的年代怎样擦屁屁呢?

东汉时期,蔡伦虽然发明了纸,但这时期的纸是非常珍贵的,人们并未大量投入使用,而仅仅用来记载史实,抒写文字。所以,唐宋之前,古人上厕所净身的工具是一种长二十多厘米长的条形木片或竹片,如厕后,便用这种工具来擦拭,俗称
“厕简”或“厕筹” 。据《南唐书》记载:

后主亲削僧徒厕简,试之以颊,少有芒刺,则再加修治。

这里的“后主”就是指南唐皇帝李煜,李煜特别信仰佛教,而且无心当皇帝,他虔诚到什么地步呢?就是亲手给寺庙的和尚削“厕简”。在这段记载中,正是写出了李煜在削厕简时候的状态,
“试之以颊” 一句正是体现了李煜制作时候的认真, 削完厕简之后,会在自己的脸颊上刮试,看看有没有毛刺伤害皮肤, 如果有,就会
“再加修治”。 这一记录正是说明了,唐代时期,人们如厕时期的工具。

古代的厕筹

到了宋朝,印刷术逐渐兴盛,但是人们依然没有舍得用纸来净身,因为中原人认为“ 纸张是文化用品”,
用来净身是十分不妥的。直到元朝,蒙古族入驻中原,人们才开始使用纸擦屁股。据记载,当时的人使用的纸十分粗糙,制作材料多为:

“凡纸质用楮树皮与桑穰、芙蓉膜等诸物者为皮纸,用竹麻者为竹纸。精者极其洁白,粗者为火纸。火纸十七供冥烧,十三供日用。

这段记载说明了,如厕纸的制作材料,有用“楮树皮”等制成的皮纸,也有用“竹麻”制成的竹纸,这些纸中制作精细的很白,而粗糙的是火纸,用来祭祀冥烧。
这也就说明了,当时制成的纸根据加工手艺分为不同的品类,供不同的场所使用,精细的可以用来写字,而粗糙的可以用来日用。

而古人也十分聪慧,懂得把粗糙的纸揉捻,《元史》中的裕宗徽仁裕圣皇后当太子妃的时候,十分孝顺昭睿顺圣皇后,在婆婆使用厕纸的时候,都会反复在手中打揉,直到纸张柔软舒适,才给婆婆用。明清时期,用纸擦屁股虽然已经成为习惯,但还是十分尊重文化用品,便制定了一些法律法规来进行规束。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来,古人所使用的厕纸,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科学技术的发明创作不断演化的, 从厕筹到手纸,这种变化的过程长达1500年之久,
直到今天,百姓日常使用柔软的卫生纸成为可能,我们才算真正满足了人民的基本生活需要。

古代的厕纸

古代的厕所文明,男女分厕是一种常态

现代厕所讲究男女之分,而这种文化在先秦时期就已经完备,古代的厕所在建制的时候,就已经设计好了围墙、形制等。据《墨子·旗帜》记载:

于道之外为屏,三十步而为之圜,高丈。为民溷,垣高十二尺以上。

这里的“屏”就是指用围墙作厕所,将厕所建造在围墙旁边,既可以节省建筑材料,而且由于围墙的高耸,使遮挡更为安全,厕所的围墙一般长“三十步”,
这三十步一般情况下是40米, “高十二尺”,一尺相当于0.3米, 那12尺就是3.6米 ,如此之高,可见古人对上厕所的安全意识还是挺强的。

到了汉代,男女如厕讲究性别之分。宝鸡青铜器博物院馆藏的文物中,就有一件汉代的陶厕,这件陶厕高21米,长36米,呈长方形,分上下两层,经考证,学者认为这件陶厕可能就是古代的男女厕所,这种发现为古代男女厕所之分提供了实物证据。

汉代陶厕

这种男女分厕的观念,也可以在很多史书中找到佐证。如《世说新语》记载:

王敦初尚主,如厕,见漆箱盛干枣,本以塞鼻,王谓厕上亦下果,食遂至尽。既还,婢擎金澡盘盛水,琉璃碗盛澡豆,因倒着水中而饮之,谓是干饭。群婢莫不掩口而笑之。

这段记载正是说明,男女如厕时的一些讲究。魏晋时期的王敦刚和公主结婚,被招为驸马时,突然拉肚子,就跑进了女厕所,上厕所时看到漆箱里装了许多干枣,王敦以为公主的厕所里摆放干果,所以就不假思索的上着厕所,吃着水果,就把这些枣吃完了。等到出来的时候,婢女们端着澡豆和水去厕所,王敦以为这是厕所后的补给品,就将两者倒在一起吃了,婢女们见此情此景,忍不住笑出声。

原来, 这些“干枣”是女性如厕时用来塞鼻子防臭的
。这一事件,侧面反映了,男女如厕时对一些方法规则的不熟悉,闹出了诸多笑话,恰好印证了男女厕所有别的说法。

结语

一个小小的厕所,都能反映出国家在发展进程中的印记,可见一斑呐!总而言之,古代是有厕所的,而且古代的厕所是随着国家经济实力、文化势力的发展不断地变迁创新,不断地去贴合人们的舒适度。除此之外,古人的厕所也讲究文明,注重男女之别,讲求生态保护,仔细想想,还真是挺让人匪夷所思的!

作者:蔡小记

参考文献:

《古代人的日常生活》

《与古人对话》

古代是有公厕的,而古人自己的家中,是没有厕所的。

但是古时候的公厕只在城里、村里有,野外是没有的。

明代的时候,还发生过一起有个女的因为走山路,忍不住内急,便跑到大树底下屙屎,结果被树上的老猴子跳下来给强暴了的事件。

在中国历史上,并没有下水道系统,因此,厕所这个概念,其实是现代才普及的。

在古代,上厕所的地方叫茅厕、或者茅坑。

人坐在茅厕里,或者蹲在茅坑上,排泄出的排泄物都堆积在下面的空间,没有地方可以去。

好在中国是农业大国,对肥料的需求非常大。

因此有挑粪工这样一个产业,专门负责将各个茅厕茅坑里的排泄物收集起来,运到农田去做肥料。

而家家户户上厕所用的都是类似夜壶之类的器具,等累计到一定程度,或者夜里的排泄物等到天亮的时候,再端出来倾倒到茅厕里去。

由于没有下水道系统,茅厕在天热的时候是非常臭的,茅厕里爬满了蛆和臭虫等虫子,现代人看到这个场景,一定会呕吐。

我小时候,在农村还看到过类似的茅厕,但是现在基本上都已经没有了。

那些茅厕边上会挂着茅绳、草绳,人们方便完了,便抓过来擦一擦,也就是说,是大家共用的,估计看到这里,很多人又受不了了。

好了,关于古人的这个话题,就聊到这吧。

無月文化,品读经典,品味文化

在古代的确没有现代卫生间的干净舒适,但是古代也是有厕所的呀。

当然古代的厕所是极其简陋的。其实上网查阅还是能,查到古代人茅坑的图片,不过,能够上得起这种茅坑的大多是富贵人家。近代四面土墙再加一个桶,就已经算是奢华的了。

古代的厕所

在我的古代,条件好一点的人家可能会在后院盖起一个茅房,供全家人方便使用。如果条件稍微差一点的话,直接用一个桶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其实在我国几十年前的农村还仍然使用这种办法。因为农村厕所比较少,而人们每天都需要方便,所以人们会在屋中放一个壶来解决小的,俗称夜壶。在屋外换一个桶来解决大的称为马桶。

那么如果古人出门在外,或者家中不讲究直接找一个草丛就完事了。我古代农民被剥削那么严重,能够吃饱肚子就算不错了,所以对于方便问题并不是很看重,都能够以天为被,地为席。怎么会在乎在哪里方便呢?只要找一个僻静,没有人看见的地方就可以解决,顺便给土地施肥了。

古人与我们现代的生活条件真的是天壤之别,古代没有那么完善的下水道措施,排泄出来的脏物都是靠人力运输,从而也催生了一种职业夜香郎,他们是专门倒屎倒尿的人。这份工作比较脏,适合于那些穷贫穷,没有技能的人。他们的工作就是每天去将马桶倒干净,再叫马桶归还给人家,收取费用。其实赚的也是辛苦钱,想想生活在现在,真的很幸福。

女人怎样上厕所?

人有三急,内急、性急、心急,内急便是上茅厕,谁也逃走不了分泌这个惊奇成果。当代人上茅厕环保又卫生,有蹲坑也有坐便器,搁在五千年前可纷比方样。

五千年前的住平易近然则怎么便利怎么来,路边刨个坑就能完事。

其后到了年齿战国时代,这个时辰的黎平易近已经晓得耻辱了,于是就有了最基本的茅厕,一个坑,两块木板。再到汉朝,尿壶才姗姗来迟,但也只是针对汉子,女人仍旧无法行使。那么女人怎么办理呢?凡是女人城市随身带个小铲子,然后跑到荒僻的处所挖坑撒泼尿。

马桶真正问世的时刻是明朝,马桶的呈现让泛博妇女喜极而泣,终于不消田野挖坑了。可以没有效饭的家伙,但一定不克不及没有马桶,每家每户一个马桶是标配。

从平易近国时代的公厕呈现,再到此刻花腔百出的社会,马桶已经颠末几代改善,不管是乡间仍旧都市,根基上都配备了抽水马桶,除了那些地域偏远的乡间,还留存着一个坑两块木板。用起来或者是很便利,但情形简直很是差,失下茅坑的人也不少。

古代各朝人民如何上厕所?

1、先秦时期估计都是野外解决。

2.秦朝

秦朝出现了一种只看男女不分先来后到的厕所,其实厕所就是一口直径一米的大缸,大缸里的污水深浅不一,把控不好就会溅到屁股上,哪酸爽啊??一不小心还可能掉进厕所,所以在古代上厕所也是个技术活儿啊。

3.汉朝

到了汉代,汉高祖刘邦是流氓出生,做了皇帝也是很难掉改身上的流氓大叔气质。在一次很重要的会议上,刘邦内急,为了不耽误开会,他居然直接拿文官的帽子当厕所用,受到刘邦的启发,汉朝的厕所也就越修越小了,从此人们再也不怕掉进厕所淹死了。

4.唐朝

到了唐朝,厕所都是围墙围成方形厕所,并在蹲坑前放了一块瓦片,防止粪便溅到蹲坑以外,不得不提的是唐朝厕所正面还有一个小孔,方便询问厕所里有没有人。

5.宋朝

在宋朝赵匡胤缴获的战利品中,他超级喜欢一个从后蜀得来的镶嵌满翡翠的盆子。若不是太大了,估计直接用来喝酒了,后来他才知道是后蜀皇帝的便盆,气的立马把盆子给摔了。

不过宋代出现了一个新兴的职业,所长,这是因为宋代已经出现了公共的厕所,所长主要负责管理,另外还有人专门负责打扫,并把粪便运到规定的地方,所长已经成为一种职业。

6.明朝

明朝厕所已经高出地面,便器的下面直接是粪车,这主要是为了打扫的方便。不过当时一个月只打扫三次,估计也能熏死人。

7.清朝

清故宫可是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半房,但是居然没有一间是厕所,我也是被震惊到了。但这是为了保证紫禁城的空气质量。当时的宫里人,无论是身份高低都采用坐便。只是舒适度不同,当时的便盆是由便盆和便登组成的。便登间有一个圆孔,排泄之后立马有人倒入粪车运出紫禁城。

我们现在的厕所多干净卫生啊,是古代人所不敢想的,也是王公贵族也享受不到的。古代真的是处处都可以体现出尊卑贵贱啊,要是出生不好,上厕所可就难受和尴尬了。

今天,我们来聊一聊我国厕所那点事。

首先,古代是有公厕的。

在遥远的仰韶文化时代,人们就开始在居住的房屋周围挖一个厕所。其实就是一个坑,满了就填上,再重新挖一个。注意,这就是最早的“公厕”。因为,那时候还没有家庭私有制,没有私人院落。大家住在一个集体村落,村落外围挖一圈壕沟做防御。

等到商周时期,“坑”变的大且深了。并且,开始在“坑”四周加上墙壁,盖上木板。晋景公就是上厕所时,板子断了,掉了进去。。。

秦汉时,厕所成了“别野”:上面方便,下面喂猪。堪称绿色农业典范。也是从这时期开始,厕所成了很多人发财致富的“致富经”。厕所产生的垃圾,是农业必须的农家肥。于是,很多人开始“掏粪”事业。不仅大城市,很多小的城镇也有人设立厕所,攒便便。

现在去北方的一些小镇,还能看到私人在街道设立的“公厕”遗址。里面的农家肥,就是他们想要的“宝贝”。尤其是遇到庙会集市,很多人会拿草席临时找地围一个厕所,挖个坑,或者放上马桶,恭候别人方便。

等到明清时期,各大城市公厕已经体系化,有专人管理。当然,那些粪便也是由“粪霸”这个角色收集的。各家各户也有自己的厕所和马桶,需要专门的掏粪工上门服务。非常令人气“粪”的是,慢慢的,掏粪工上门服务开始收费了。他们先收城市居民的钱掏粪,然后再把粪卖给农民。。此时,随意在城市路边大小便,会被处罚,打板子。

民国上海著名的青帮老大黄金荣家,就掌管着整个上海的掏粪业务。其妻子林桂生就是著名的“粪霸”。

新中国成立初期,肥料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农民稀缺的物资。于是,城市周边的农村就把目光瞄准了公厕。。。当然,有时候因为没有领导批示,只能趁着半夜凌晨“悄悄的”去掏粪。偶尔,还会因为粪源问题,几伙人发生争斗。

(文|勇战王聊历史)

古代是有公共厕所的,而且大概在先秦时期就已经有了公共的厕所。

《墨子·旗帜》中称:

于道之外为屏,三十步而为之圜,高丈。为民溷,垣高十二尺以上。

所谓“屏”,就是围墙作厕;“溷”则是古人对厕所的另一种叫法。

分为上下两层,下层养猪,上层方便,所以也叫“上厕所”

也有人认为,古代公共厕所的起源就是源于军队的厕所。

因为军队聚集了大量的士兵,而且在外行军打仗,不可能给每个人都配备私人厕所,所以公厕就这样应运而生了。

根据《墨子》的记载,围墙周长“三十步”,越过了40米;高一丈,超过了2.3米。这是军人使用的厕所,如果是民厕,围墙则高达一丈二,越过了2.7米。

秦汉时,厕所称为“厕”“圊”“溷”,它不再是皇族宫室和官府的“专属”,也成了市井百姓家的“标配”,甚至在街衢上还设置了公厕。在宝鸡青铜器博物院推出的《陶语诉春秋——古代陶瓷与文化生活展》常设专题展中,在“陶制的人生”部分,展出了两件院藏的汉代陶厕,这两件文物就出土于宝鸡地区的普通汉墓中,作为寻常百姓家的“老物什”,反映了本地汉代人的社会生活。

有一件汉代陶厕,通高 21厘米,直径
36厘米,为长方形,分上下两层,整体结构像现在农村盖的起脊瓦房。上层两侧对角分建两座厕所,其大小基本相等。博物院工作人员表示,这件陶厕很有可能也是男女分厕的“实物”证据。

从这些考古物件可以看出,到了汉代,公厕已经是百姓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日用品,而且,因为文化发展,男女大防也开始深入人心,上厕所也要有所区分。由此,也可以看出社会文明的进步。

到了明清时期,公厕已成型,且有了男女之分。在嘉庆与道光年间,有位叫魏祥的工匠在泰山修建了女厕。泰山一石碑记载:“故事竣稍有余羡,郡尊欲以之赠致和,致和坚不受,遂以其资添建泰山路旁女厕十数处。”意思是,修建完泰山各项工程钱款有余,而魏祥坚辞不受,于是用余款修了些女厕。

在宋代,公厕还承担着传递信息的功用。人们在如厕时灵感大发就把对时事的见解写在墙壁上,后来的人再一句句点评上去,有点像现在的跟帖,热闹的很。

明清时期,公厕还发展了一门新生意,这在明清小说中有很多体现。

《掘新坑铿鬼成财主》中说,湖州有位穆太公进城一趟:“我在城中走,见道旁都有粪坑。我们林中就没得,可知道把这些宝贝汁都狼藉了!我却如今想出个制度来,倒强似做别样生意。”

他回到村子后把门前的三间大屋掘成三个大坑,粉饰一新,还专门掘了个大坑给妇人“随喜”用,不仅如此,他还在公厕墙壁上贴满了各种诗书画作,并请秀才给公厕起了个名字叫“齿爵堂”。

最后做了广告:“穆家喷香粪坑,奉迎远近君子下愿,本宅愿贴草纸。”

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厕所,在村民间激起了热烈反响,抢着来体验,穆太公这农家肥转卖生意大火,没过多少时日,他家的别墅都建起来了。

可谓是靠古往今来,靠大粪发家致富的第一人!

由于大粪是非常珍贵的农家肥,在没有化肥的古代,粪便是农民的宝,尤其是富贵人家的粪便更是“香饽饽”,所以,古时还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说法,出门在外的人,如果想要方便,都要使劲憋住,坚持回家在自家的粪坑里解决,不能便宜了别人。

因此,古时的公厕是不收费,甚至是要想方设法吸引路人进来方便。

根据史料记载,一直到光绪十四年,才有了收费的公共厕所,是澳门的葡萄牙人开设的收费公厕。

光绪十四年,《点石斋画报》出了第一期报纸,上面刊登的就是收费公厕的新闻,标题是《圊税新章》表达的就是关于厕所的新闻。“圊”在《辞海》中的解释就是厕所的意思。

“近期,葡萄牙人在澳门设立了一些公共厕所,就在市区的各个要点,他们专门派人看守,凡是要使用这些厕所的人,必须缴纳一文钱才可以入内使用,否则,将会被谢绝”。

收费的公厕在中国明显不被国人买账,从古自今,没听说上厕所还要给钱的,老百姓心里肯定是认为:你给我钱还差不多!

所以,清代《燕京杂记》中记述:

北京的公共厕所,人者必须交钱。故人都当道中便溺,妇女也都当街倒便器,加之牛溲马尿,有增无减,重污叠秽,触处皆闻。

意思就是说,京城的街头建有公共厕所,但是要收费,所以为了省钱,有人就随地大小便。妇女也将家中的夜壶什么的随街倾倒,还有牛羊马的粪便,北京街头的味道,真是一个酸爽啊!

所以,其实,中国古代很早就有了公厕,虽然一开始建立公厕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清洁卫生,而是为了收集肥料,但是,也可从中看出我国古代人民的智慧。

俗话说,“人有三急”。

除了衣食住行之外,上厕所也是每个人都无法避免的事情。有人曾经估算过,一个成年人一天平均上3~4次厕所,一年下来就有1500多次。按照每次五分钟计算,人的一生起码有一年是在厕所中度过的。

对于这件难登大雅之堂的尴尬事,聪明的古人给它起了一个含蓄的说法,叫做 “如厕” 。在古汉语中,“如”有“去,到”的意思。

今天家家户户不仅有厕所,还配备完善的冲水和排水系统,既卫生又便捷,上厕所早已成为不值一提的小事。
但在几千年前的古代社会,对于很多人来说,连安稳舒心地上个厕所都是一种奢望。

晋景公与汉高祖:一代君主也有尴尬时刻

在远古时期,厕所非常简陋,人们随便找一个空旷处挖出一个大坑,然后就在坑边解决个人问题。那时候上厕所其实也算是一件挺危险的事,万一一不留神或是被大风吹倒,掉到了坑里,就算不摔死也会被淹死。这个说法可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真实发生过的事。

春秋时期的晋景公,就是这么个死法。 晋景公也因此成为了中国古代历史上唯一一位死在厕所里的君主,也算是一种“青史扬名”了吧。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再次发生,人们开始在大坑之上搭建小屋。如此一来,不仅解决了安全问题,也大大减少了露天如厕的尴尬。

到了汉朝时期,厕所大都建在自家房屋后面地势较高的地方,下面的出口连通猪圈。这样一来,人的排泄物可以直接进入猪圈,成为家猪的“美餐”。这种厕所被称为
“圂厕” 圂(hun) ,就是猪。 “圂厕”有两个天然的优势。一是减少污染,二是资源利用。

古代也有公厕的,假如没有公厕那个时候人口也没有现在人口多,多是荒凉之地,可以找个遮挡物就能当厕所

荒地、草丛都可以吧,我小的时候找不到公厕还在草丛方便过,人不会被三急憋死的,总会解决掉。

古代不仅普通人家没有厕所,就连明清两朝的皇宫:故宫,都没有厕所。

古代人可不讲究什么“五讲四美”,有了需求肯定是随地解决。郭德纲的相声中曾说过:北京同仁堂的门口,每天晚上会遗留大量的粪便,同仁堂认为这是他们的财,每天雇人打扫干净,由此可见那时的人对随地大小便,是司空见惯的。

皇帝老儿与嫔妃们上厕所,是用马桶的,就是所谓的恭桶,古代人称上厕所为“岀恭”。

据史料记载,慈禧太后上厕所就用豪华马桶套餐,马桶下铺有厚厚一层香料,用来掩盖异味。电视剧《康熙王朝》中的容妃,惹怒了康熙,被发配去洗马桶,那一大堆马桶,就是皇宫的厕所。

老北京的四合院是没有厕所的,四合院变成了大杂院,一直到八九十年代,上厕所还要去胡同的公共厕所。九十年代王菲与窦唯住在四合院中,大清早王菲去胡同公共厕所倒马桶,被媒体拍了个正着。试想一下,两个高收入的艺人尚要用马桶,那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更是艰难。

二、古代人怎么上厕所

历史有时候是臭气熏天的。–〔美〕理查德·扎克斯《西方文明的另类历史》
很早以前的有钱人家,上厕所是要换衣服的。南朝的首富石崇家的厕所修得富丽堂皇,一般都有十多个身着艳丽服装的婢女准备好了甲煎粉、沉香汁、新衣服等站在门口迎候。家中来了客人,看见这种光景,都不好意思去。王大将军不管这许多,脱了身上的衣服进厕所,大便之后,穿着婢女准备好的新衣服出来,神情中充满骄傲。从这一细节也不难看出,为什么古人会把上厕所称为“更衣”。
当然,在更多的穷苦人家,是不具备“更衣”条件的,但是不论更不更衣,人们在排便时的痛快感受是无可替代的。这一肮脏但愉快的历程,所有的教科书中都不会记录,似乎只有欧阳修“马上枕上厕上”的读书方法很值得推广,这实在让我们的文明大打折扣。看看下面几个带着点历史臭味的故事,或许你会觉得,这刚好是对“发笑”历史的一个很好的补充。
京师无厕 提起北京城,在世人眼中,那可是几朝帝都,王者气象。近几百年的文人恨不得把所有好词儿全用在这城市身上,以表示他们对“身居京城”的庆幸与感恩。
然而,我今天介绍给各位的是一个污秽不堪、臭气熏天的北京城,下面这段历史最好不要在饭后阅读。在16至19世纪的北京,也就是明王朝和清王朝时期,商业一片繁荣的背后,是公共设施的匮乏和管理的无序。偌大一个北京城,公共厕所寥寥可数,以致有“京师无厕”的说法传世。明代王思任在《文饭小品》中直陈时弊,将京城比喻成一个巨大的厕所。这是不是有些耸人听闻了?
事实上,情况远比这严重得多。由于寥寥几个公共厕所还都是收费的,如果不是出于体面或是别的什么顾忌,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人满大街找半天之后走进去的。“故人都当道中便溺”,不仅普通百姓这样做,一些官员也带头这样做。不仅男人这样随便,甚至女人也将便器直接倒在街上。自然是大便夹杂着小便,人粪夹杂着牛溲马尿,北京城不仅是一个巨大的公共厕所,还是一个巨大的垃圾站。当真是“重污叠秽,处处可闻”(据清代佚名《燕京杂记》)。
直到清朝末年,这种情况才有所改观。北京各街道遍修厕所,不准随地便溺。而且,出现了大粪车,以摇铃为号。 臭气熏天的北京城慢慢干净起来…… 皇家气象
据《左传》记载:公元前581年的一天中午,晋景公姬獳品尝新麦之后觉得腹胀,便去厕所屙屎,不慎跌进粪坑而死。姬獳很可能是历史上第一个有文字记载的殉难于厕所的君主,由此暴露出先秦时宫厕的简陋。这沉痛的代价使得后世对屙屎这样的事情多了几分谨慎。
汉高祖刘邦位列“中国流氓史”头把交椅,他的做法实在可以配得上他的身份。他在群臣面前内急,为了节约时间开会,同时也为了不至于掉进厕所中,竟让一个文官把帽子递给他,他背过身去,把帽子倒过来,一会儿,半帽子热气腾腾的尿呈现在众人面前了。
这个流氓皇帝的后代汉武帝刘彻,更是别出心裁,居然在解大便时接见高级官员。这是《汉书·汲黯传》里透露出来的:“大将军(卫)青侍中,上踞厕视之。”史官并没有记录下卫青的情绪,但可以肯定的是,卫青在汉武帝的眼中是一等一的重臣,也许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才获得了在皇帝大便时被接见的机会。
关于皇家厕所的不同寻常之处,《世说新语》有所透露。西晋大将军王敦被晋武帝招为武阳公主的驸马,新婚之夕,头一回使用公主的厕所。初见时,觉得富丽堂皇,比之民间住宅都强得多,进去,才发现原来也是有臭气的,心下稍微平和了些。不多时,见厕所里有漆箱盛着干枣,只当是“登坑食品”,便全部吃光;俟完事后,侍婢端来一盘水,还有一个盛着“澡豆”的琉璃碗,王敦又把这些“澡豆”倒在水里,一饮而尽,惹得“群婢掩口而笑之”。原来干枣是登坑时用来塞鼻子防臭气的,而“澡豆”则相当于近世的肥皂。
或许是受了汉高祖用大臣帽子撒尿的启发,后世的皇帝们多半使用便壶来解决问题,而不亲自上厕所了。《西京杂记》上说,汉朝宫廷用玉制成“虎子”,由皇帝的侍从人员拿着,以备皇上随时方便。这种“虎子”,就是后人称作便器、便壶的专门卫生用具——可知至迟从那时起,皇帝就不一定非得同厕所打交道了。“虎子”后来变了称呼唤作“马桶”,据说与皇帝有关。相传西汉时“飞将军”李广射死卧虎,让人铸成虎形的铜质溺具,把小便解在里面,表示对猛虎的蔑视,这就是“虎子”得名的由来。可是到了唐朝皇帝坐龙庭时,只因他们家先人中有叫“李虎”的,便将这大不敬的名称改为“兽子”或“马子”,再往后俗称“马桶”和“尿盆”。
宋太祖赵匡胤平定四川,将后蜀皇宫里的器物全运回汴京,发现其中有一个镶满玛瑙翡翠的盆子,爱不释手,差点儿用来盛酒喝。稍后把蜀主孟昶的宠妃花蕊夫人召来,花蕊夫人一见这玩意儿被大宋天子供在几案上,忙说,这是先王的尿盆啊!惊得赵匡胤怪叫:“使用这种尿盆,哪有不亡国的道理?”马上将盆子击碎了。
尿盆与酒器难以分辨,这大抵是古人审美趣味不同造成的笑话。便器发展到清朝,已体现出极强烈的人性关怀特征。清代皇帝、后妃们使用的便器叫做“官房”,有专门的太监保管,需要时则传“官房”。皇帝、妃嫔们使用的“官房”是十分讲究的,分为长方形和椭圆形两种形式,用木、锡或瓷制成。木质的官房为长方形,外边安有木框,框上开有椭圆形口,周围再衬上软垫,口上有盖,便盆像抽屉一样可以抽拉,一般木质便盆都装有锡质内里,以防止渗漏。锡质官房为椭圆形,盆上有木盖,正中有钮;这种便盆要与便凳配合使用,便凳比较矮,前端开出椭圆形口,便盆放在下面对准圆口。便凳有靠背,包有软衬,犹如现在没扶手的沙发一般,坐在上面,并不比现在的马桶差,只不过不能冲水而已。
慈禧太后的“出恭”在一些史料中有零星记载。太后说要传官房,几个宫女就去分头准备,一个去叫管官房的太监,一个去拿铺垫,一个去拿手纸。太后官房是用檀香木做成的,外表雕成一只大壁虎,壁虎的四条腿就是官房的四条腿,壁虎的鼓肚是官房盆屉,尾巴是后把手,下颌是前把手,嘴微微张开,手纸就放在其中,壁虎的脊背正中有盖子,打开后就可以坐在上面“出恭”了。官房里放有干松香木细末。太监要把用绣云龙黄布套裹着的官房顶在头上送到太后的寝宫门外,请安以后,打开黄布套,取出官房,由宫女捧着送进净房(净房一般设在卧室床的右侧,明面上装一扇或两扇小门,里面是不足一米宽的死夹道,专门为便溺用)里,宫女把油布铺在净房地上,把官房放在油布上,再把手纸放进壁虎嘴里;太后完事后,由宫女捧出去,交给太监,太监仍然用布套包好,举到头上顶出去,清除完脏物后,擦洗干净,放入新的干松香木细末,等下一次使用。
宫中虽然可以如此,羁旅途中自然不能这样繁琐,一路车马,也不方便端来端去的。这不用我们操心,早有人替太后老佛爷想好了。1903年3月,慈禧以恭谒西陵(在河北省易县西)为名,要乘上火车抖抖威风。卧室内,面对着车窗放置着特制的铁床,床上被褥枕头应有尽有,用幔帐围着。床的一侧有门,打开即是大小便用的如意桶。桶底铺着黄沙,再灌进水银,粪便落入不见痕迹。桶外用宫锦绒缎套罩着,看上去像一个绣花坐墩。
清史家孟森的描述是:“……车中备铁床、裀褥枕被,花车原有卧榻置不用,计吸鸦片烟非此不适故耳。床横置,面车窗,以幔围之,床身购诸肆,嫌柱稍高,截其脚而移高其床面。床侧一门,启之即如意桶。如意桶者,便溺器也,底贮黄沙,上注水银,粪落水银中,没入无迹,外施宫锦绒缎为套,成一绣墩。车身亦(遍)套黄绒,而以缎贴里。”这种如意桶,可算是当时登峰造极的高级卫生设备了。
用什么擦屁股?
造纸是中国早在汉代时的一大发明,但是直到元朝,这一技术的产品才被运用于人们最实际的生活:如厕。后人揣测,元朝是蒙古人建立的,文化相对比较落后,没有汉民族“敬惜字纸”的意识,所以才使得厕纸进入人们的生活。而之前,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大家都用竹片做如厕的卫生用品,即使是皇帝也不例外。唐宋之前,人们用的是一种叫做“厕筹”的木头片或竹片,《元史》列传第三后妃二记载,“裕宗徽仁裕圣皇后”伯蓝也怯赤当太子妃的时候对婆婆“昭睿顺圣皇后”非常孝顺,她要在婆婆拭秽之前用自己的脸试试手纸的柔软度:“后性孝谨,善事中宫,世祖每称之为贤德媳妇。侍昭睿顺圣皇后,不离左右,至溷厕所。”
连擦屁股的纸都要先用脸试试软硬,这孝心实在是可圈可点。那么,竹片呢?软硬估计已经不是问题,竹子的问题在于毛刺甚多,万一竹片不够光滑,伤了使用者的臀部,实在是一件大煞风景的事情。
《南唐书·浮屠传》记载,南唐后主李煜亲自动手削竹片以供僧徒如厕时使用,并用面颊检验质量,看看是否光洁滑爽。这堪称是礼佛的帝王中最值得称道的了。 掘新坑成财主
厕所管理员的工作也是三百六十行之外的,这绝对是独辟蹊径,自成一家,值得商家学习,值得全民把玩。
明末清初有一个叫做穆太公的人。当然,没有谁会在自己的名字上带着这么高的辈份。姓穆是一定的了,“太公”则很可能是大家对他的尊称。这位姓穆的老先生是如何赢得群众尊敬的呢?
穆太公是乡下人,有一天进城,发现城里的道路两旁有“粪坑”,且是收费的。老先生进去痛快了一把之后,并没有一走了之,他立在这简易厕所外面呆了半天,发现来解手的人不少,于是,他凭借自己特有的商业敏感度,确立了自己后半生的饭碗——“倒强似作别样生意!”
回到家之后,穆老先生请工匠“把门前三间屋掘成三个大坑,每一个坑都砌起小墙隔断,墙上又粉起来,忙到城中亲戚人家,讨了无数诗画斗方贴在这粪屋壁上”,并请一个读书人给厕所题写了个别致的名字:“齿爵堂”。为了吸引客流,又求教书先生写了百十张“报条”四方张贴,上面写着:
穆家喷香新坑,远近君子下顾,本宅愿贴草纸。
这一手很有吸引力,农家人用惯了稻草瓦片,如今有现成的草纸用,加上厕所环境实在优雅,“壁上花花绿绿,最惹人看,登一次新坑,就如看一次景致”。吸引得女子也来上粪坑,穆太公便又盖起了一间女厕所。
值得说明的是,穆太公的厕所是免费的。那他老人家费这么大劲儿,如何体现经济利益呢?原来,早在城里上厕所的时候,他便已经领悟到,在乡下,厕所收费是行不通的。但是,粪便是可以出售的。他便把粪便收集起来,卖到种田的庄户人家,或者以人家的柴米油盐来置换。一劳永逸,久而久之,便获得了不小的收益。真的是“强似作别样生意”!(据明末清初无名氏《掘新坑悭鬼成财主》)

三、古代航海怎么上拉屎

古代航海怎么上拉屎很简单,航海大发现是16世纪的事。


要辨别方位,太阳,月亮,星星都可以辨别。
古代航海经常是沿岸航行,就是不会离大陆太远。
记录下经过的沿岸的一些标示。


古代,没人敢在大洋里航行的。
就像你说的,三国时,吴国到过阿拉伯???这是哪里来事件?我怎么从没听说过。
三国志只记载过吴国到过台湾或者琉球,且他们也不知道那里是台湾或者琉球,现在也有争论是,吴国当初到底到的是这两个地方的哪里。




可以私聊我~

四、古代渔民船上的撸是什么样的

答:摇橹,是船、舟行驶的较早工具;起到前进、调整方向的作用。外形接近弯弓形状,手握处事圆形长柄,终端到尾部是扁扇形,与船舷支架链接,起到固定支点作用!与船桨不同的是,摇橹是伸入水中,向鱼尾一样左右摆动游弋!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版权声明:
作者:高宇
链接:https://www.gaoyublog.com/1197.html
来源:高宇故事汇-专注于分享活动线报、绿色软件和技术教程的故事网站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 <上一篇
下一篇>>